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人生是一趟怎樣的旅程

楊牧谷牧師

“早上六時半,morning call,七時在大堂集合,然後在右翼的西餐部吃早餐;七時三十分上車。明天我們要繼續第四天的旅程。”領隊一板一眼地宣布。

“又是吃麵包、牛油、咖啡的早餐嗎?”團友們埋怨著。  

“請你們梳洗完畢後,把行李放在房間的門口。”領隊顯然沒興趣回應團友的投訴,職責所在地完成他的工作。  

“這叫做超級豪華旅行團嗎?天天吃著最簡單的歐陸早餐,披星戴月地由一間旅館趕到另一件旅館,午餐晚餐不是吃雞就是吃油浸菜。”那位團友的聲調提高了。

“旅館的床褥陳舊得要塌陷了,每晚睡覺都像爬山一樣辛苦。”另外一位團友應和著。   

參加旅行團的經驗很多人都有,完全感到滿足愉快卻似乎不多;理由當然數之不盡,像旅行社貨不對辦、導遊偷懶、食不對胃、旅店不舒適……人人都可以再加三五七個理由。但有一個理由是少人留意的:人並不習慣老早知道一天要發生什麼事情,更不習慣的是什麼事情都給人規定了,可以自主的地方不多。導遊告訴你七時吃早餐,你就不能睡到七時半,他七天為你預備吃雞,你就無權要求吃鴨。

我們心裡不滿意極了:“都是大人了,又是在假期,天天給人叫來叫去。”  

在假期心情下,隨意的旅行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最好可以自定起床的時間,喜歡吃什麼就吃什麼,旅遊的過程充滿著意想不到的驚喜,不是老早有一行程表,告訴你八時去動物園,十二時吃午飯;四時回旅店,八時上廁所等等。

這種隨意的旅行是有一個名稱的,它不叫旅行團(packaged tour),叫做探險(adventure)。  

我們可有想到?人生並不像參加旅行團,它是一場探險。旅行團有一個預早仔細編排好的行程表,人生卻沒有這樣的行程表,它只有一個方向、一個大概的目的地。由出發地點到目的地,中間充滿著不可知和變數。你只能向著目的地,慢慢地前進,途中預備接受一切的意外與新景象。  

神為我們預備的人生,是一個探險的歷程,不是一個旅行團。真實的人生沒有一個可見的領隊,為我們每人下一刻的經驗作周密的安排;但神卻告訴一個大方向,然後鼓勵你上路,運用一切祂賜給你的睿智與機靈應付新的挑戰。  

神所以是一個愛人的神,因為祂不是在指示你探險的總方向後,便要你孤身上路,祂賜給我們一個應許,要給我們隨時的幫助;只是他的幫助不如旅行團的領隊,為我們預備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吃什麼早餐,祂知道人最寶貴的經驗,都是通過努力而得享的成果。祂已經賜下可以努力的機會和力量,讓我們運用這些機會和力量,經歷人生種種風雨,成長為一個人。  

但像探險一樣,人生會來到山窮水盡的險境,我們會陷於求助無門的絕路;不肯尋求神的人很容易就會在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聞、全無後援希望的情況下放棄了。願意尋求神的人並不是一陷絕境,向神呼求,祂就立刻下凡現身,把我們救出生天,這是不真實的。願意尋求神的人只相信沒有一種人生境況是真正的絕路,神要幫助我們的應許,是要給我們保證,祂就在下一步那裡等我們,因此我們不絕望、不放棄。我們以為山窮水盡疑無路,因為知道神就在下一步等著我們,我們就勉力前進,結果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我們說神是人生的盼望,意思就在這裡。  

人不經歷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就無從認識人生的限制與可能性。限制者,那是說無論你做了怎樣的準備,途中又怎樣努力,人就是會陷於絕境;可能性者,乃是因著相信神,所以有不認命的自由;因為相信祂,所以有不屈服於環境的尊嚴,這就是人生的本相。經歷過人生的限制與可能性的人,他有一份不卑不亢的凜然之氣;因著知道人生的限制與脆弱,就是或者任何成功,他都不會驕傲、目空一切;同樣地,因著經歷到人生的可能性,任何失敗與挫折對他來說,都只是一個新的邀請,邀請他再上路。我們怎樣描述這樣的生命呢?這是一種感恩與禮贊的生命,簡言之,就是基督徒的人生觀。  

人不能忍受生命的無償和不可知,又對自己的可能性沒信心,他乞求於掌相命理,希冀一窺自己下一步的際遇或一生的藍圖,就如人寄望旅行團能為自己帶來歡樂與意義一般的虛幻。

  

上帝卻為我們預備了一個探險的歷程。

(節錄自楊牧谷牧師著作《從基本到超凡》)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