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高山低谷歸家路

劉帆

只信自己

從小到大,我都不太喜歡交朋友。父親告訴我,世上有許多競爭,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朋友身上,若要出人頭地,只能靠自己。在成長過程中,我的確事事都很努力,命運也很看顧我:小學剛畢業就參加職業運動隊,後來上大學、出國都十分順利。我以為,這一切機遇都是因我個人的努力。

但命運,就好像有人刻意安排的,我一生中常常遇到偶然。剛到美國,我很快就被一群基督徒朋友團團圍住。一次,被他們邀去參加一個佈道會。雖然當時我一句也沒有聽懂講員所說的;但在他呼召時,我竟淚流滿面。我到底是怎麼了?從此我偶爾去去教會,但基本上對上帝還是沒有興趣。

後來,我生了兩個兒子,在他們五歲大時,都分別被診斷患上自閉症,無法與人溝通。加上一些行為問題,我和丈夫怕麻煩,就停止去教會。我花很多時間在搜尋治療自閉症的秘方,聽取各樣專家的建議,嘗試各種理療:我逼孩子服藥,將音樂塞入他們的耳朵中作為「音樂治療」,或用毛刷子刺激他們的手臂和腳掌,或逼著孩子玩單槓,據說這些都是「物理治療」,甚至還讓江湖騙子用氣功來打通孩子的經脈……。我相信,只要努力,沒有我不能做到的事情。

但我很失望,即使我傾注全力,奮鬥多年,也看不到他們有好轉的跡象。我開始意識到,人的能力實在有限!絕望中,我常常心煩意亂,脾氣變得越來越壞,常與丈夫爭吵。最後,夫妻的情意在爭吵中消磨殆盡,我們每天都形同陌路,只是因孩子而勉強生活在一起。心灰意懶之餘,我決定離家去學一點謀生技能。我覺得,總不能為這些無望的困境而搭上一生吧!於是,我將小兒子送回中國給父母,大兒子留給丈夫,義無反顧地離家到外地去讀書。

離家遠遊

當我孤零零地走出家門,看見眼前條條大路,不禁深深嘆息:「世界如此之大,道路如此之多,但哪裡是我的出路呢?」一天,我在窗前讀書,窗外的游泳池中傳來一陣陣歡笑聲,一對夫妻正陪著一個小男孩在戲水,他們笑得好開心。我觸景生情,想起遠方的兩個兒子,不禁淚水沾滿衣襟。我這樣拋家棄子,僅僅只想著將來可以混口飯吃嗎?我昔日的理想和抱負竟降到這樣的低水平嗎?我的心中在呼喊:「上帝啊,如果袮存在,袮在哪裡呢?」

那段離家獨自奮鬥的日子實在艱難!熬過許多傷心的黃昏後,我總算撐到了畢業。我回國把小兒子接回美國,此時,我想到了離婚。丈夫卻突然說:「我們要不要給自己和孩子一個機會呢?我們搬家,到新的地方重新開始?」誰想在中年時拆散自己的家呢?我決定採納丈夫的建議,搬到了舊金山灣區。沒有想到,這次搬遷就成為我生命中的一個轉捩點,我們從此告別了離開上帝的日子。

那時,因兩個孩子需要人照顧,搬家時我邀母親來美國幫忙。為了免母親在家中寂寞,我就給她找了一個中國教會。沒想到,她去教會不僅認識了許多屬靈長者,而且在幾個月內信了耶穌,還受了洗。她不僅每天讀聖經,禱告,而且生命有很大變化,讓我十分詫異。我發現,上帝似乎在用祂奇妙的手藉著母親來拯救我們全家。

但我是個習慣以大腦思考上帝的人,雖然我覺得講台的信息有道理,但對上帝並不太感興趣。很長一段時間,我只是保持週日去教會聽聽道理,把那裡僅僅當作一個社交場所。但上帝並沒有放棄我。一次,我參加教會的退修會,響應講員的呼召到台前跪下,我彷彿聽到上帝的聲音對我說:「孩子,回家吧!」不禁大哭起來,覺得這位上帝好像很在意我;不過,祂要我回家?我已經去教會,不是已經在祂的家中嗎?我感到有些困惑。

主裡安歇

不過從此以後,我開始讀聖經,還參與教會的服事;但我外面的努力並沒有拉近我與上帝之間的距離。我每天還是得面對兩個孩子各樣的狀況;學校、教會仍常有人向我告狀。雖然那時我每天禱告,但每次禱告五分鐘就沒話了。重覆多年的陳詞濫調以後,我感到十分疲累,而孩子的情況卻越來越糟。我問:「主耶穌,我到底是哪裡做得不夠好?袮為甚麼沒有聽我的禱告呢?」

2004年,我幾乎進入一個極深的憂鬱之中,後來傳道人教我學習在安靜中等候上帝,與上帝說話。一天,我感到上帝對我說:「孩子,不要再流浪。妳回家吧!」從那天起我才明白,參加教會的聚會、事奉和各種活動,並不等於真正回到上帝的家。真正的回家是被救贖,與上帝建立親密的關係,並將我的心歸給祂。於是,我每天清早親近上帝,把上帝的話應用在生活中。遇困難時,一反過去的煩惱怨恨;而是大聲讚美上帝,相信祂掌管一切。就是這樣,我的情緒不知不覺被改變過來,跟著環境也產生改變。這樣一晃八年,上帝在我心的深處不斷做修復和改變的工作, 我改變了很多。

其中一個重要的改變,是我認識到自己和孩子尊貴的價值。過去,我因孩子的不正常而自責、自卑,心中總籠罩著羞恥感,覺得孩子讓我在人前很沒有面子。他們不能像別的孩子那樣,上名校, 獲取高學位、高薪水。現在, 上帝卻讓我看到,祂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美意。我們作父母的, 要尋找上帝在孩子身上的呼召和命定,從而幫助他們成為社會的祝福。我也看到,上帝在兩個孩子身上做了許多改變的工作。

本來十分調皮的大兒子,在十四歲那年主動要求受洗。雖然他因語言的障礙,還說不出甚麼屬靈的道理;但他很堅持,要成為主耶穌的孩子。受洗以後,他在各方面都突飛猛進。後來還拿到高中文憑,考到駕駛執照,進入社區學院,而且學習成績一直保持優良。其實,大兒子在數學、記憶力上都有很高的天賦,而且好學上進,目標明確。他比許多青年人都要蒙上帝的恩佑。

小兒子在各方面也不斷進步,他喜歡幫著我做家事,倒垃圾、搬重物、除草、做飯……;他還有藝術天份,在美術老師的幫助下,學習繪畫,塑造陶瓷工藝。他是我們家的福氣。是的,孩子是上帝賜給我們的產業,不是我們用作炫耀的私人財產,作父母的不過是為上帝代管產業的管家。

今天清晨,我心仍如往常一樣寧靜,我的裡面充滿感恩:我和孩子的生命都是上帝賦予和創造的,我們的一生都在祂手中。祂藉兩個兒子告訴我:人不能靠自己。祂用永遠的愛吸引我,用祂的話語來指引我。祂收藏我傷心的眼淚,聽見我痛苦的吶喊。祂聆聽我在暗室中的每一個禱告,祂不僅醫治孩子的大腦,更撫慰我傷痛的心靈。

在這世上,誰能作我們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誰能如此不息地愛著我們?誰能撫慰醫治我們破碎的心靈?親愛的朋友,願你聽到祂的呼喚,在人生的高山與低谷中,能遇見這一位知音。

 
「原載《中信》月刊第607期」。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