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一個得釋放的女子

劉梅

我叫劉梅,我是一個有點內向的人,對這個奇妙的世界,我的心充滿了好奇。心裡對這個世界滿了疑問,卻找不到答案,我就和所有人一樣,麻醉自己,過著所謂的“幸福生活”。由於自己的身體病痛的原因,我無意中和一個自稱仙姑的人交上了朋友,從此我的生活進入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黑暗和痛苦中。

我請仙姑醫治我的病痛,雖然病痛沒有減輕,卻讓我迷上了求仙問道等迷信的活動。後來我的婚姻亮起了紅燈,我更是去找仙姑道士求助。我忠實的按照仙姑和道士說的去做,錢財花了不少,可我的家庭還是不保。

離婚後,我經常上廟堂燒香拜佛,求神靈保護我。後來,我嫁了一個美國丈夫而來到了美國。來美國後,也沒有停止燒香拜佛;為了讓自己更加虔誠拜佛,我在2003年,特意從我的仙姑朋友家帶一根香骨回美國,並安在一個香爐裡,旁邊又擺了一尊彌勒佛像,每逢初一十五就燒香敬拜。

2006年我回中國去購物,發現我所去買東西的店全是佛門子弟開的,我就覺得自己和佛有緣。在北海市我的一個同學又帶我去見一個人,他是一個佛家弟子,專門在那裡講佛學。我和他見面後,他向我解釋“阿彌陀佛”的意思,叫我多念“阿彌陀佛”,並贈我好幾本他寫的書,還給我寫了一張紙條,是關於成佛的聖號。那個時候我丈夫的弟弟正患了晚期癌症,非常痛苦,瀕臨死亡,我就向那個佛家弟子詢問怎麼才能幫助我的美國的小叔,他說多念“南無阿彌陀佛”就可以減輕痛苦。

我聽說當燒香敬拜完後,把那些拜祭過的水倒一半喝下去是很好的,所以,我回美國後就開始把每次燒香拜祭完的水喝下去。

兩個星期後的一個星期天早上,我起床後做瑜伽,然後打坐,想像佛光照我的前額,就這樣我躺倒在地上竟然做了很多奇怪的動作,是我從來沒有做過的動作。

第二天是星期一,我對丈夫說,我要他幫我請假,我不想去上班。我起床後繼續打坐,然後又做了好多過去從來沒有做過的動作,我的手和腳好像被人牽引著,我也開始聽見一些常人聽不到的聲音。

有一天,丈夫從公司回來對我說他的弟弟去世了。雖然我一直想教小叔念佛,好幫助他減輕痛苦,但是,由於種種原因就一直沒有機會教他念經直到他死。他死的那天,我們在去我婆婆家的路上,我就開始有異常的言行和舉止,並且嘴裡自言自語說一些胡話,又做一些很奇怪的動作,我的雙手掌合起來像輪子在空中轉,在我的小叔下葬前的那一天晚上,我半夜醒來竟然聽到小叔的聲音,並和已死去的小叔子聊了很久,他說了什麼我也不記得了,我只記得在他和我說話的時候,我所睡的床晃動得極其厲害。

第二天是小叔下葬的日子,我和先生去了教堂。在教堂裡我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站起來,告訴大家,他已經在天堂了,叫大家不要哭!”可是我一直不敢站起來,但有一個力量驅使我站了起來用英文大聲地對在座的所有賓客說:“你們不要哭了,我現在已經在天堂了!”

我的言行讓眾人很奇怪,當我跟著眾人瞻仰小叔遺容的時候,我的雙手又不由自主地做了一些奇怪的動作;當他們在抬我小叔屍體下葬的時候,我就走在棺材的最前面,當時感覺自己如同開路先鋒,我的兩手一直做一個動作,似乎在撒一些東西在路的兩旁。

在國殤日的前一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我的心如同被刀在扎似的一陣陣地痛,我非常不安,就打電話向我的仙姑朋友求救。她要我燒香請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如來佛下來救我,我按她教的去做了。到晚上睡醒了一覺後,出現有人要殺我,那人說他愛我,他要同我一起死,他說他死也不放過我;我不想和那人一起死,我求佛救我。我驚恐萬分,為了尋求生存的路,我衝上樓,在二樓的窗戶前,我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打開窗戶,跳下去,天使會接著你的!”可我想,如果我跳下去接不住的話我就會死的,但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使我打開了窗戶跳了下去。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就不知道了,跳出窗外的過程我完全不記得了。

我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裡,我想感謝神的是,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認識基督,但是神竟然保全我沒有被摔得粉身碎骨。我的全身除了左肩,沒有任何其它地方受傷;我的左肩膀的內骨摔裂了,因此綁著繃帶過了三個多月。我丈夫告訴我當我跳下樓後,是直升飛機把我送到州裡的一個醫院的病危病房,那一次,花了好幾萬美金。還好我有保險來支付那龐大的費用。

這事後,我依然上網查佛經類的文章見證等,聽說每天念“阿彌陀佛”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為了改變我的命運,我就時刻地念,爭取每天念一萬遍。我也常吃素,以致我的丈夫都開始不滿;我還有了出家為尼的念頭。我非常虔誠地敬拜佛。

2007年元宵節後有一天,我吃完午飯,往窗外看,看到一個景象,有兩個穿金衣的人向我走來,直到我的印堂就不見了。我還是照樣上班去了,快下班的時候我聽到有個聲音對我說:“你今晚必要死。是佛要來接你去天堂。” 我聽了後心裡非常難過,就忍不住流淚。那天正好下雨了,然後那聲音對我說連上天也感動流淚了等等。我回家後,就去洗了澡,換了一身新點的衣服,因為我聽說天堂是一塵不染的,所以我必須洗乾淨並換乾淨的衣服,做好一切上天堂的準備。我對丈夫說:“我今晚就要死,要上天堂去了。”我丈夫非常害怕,趕快給我的朋友們打電話,我的朋友們離我家有兩個小時的車程。在等我朋友們來的時候,我就打電話給我的女兒,對她說媽媽就要上天堂了,要變成愛心菩薩,我女兒在中國那邊哭得很傷心,可我卻很鎮定,我交代給我丈夫我的銀行密碼等後事。

等我的朋友們來後,我要她們圍著我的床邊和我一起念:“阿彌陀佛”,好送我去西天。我聽到不知來自何處的聲音,對我說了一大堆話,我好像被人牽引做了很多離奇的動作,折騰了很久,大家都決定要送我去精神病醫院。但我不肯,直到深更半夜我才同意去醫院。我去了醫院後,我的朋友們都回家去了,我聽到一個聲音說:“你死定了……你的腳一踩地就要死,你死了還會害死別人的兒子……”等等,我非常地驚恐,我吃了精神病院開的藥後,就沉沉的睡去了。醒來後我的頭很暈沉,我的靈好像經歷了很大的爭戰。

雖然在醫院裡,我依然堅持吃素,念佛咒。出院後也堅持念佛咒“阿彌陀佛”,可越念心裡越害怕,我就打電話給那個佛家弟子,他是佛教界的名譽教授,他要我多念“阿彌陀佛”,可我還是越念越害怕,不念好像還沒事,越念越驚恐。

我一個在外州的朋友聽說了我的情況,就介紹她的一個師父青海無上師給我認識,她說青海無上師能避邪,並給了我他們的網站,我就買了他們的書和CD回來聽。

雖然我那麼虔誠地在敬拜那些所謂的佛、大師,可是我的心裡卻非常不平安。每天都在恐懼中生活,總有一個死的念頭在我的腦海裡,那段時間我的心靈非常疲憊,到處尋求心靈上的平安。

在2002年我剛來美國不久,就有一個中國餐廳的老板曾經送我了一本《聖經》,我當時隨便翻看了一下,沒什麼印象。然而就在我最痛苦彷徨的時候,我也試著開始看《聖經》的創世記,從《聖經》裡我知道人是怎麼來的,也很敬畏上帝,上帝對罪人的懲罰令我畏懼,在我的心目中上帝是很慈愛的,我因為難過幾乎讀不下去了。在那個痛苦的時刻,我的靈魂一直在吶喊,因為我覺得自己正在三岔路口,佛教,青海無上師,基督教……到底哪一條路是正路? 誰能救我?

不久,我就收到偌含寄給我的兩本書,一本是她自己寫的書,是她自己信主得救的故事,我先看她的書,我很佩服她的勇敢,也很欣賞她的文筆,她書中講的耶穌對我來說是很陌生的;接著我就看另外一本書,就是《認識真理》,偌含本人就是看了這本書信主得救的。我認真地把《認識真理》看完了,我對主耶穌有了一定的認識。在02年8月22日中午,我就跟著書一起讀那句話“我實在的告訴你們,那聽我的話又信那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我讀完這句話後,心裡湧出了無限的平安。

有一個晚上醒來,我的心裡隱隱約約覺得偌含是帶領我的人,但我不知道她要帶領我什麼。8月24號下午,心裡正在思想這事,就接到了偌含的電話,我告訴她我讀完她寄來的兩本書後,心裡很感動,我願意來相信主耶穌。偌含聽了非常地激動,她要我找一個地方跪下來,她要帶領我做一個禱告,她說一句,我說一句。我跪下來,跟著她做了那個禱告;禱告完後,偌含說我現在是神的女兒了,然後偌含要我把家裡所有的關於佛,菩薩,清海無上法師的東西全都毀掉。我有一個觀音菩薩是我從中國買來的,非常的漂亮,也花了不少錢,我說這個菩薩我捨不得毀掉。偌含堅持要我毀掉,她說無論我當初花了多少錢,她願意出錢買下那個菩薩,然後她來毀掉。因為她告訴我這些東西留下對我沒有好處。

幾天後,偌含打電話問我可不可以帶牧師還有幾個弟兄姐妹來我家,我知道偌含對我不放心,她要牧師來幫助我除掉我家裡一切的偶像。那天他們來後,圍著我唱贊美詩,當我聽到他們禱告和讀經的時候,我的身體又不由自主地扭曲起來,我的身體裡面似乎有很多骯髒的東西受不了禱告和讚美的聲音,一直在我裡面掙扎,我的身體開始不斷地發抖,並開始不斷地嘔吐泡沫類的東西。他們全部按手在我的身上,一直奉耶穌的名驅趕我裡面的邪靈。他們圍著我整整禱告讚美了一個下午。直到我安靜下來。

我心裡很感動,特別是何曉東長老已經八十多歲的人了,那麼遠跑來幫助我這個他根本就不認識的人。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紅包給他,他說什麼都不要,如果這次是我在求仙問道,那肯定要花上千元的費用。可這些基督徒一文不收,連喝的水都是自己帶來的,這讓我真實的體會到基督教有別於其它我曾經經歷過的那些宗教。我非常感激他們為我所做的一切,然而他們卻要我感謝主耶穌,並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因為基督的愛。

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口乾,苦澀,早晨起來嘔吐,口吐泡沫,嘴角麻,晚上驚醒不能入睡,有時感覺被人掐脖子,幾乎每個晚上都有這個現象。我給偌含打電話,她叫我不要害怕,這是靈裡的爭戰,因為魔鬼還不甘心我歸信了基督,試圖再來嚇我。但是,奇妙的是我不再驚恐害怕了,我遵照宋牧師他們給我的《聖經》話語,並奉耶穌基督的名捆綁魔鬼撒但,斥責那惡者的一切作為,奉耶穌的聖名幫助我斷開那惡者一切的鎖鏈。雖然那些邪靈來攪擾我,可是奇妙的是,我的心中卻有了從沒有過的平安。

有一天我下班回來,應該是9月3號,我坐在沙發上看宋牧師給我的《生命與信仰》14期,然後我跪在地上把自己以前所做的壞事一件件地說出來,在主面前認罪。從那以後我的睡眠也好了很多。9月6號,偌含家舉行了一個晚會。那天,宋牧師,師母,何曉東老弟兄,項紅,曾環等很多的弟兄姐妹都來了,他們來就是來為我禱告。偌含的丈夫畢爾把我們帶到離他家很近的一個美國教堂,一個美國牧師也等在那裡。於是,中國的和美國的弟兄姐妹們全部舉手為我禱告,他們一起圍繞著我禱告,唱贊美詩,並奉耶穌的名命令一切的邪靈都離開我。求神救我脫離魔鬼撒但的轄制。

從那後,我的睡眠好了很多,我本來一直在吃精神病的藥;自我信主後,我只吃過一次就沒有再吃了,我以前那些想死的念頭也沒有了,我的心裡滿了從主而來的平安。

慈愛的救主基督把我從死亡和黑暗中拯救出來,我的心忍不住讚美我的救主:“謝謝祢為了我的罪而被釘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又為我復活了,祢是我生命的救主,求你用你的道來教導我,裝備我,我願背起我的十字架來跟隨祢,把神國的福音傳出去。感謝祢,我的父神啊,我要怎樣才能報答祢的恩呢?祢對人類的慈愛是這樣的偉大,祢把你的獨生子耶穌差遣到人間拯救人類,使一切相信的人都得到救贖並可以重新返回到祢的懷抱,這是何等大的一個救恩啊。可是,現在很多的人還在拜假神,拜偶像,背逆祢,我知道你的心很痛,親愛的父神哪!謝謝祢拯救了我。求祢也救他們來認識祢這獨一的真神!”

親愛的朋友們,這是我的親身經歷,我把我的見証寫出來,是因為,我渴望大家都能來認識這一位真神,只有祂是真神。自從我認識了這位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我的生命才進入了真正的平安。是祂把我從魔鬼的手中完全的拯救出來,感謝贊美主!

附記 (劉偌含)

一年前有一天,我參加了一個生日晚會,在那裡我認識了劉梅,她是一個很安靜的女子,臉上帶著淡淡的憂愁。後來我聽說了她的經歷,我的靈裡面馬上就知道她是因為求仙拜佛太深入而被邪靈附身。自知道她的情況後,我就開始為她禱告,因為我相信上帝讓我認識她一定有祂的帶領,我們後來也常聚集見面,但是,我一直沒有給她提到福音,因為聖靈只要我為她禱告。不向她傳講福音,我就順服神並等候神的時間。

後來我不但自己為她禱告,還把她的情況告訴給一個和我一起帶領女子查經的姐妹項紅,最後也告訴了我們的華人牧師,甚至我還專門寫信給硅谷基督徒聚會的同工,請大家一起為劉梅禱告,我們甚至禁食為劉梅禱告。

禱告了半年左右,有一天,聖靈感動我把《認識真理》還有我自己的見証寄給她。寄給她後,我就更加迫切在神面前禱告,求神藉著我寄給她的書在她心裡動工。在八月末一個星期天,我剛做完禮拜回家,我裡面有很深的感動要給她打電話,我禱告完後,就打電話給她。我還沒開口提主耶穌一個字,她自己那邊就開始激動地告訴我,書她全看完了,她要來相信主耶穌,我聽到她的話,我非常地感動,電話這一頭的我是含著熱淚在聽她的電話,我在心裡默默地敬拜贊美主,知道是神聽了我們眾人的呼求和禱告,伸手把劉梅從魔掌中拯救出來。感謝贊美主,榮耀歸給主!

劉梅現在非常渴慕上帝,她愛主的心極其的單純,雖然信主時間不久,但生命卻一直在主裡成長。她每天都讀《聖經》,隨時隨地向神禱告,信主時間雖然很短,竟然就學會甘心樂意地為神的家奉獻。

她感謝神救了她,現在的她靈裡面再也沒有過去的憂傷,恐懼,迷茫,她心裡明確知道自己是屬神的人,那種靈裡的平安是她過去從來就沒有過的,她已完全的從死亡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這個見証是她自己發自內心要為主而做的,她寫完後交給我整理。她希望自己的見証能夠幫助那些還在黑暗中迷茫掙扎的人們找到真神─就是主耶穌基督。

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8:12)

本文摘自《生命季刊》生命與信仰16期。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