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我已心滿意足

麥道衛Josh McDowell

亞奎那(ThomasAquinas)曾說過,“每個人的靈魂深處,均在尋求快樂。”我需要快樂,又有誰不要呢?這句話在幾年前正是我最好的寫照。

我一直討厭孤獨,我常問自己:我是誰?當時若有人勸我吸毒,我必然會立刻接受,因為我心中充滿了挫折和空虛的感覺,我希望能為自己的人生問題找到滿意的答案。

最初,我想也許受教育是個好辦法,放眼看四周的領袖人物,哪個沒有受過高等教育呢?於是我進了大學,我常與同學談及人生的問題,但大家都沒有答案。我的教授們,能告訴我如何去追求一個舒適的生活,卻沒有辦法告訴我怎樣去過一種滿足的生活。

接著,我想也許聲望能帶給我快樂,因此我開始參加競選大學一年級的系代表,我拉到不少選票,因此順利地被選上了。最初那種感覺真不錯,你有機會認識校園中的每個人,掌權作重要的決定,又能指使你手下的人。但幾個星期過去,新鮮感逐漸消失。許多學生帶著他們的問題來找我談。但我只能對他們說:“孩子們,我沒有辦法幫你忙,我自己的問題都顧不了。”

這時我注意到校園中另有一群學生與教授,他們與眾不同,他們沒有被環境所壓倒,反而好像有能力駕馭在難處之上。

我快不快樂,過去一定要看環境而定,如果萬事如意,我就快樂;如果事事不如意,我就不快樂。如果女友愛我,我就好像行在九重天之上;如果她離我而去,我就沮喪到極點。

在觀察他們好一陣之後,我單槍直入地問這些基督徒:“是什麼改變了你們的生活?”一個年輕女孩仰著頭,笑著對我說:“耶穌基督”。

我望著她說:“小姐,別來這一套,宗教我是看夠了,教會我也看夠了,別跟我傳教。”但她卻說:“我沒有跟你傳教呀!我也沒有勸你上教會,我只提了一下耶穌這個名字。”於是我向她道歉。

這些基督徒告訴我,基督教並不是一種宗教,乃是一種關系。這有如當頭一棒,因我一直很注重自己與他人的關系如何,然後你知道怎樣來著?他們竟向我挑戰,要我去考查耶穌,關於祂是上帝的兒子的宣稱。我心想這真是好笑了(我過去一直覺得基督徒有兩個大腦,一個迷失了,另一個又出門去找那個迷失了的。)但這些人一直向我挑戰,於是我最後答應下來。

結果,我卻找到許多前所未知的歷史証據。我上過許多人文主義的課程,聽慣那些傲慢的教授在台上所發表的意見,所以我也一直認為,如果這些教授不信基督教,也沒有人能拉我去信。但現在我卻突然發現,我是根據教授們的偏見拒絕基督的。

我心中起了很大的爭戰,我是法律預修科的學生,我現在相信上帝藉著耶穌來到世界上,上帝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後來又由死裡復活,直到今日上帝仍是活著的。但我的意志卻不允許我的心去接受這個真理,我成了一個在理智上不誠實的人。

每一次當我見到這群快樂的基督徒,我心中的爭戰就來得更激烈一點。你嘗過當你心情不好時,卻坐在一群快樂的朋友旁邊的滋味嗎?我有,那滋味可真不好受。不久,我知道我該好好做個決定了,因為我甚至連夜裡都睡不安寧--我知道我若不設法把這件事解決,我也許會發瘋。

我有兩種選擇的餘地,我可以邀請耶穌基督進入我心裡,做我的主與救主,我也可以一口拒絕與上帝發生關系。

幸好我還頭腦清楚,能將這件事徹底地想想。十九年來我一直對自己的生活不滿,現在我遇見一群朋友,他們說他們在耶穌身上為自己的生命找到滿意的答案,我若不把這耶穌拿來試一試,豈不是個傻瓜麼?我知道若全世界就只有我這麼一個罪人,耶穌還是會來為我死的。

在那年12月的一個晚上,8點30分,我成了基督徒。我記得,因為我親自在場。

那晚,我確定沒有人在偷看。我的朋友看見我跪在地上的時候,也不外是我忙著調電視時。但那夜我跪下來,禱告說:“主耶穌,謝謝你,因你為我死在十字架上。”接著我告訴上帝,我知道自己是個罪人,“罪”這個字在過去我是絕口不提的,我以前認為只有像說謊、殺人、行不道德的事才是罪,但我現在知道故意藐視神、對神視而不見就是罪,於是我求神饒恕。

接著我禱告說:“耶穌,我邀請你進入我生命當中,作我的救主與主,我也把自己的意志交在你手裡。”最後,我憑著信心,感謝神已經進入我心裡。

站起來時什麼都沒有發生,天沒有打閃電,我也沒有長出兩個翅膀。但接下來有六個月到一年的時間,我的生命卻起了革命性的改變。

我大約在第六到第八天左右開始看出自己的改變。過去我是個不安定的人,我總得到某個地方去,或跟某人在一起,我受不了孤獨的時候,我的心思好像迷宮,對凡事我都不能多想。但那夜當我作過那項最重要的決定之後,我第一次開始有平靜的感覺,這不是說我心中不再有爭戰的時刻,但我能知道怎麼處理它了,因我心裡有了真正的平安。這種感覺很難形容,希望你也肯來試試,便知道了。

過去我是個壞脾氣的人,很容易和人起爭執,但當我變成基督徒以後,我感覺到心中的平靜,就變得沒有脾氣了。我的朋友固然注意到我的改變,但我的敵人卻比他們發現的更早。

在做基督徒前,我心中藏著許多恨意,我並沒有真正把這些恨意表現出來,但它們卻都在我心裡。我看不起黑人、黃種人、印地安人與白人。為什麼?因為凡與我不同的人,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威脅,我是個沒有安全感的人。

但有一個人卻是我真正最恨的--那就是我的父親。在我看來,他是鎮上酗酒最凶的一個人,我的高中同學常把他在鎮上發酒瘋的情形,當作笑話說給大家聽。我聽後跟他們一同笑,但心中卻暗暗流淚。當朋友來我們家玩時,我常用繩子把他綁在屋外的馬廄裡,騙朋友說他有事出去了。我甚至好幾次在他的威士忌酒瓶中下毒想毒死他。

但等我變成基督徒後,上帝卻把我心中的恨拿去。父親到醫院來看我,他說:“孩子,你怎麼會愛一個像我這樣的父親”?我說:“爸爸,六個月前我是不會的,但現在因為有耶穌住在我心裡,我不但愛你,也能愛其他人”。

我告訴他耶穌如何改變我的生命,45分鐘後他跪下來,接受耶穌作他生命的主。當他再抬起頭來時,他立刻成了一個新人,仿佛有人伸手把燈打開似的。自從信主後,他只碰過一次酒瓶。

十三個月後他死了,但在這十三個月當中,我們鎮上及鄰鎮上有許多人因為看見我父親改變了的生命,也因此信了耶穌基督。

這就是我為什麼相信耶穌基督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一位革命領袖,這也就是我為什麼相信與人分享自己的信仰,乃是我對自己生命最好的一種投資。

過去我因為心裡沒有平安,我必須經常忙個不停。但現在我忙卻有另一個原因:因為我心中有平安,我現在已是個心滿意足的人了。

麥道衛Josh McDowell是《鐵證待判》一書的作者,本文是他的得救見證。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