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奪命驚魂

歐梁路得 / 中信

一九八一年九月九日是個難忘的日子。我和媽媽飛去溫哥華,探望妹妹淑儀。我們已三年多沒見面,真想念她。

不料起飛前三天,媽突然患感冒,情況嚴重,全身顫抖。一日內看了兩次醫生,打了兩次針。本打算退票改期,但又捨不得退票的損失,媽又想早點見到妹妹, 是決定如期起程。

機上驚魂

途中,我一直留意媽的情況,問她有沒有感到不適,她一直說沒有。快到溫哥華了,我再問媽有沒有不適,她又說沒事。可我回眼一望,只見她兩手兩腳挺直,眼睛睜大,嘴巴打開、伸出舌來,我嚇了一跳!忙問:「媽,您怎麼哪?」才一問完,她即咬舌。我即刻按住她的下顎,大叫「救命!」。這時,母親不斷地掙扎。一個機艙服務員經過,看見情形也和我合力按住媽的下顎。我看見媽的舌頭流血了,感到沒有人可以救她,便不斷大聲呼叫:「主耶穌,救我媽!」大家知道事態嚴重,人人站起來看個究竟。另一個機艙服務員見此情景,立即找了一把湯匙及毛巾,將毛巾包裹著湯匙用力塞進媽媽的口,毛巾染了鮮血。

媽仍不斷掙扎,機艙服務員立即廣播問機上有沒有醫生。立即有位醫生出來,用手按著媽的頭,將她橫躺在椅上。當時機上一片混亂,有人安慰我:「不要怕,你媽媽只不過是發羊癲瘋,過了就沒事。」但我知道,媽媽從未有過這種情況。有些人提議擦藥油,我便不停地在她的手、腳、頭擦油,心中不斷地祈禱。

大腦已停止活動

機艙服務員已通知機師加速飛行,又通知溫哥華靠近機場的醫院派出救護車等候。原來還需三個小時才能到達機場!我真是心急如焚。這時媽的情況不但沒有好轉,反更惡化,呼吸困難,用了三支氧氣筒才能支持到抵達機場。救護人員上來,用擔架把媽送上救護車。在救護車中,媽已平靜許多,沒有掙扎,沒有咬舌。我還以為她沒事了,誰知她雙眼茫茫,車上的救護人員叫媽將手舉起,她還是茫然的毫無反應。我當時只有在心中不斷禱告,求主耶穌保守。

到達醫院的急診室,醫生們立即檢查,媽還是毫無反應。當時我徬徨而且傷心到極點,淑儀和妹夫也接到通知趕抵醫院。醫生檢查:媽手腳都有反應;但大腦無反應。妹夫於是建議送母親到聖保羅醫院再行診治,因那裡設備較好,於是立即轉院。

到了聖保羅醫院,有兩位腦專科醫生用儀器檢查,母親仍未有反應,醫生斷定她的大腦已停止活動。我嚇了一跳,因為大腦停止活動的人,雖有呼吸卻不能動,不知睡到何時?回到妹妹家,醫院來電:已將母親轉送到一個深切治療病房,並且詢問爸爸在香港的地址電話,要爸爸作媽媽醫藥費的擔保人。住院費每日三百八十元加幣,而醫藥費還沒包括在內。

拯救的主

我聽到此心中更加驚慌,曾聽過很多大腦停止活動的病人住院好幾年才會清醒。不要說住幾年,幾個月我們便破產了。我又想是否要爸爸來加拿大,還是將媽媽帶回香港醫治?腦中思緒雜亂,但是知道,唯一的最佳方法是禱告。我打算跪下通宵禱告,可剛跪下,左手臂突然完全麻痺,跟著全身發冷;可能是兩天沒有睡覺,加上憂心及奔波,太疲累了!若我也病了,一定會累及妹妹;而我亦不能照顧媽媽了。於是立即跳上床,蓋好被,求上帝保守我不要生病,切切求主耶穌醫治母親,讓她好起來,有機會信耶穌得拯救。

禱告後,心裡平安,不久就睡著了。

我認得你

次日早上,和妹妹、妹夫去看媽媽。妹妹哭得像個淚人,我心中卻仍安寧。走進病房,妹妹大聲叫:「媽媽,您認得我嗎?」喊了幾回,她仍沒有反應。我心中很是失望。於是又切切禱告。沒想到這時,母親突然流口水,我取紙巾為她抹拭,她忽然睜開眼睛。我們問:「認得我們嗎?」她竟然說:「認得。」嘩!我高興到不得了。上帝應允了我的禱告。

媽媽又恢復了知覺。醫生卻不讓母親出院,因為太奇怪了,一時大腦停止活動,忽然就好了,又查不出原因。所以要再作一次詳細檢查。結果,媽媽住院四天才獲准離開。醫生始終查不出她病的起因。住院第三天的晚上,媽完全清醒;她後來述說,她醒時見到病房內另外三個病人正危在旦夕,情形非常可怕,及後感到舌痛,到洗手間照鏡,看見整塊舌頭黑了,嚇了一跳。

第四日早上,我們接她出院。回家後,妹妹的婆婆說,事發那天,她也曾到醫院看望母親,當時媽已是雙目朝天,她覺得凶多吉少。我聽見後告訴她,是上帝聽了禱告,醫治了媽媽。但她不信,說是加拿大的醫生醫術高明。媽媽卻因我的見證受了感動,禮拜天主動跟我去教會。我們在溫哥華逗留了四個半月,每逢禮拜日,媽就跟我去教會聽道。據一位醫生姊妹說:可能媽是中風。就是中風也要感謝上帝,因為中風後大多數不是癱瘓就是腦有問題,嘴有問題;但媽在離開溫哥華之前,再一次檢查都沒有問題,身體完全健康。

全家信主

教會的潘牧師知道此事,特地和我媽談,把天國的福音告訴她。媽媽推說要等回香港後再說。她後來告訴牧師,想等我結婚後才信耶穌,因為她將我自小過契給觀音,要結婚才能贖回,否則便會受罰。牧師向她解釋:「假使觀音有一國度,耶穌基督有一國度,而現在妳的女兒信了主耶穌,進入了上帝的國度。上帝的能力大過觀音,祂會保護妳的女兒,不會有問題的。」媽聽後感到有道理。雖然牧師沒有說觀音是假神,但他幽默地問媽:「觀音是男還是女?」媽說觀音娘娘是女人。牧師說:「觀音大仕其實是大力士,是男人。」媽才恍然大悟,她不知所信的是誰,便將我過契給觀音,何等愚昧!今天真有很多這樣的人。但媽還是堅持回到香港才作決定。那天晚上,我跟媽談話,因我想到可能媽怕觀音罰她。我對她說:「您信了耶穌,觀音也不能罰您,因為您已在上帝的國度,祂如何保護我,必照樣保護您。」另一方面,我知媽是為了家裡祖宗的神主牌而煩惱,因此我建議她回港和爸爸商量,她答應了。

回香港後,媽一直沒有跟爸談及信主耶穌和不拜神主牌的事,但上帝卻奇妙地為我家作了安排:我們要搬遷。有一天在路上,爸突然說:「如果你們信耶穌,新屋就不安放神主牌,請牧師來祈禱好了。」我聽了真是十二萬分的高興。媽雖不敢提及,但上帝感動爸主動向我們說。我立即說:「媽正想不拜神主牌,改信主耶穌;現在我們全家都信主耶穌吧!」爸竟然說:「好!」為何爸有如此的改變,原因是我們這位又真又活的上帝,不但在加拿大帶領保守了我和媽,並且在香港堅固了我弟弟的信心。我弟弟雖然說信耶穌,去教會禮拜,卻從不跪下禱告;當他跪下為媽媽禱告時,上帝聽了他的禱告,他真實經歷了上帝的拯救。而爸看見弟弟跪下禱告,深受感動──甚至有時半夜起床,仍見弟弟不斷口中唸唸有詞,知道他在祈禱,因此深知上帝是聽人禱告的。搬到新屋,我們果真請了牧師來禱告。後來因新屋小,又搬回舊屋,又請了牧師來禱告,將留在舊屋的神主牌丟到垃圾車上去。

現在我的父母每禮拜天都到教會聚會。盼望上帝加添他們的信心。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71102「原載《中信》月刊第547期(中國信徒佈道會)」。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