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被切塊」的得勝人生

吳明駿弟兄 / 水深代發

我父親曾經是補習班的英文老師,教授托福、GRE和學士後中西醫入學英文考試。

父親雖然在大學擔任過講師,開過英美文學和莎士比亞等課程,認真教學且受到學生極高的評價,但由於補習班的授課對象是大學畢業生,有些甚至是在某個領域老練的職場達人,有明確的人生目標-有想出國讀研究所的,也有想重考醫學院的。他們這種人在意考試技巧與分數,也喜歡打量老師,看看老師們有多少斤兩;父親在補習班這個「殺戮戰場」教得很辛苦,他不斷讀書並更新教材,隨時閱讀時事新聞以便跟上考試趨向並認真備課,結果這群「難伺候」的大學畢業生還滿服我父親的。

父親在職場上勝任愉快,唯一看到他灰心的表情是我小學的時候。有次父親重感冒且喉嚨失聲了,還抱病上課,下課後補習班主任說,有學生批評父親這堂課「咬字不清、發音不全、教學敷衍」。第一次看到父親如此氣餒地回家,除了不捨父親被人錯誤對待,幼小的心靈也第一次看見了殘酷的現實。身為臨床醫師,現在我每天也在接受別人給我的評價。可能是因為外表看起來很單純年輕,有些病人或家屬因此對我沒有信心。上禮拜遇到一位七十歲阿伯得到肺炎合併呼吸衰竭,家屬竟然一住進加護病房就要求轉榮總;我內心轉向主,聖靈的能力就經過我流了出來,讓我語氣堅定地跟家屬解釋轉院的風險:
「去大醫院還要等床位,那邊的醫師不見得比我了解阿伯的狀況。你們應該找最有可能用心照顧阿伯的醫院,而不是迷信大醫院。」

感謝生命之律的靈為我的解釋病情帶來權柄,他們願意給我們機會治療阿伯;我們團隊穩定了阿伯低血氧和休克的情形,事後家屬也向我致謝,真是一切榮耀歸神!

所以我父親和我都有過內心「被切塊」的經歷。我想到大衛年輕時就接受撒母耳的膏抹,讓神立他為王,但他的一生可不是安逸舒適,而是不斷地經歷「被切塊」。他被父兄們嘲笑揶揄,他對掃羅王忠心侍奉卻被追殺,後來如願當了以色列的王又被親生兒子押沙龍背叛。但大衛眼目並未離開起初的恩膏,因為他有超越表象的眼光,所以神的能力與他同在,至終他為後世所歌頌。

事實上,「被切塊的經歷」在各行各業都會發生。被誤會和被人低估的經驗,某種意義上是要讓我們更親近神,並且使我們的生命得到重整與復活;如果這些「被切塊」的經歷沒有讓我們學會檢視生命中的殘缺,神還會給我們更多不可愛的人事物,叫我們最終學會了以祂的心思為我們的心思,並以祂的態度看待內心的風暴。

盼望當我們持續經驗切割後,能帶來智慧與謙和,也能夠成為一個靠著神的恩膏而主動勇敢的人,成為細緻且尊榮的器皿。正如「祂沒有犯過罪,口裡也找不到詭詐;祂被罵不還口,受苦不說威嚇的話,只將一切交給那按公義審判的。」(彼得前書2:22~23)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