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老鐵信主了!

轉載自基督日報(中國)

清華大學登山協會創始人之一,43歲的呂鐵鵬(老鐵)今(2015)年6月27日在深圳南山教堂分享了他的信主經歷。今(2015)年4月登珠峰時經歷尼泊爾大地震及雪崩後幸存,在登雪山時遭遇危險已經不是第一次的他,在每次極危難中,都經歷了神的真實。

他出生在長白山,靠近北朝鮮,1990年考進清華。但他形容少年時期自己「比較浪蕩」,才上初二就有偷酒喝醉的經歷,當時他的老師們都認為這個孩子絕對考不上大學。

高中發奮了三年,他最終考上清華。可是老鐵發現,清華裡比自己聰明的人多的是,天天泡在圖書館也「不好使」,於是老鐵也開始玩。因此還成立了清華登山協會,他是創始人之一。

1992年他第一次去珠峰,由於天氣、條件有限等原因他沒有成功。愛好戶外運動的老鐵還是中國登山協會的教練,證書號是00001號,聽眾都笑了,是中國登山協會的第一位教練。裁判員證書號也是00001號。

迷茫中開始思考「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在2004年開始,愛玩好動的老鐵對生活開始有一些迷惑。他把這些迷茫歸納為3個問題,人從哪裡來?我們要去哪裡?我們這一生該怎麼度過?

困惑中的他,2005年的時候計劃登位於青海的玉珠峰雪山,順便為自己找一個地方安靜的思考「人生目的是為了什麼?」他很清楚自己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權」活著。在當時,他從前的清華校友有的已經是縣長,有的已經是市委書記世人看來「前途無量」,但是老鐵對這些一點都不感興趣。當時他計劃,登完山就去找個寺廟安靜安靜。

老鐵回憶說:「我其實1995年就去教會了,但是沒有相信上帝,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他。」並自嘲的說:「清華理工男必須得見到他,見到之後才能信。」

玉珠峰頂遭遇暴風雪一天一夜 奇跡般的活下來

登玉珠峰前,在北坡昆侖山後,老鐵看到一個紀念碑上看到2000年有5個人登玉珠峰遭遇暴風雪遇難的消息。

一般人從大本營要登峰需要兩天,當時老鐵本身是登山教練,他形容自己那時候「比較驕傲」,和當時玉珠峰的登山教練說:「我當天就能回來。」結果沒想到,老鐵自己登山也遇到了暴風雪。

2005年5月4日,老鐵和搭檔(中國地質大學的一個教授,也是一個登山教練)6點天還沒亮就出發,繼續往上走的時候,天氣都還不錯。4號上午11點半已經攀到了5900米的位置,當時天上開始有雲彩,也遇到了從山上下來的登山隊,他們把路繩撤掉了,原本從山頂到大本營都有路繩。撤掉的原因是對方覺得老鐵和搭檔是教練。

中午1點半他們登頂了,當時已經在下暴風雪,甚至是雪大到伸手見不到五指。當時老鐵體力不太好,搭檔讓他等一下自己去找路,老鐵在玉珠峰頂等待的半小時內很快就變成了「雪人」。繼續等待會面臨被埋在峰頂的生命危險。必須選擇往下走。當時也找不到搭檔的腳印,已經被大雪覆蓋了,並且雪非常深,走一步就整個大腿都陷在雪裡。

他只能在雪坡上躺下來,往下滑行,滑的過程中差點引起雪崩。他差點掉進冰裂縫,在雪山上,冰裂縫深幾十米。獨行時如果掉進去,幾乎沒有生還的可能。下山時,老鐵遇到了兩具屍體,他們是2000年遇難的5人中的兩人。他們的遺體原本已經被找到,被掩埋在雪裡面,後來太陽曬,冰川移動的原因又露出來了。

當時老鐵一點也不害怕,甚至心裡還高興「上帝是不是讓我來看望一下他們。」當時老鐵雖不信主,但是身上帶著聖經,也想拍屍體的照片給自己信主的朋友看。

後來老鐵繼續下山,在暴風雪裡走了一天一夜,還迷路,第二天才從山上下來。中間老鐵在暴風雪裡面睡著了,「你可能很難想像,南方人沒有概念,但是到了東北冬天你在外面睡一晚上,肯定凍死了。」老鐵對聽眾見證說:「我沒事,毫髮無損。所以那個時候我相信這個世界有超越自然的能力在我身邊。我那個時候就相信有上帝了!」

下山時,當老鐵出現在青藏高速路上時,登山大本營的車遇到了他。當時所有人都很吃驚,沒有人相信,遇到暴風雪一天一夜的他能活著回來,並且還活蹦亂跳的。幸運的是一起登玉珠峰的搭檔也活下來了,見到和老鐵的第一時間非常激動的把穿著全身登山裝備的老鐵撲倒在地上。

老鐵決志信主

2005年5月4日登頂玉珠峰,5月22日老鐵在漓江接受基督教的洗禮儀式,登峰中的遭遇和思考讓他覺得生命是很真實的,上帝也是真實的。這個過程中解決了他的那幾個問題,人從哪裡來?——上帝造的我。要到哪裡去?——去天堂。人要怎麼過?——分享好消息給親朋好友。

信主後,老鐵看到在他身上的一些改變,他妹妹也見證他說,脾氣好了很多。信主後,老鐵在教會遇到了自己的太太,當時教會青年團契的傳道人。

2015年登珠穆朗瑪峰 遇到尼泊爾大地震

與第一次登珠峰時隔20年,今年春天老鐵再去了珠峰。這之前他預備了3年,跑了3年的步,參加了3次馬拉松。甚至2012年還練習登了一個海拔7000多米的山。

今年春天,老鐵在計劃的時間到達尼泊爾登封的南坡第一站海拔3000米,當時老鐵剛遭遇半個月的急性腸胃炎,由於沒吃東西等原因,體力是跟不上的。到了那裡還發現自己患了痔瘡並且很嚴重,背包有10公斤重,登山鞋也很重,每走一步身體的不舒服導致他心理壓力很大。

登山第一天晚上到了帕丁站,「一脫鞋發現長了個雞眼,很大還很硬,每一步都疼。」第三天到另一個鎮時,發現兩只腳都犯了腳氣,皮破了,出汗很疼。第五天,老鐵頸椎也開始犯病,「跟針扎的似的,背不了東西,不是背多背少的問題,是背不了東西。」這樣的境況,幾乎是給登山判了個死刑,登山必須要自己背一些東西。後來老鐵選擇把的東西交給夏爾巴(夏爾巴人藏語的意思是「東方人」通用藏文,主要居住在尼泊爾北部的高山地帶),繼續往前走。

4月13日,老鐵進入了登山大本營也是登珠峰的第二周,老鐵說,他之前身上所有的不適,都沒有了。「因為我背後找了一個禱告團隊,為我禱告了一周。」

24號到了第二營地,他覺得珠峰近在眼前,指日可待。25日,是他體力最好的時候,但是尼泊爾當天發生了7.8級大地震。

「雪崩時大概有一千人駐扎在大本營,大本營居中的一塊地區遭到了雪崩的正面襲擊,瞬間導致二十多多人喪生,幾十人受傷。我的帳篷剛巧處於大本營一側,我與死神擦肩而過。」這是今年4月經歷尼泊爾大地震及雪崩後,老鐵的告白。當時也因為呂鐵鵬及時發現雪崩並提示同行登山的隊友,很多人幸免於難。

地震後,下山沿途看到很多房子、學校都震毀了,老鐵在朋友圈發起了籌款。因著他發起的籌款,共為當地搭建了8個學校建了帳篷學校。

「山是沒登成,但上帝有特別的美意要我幫助受災的災民。後來有一個知道我是基督徒的人對我說,'你是God messager'。感謝主,特別喜歡這個稱呼,能夠傳遞神的信息,好的信息。」

回憶這些經歷時,老鐵感概:在人是不能的,但是在神,他經歷了凡事都能。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