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在黑暗中見到曙光

編譯 / 蘇雅雯 /基督教今日報

相信你我若見到這樣一個人(左圖以前的他),絕對馬上退避三舍,直覺聯想到逞凶鬥狠的黑幫角頭。布萊恩(Bryon Widner)曾經是美國最具暴力的「白人光頭黨」的一員,全身佈滿代表仇恨的刺青,在打殺與牢獄往返中度日,在一度陷入生命的絕望與黑暗時,他認識了神,神的愛洗淨跟著他一輩子的仇恨與暴力,並且洗去他臉上所有的刺青。

刺青所代表的勝利

布萊恩來自一個破碎家庭,酗酒的祖母將他帶大。在那個暴力充斥的鎮上,為求生存,布萊恩14歲時跟著一位親戚加入「光頭黨」,在那個時候,他的世界只有兩條路 – 若不凶狠,就是死。

他學會仇恨,開始在身上紋入大大小小的刺青,因為身上的刺青即表示著「你夠凶狠」。大約16歲左右,布萊恩紋上第一個代表種族仇恨的符號,但是他並不清楚這些符號背後的政治含義。

「其實我並不是恨其他人,而是恨自己,厭惡自己,而將仇恨反射到別人身上。像我這樣一些有「自我毀滅」傾向的孩子一旦被人誤導,就很容易被洗腦利用,用以製造仇恨,由其是對猶太人與非裔人。」布萊恩說。

他後來加入一個惡名昭彰、極度暴力的組織,像組織中所有的人一樣,他開始在頸上、以及臉上紋刺進一個個永遠也洗不掉,在他來說象徵著「勝利」的刺青。

在經歷16年幫派的惡鬥生涯,布萊恩開始質疑「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因為他看到背叛與卑劣的同夥,對於白人優越的看法,逐漸不以為然。十多年來所信奉的價值觀瞬間瓦解,布萊恩回頭看自己,發現自己所謂的「勝利」除了一身的刺青、傷疤、以及犯罪紀錄之外,甚麼都沒有。

回顧一生,他意識到自己完全沒有正面的作為,他開始用酒精麻醉自己,深陷黑暗與絕望之中。那時他厭棄所有暴力,但是布萊恩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救自己出來,因為他很可能被定罪為「叛徒」,而難逃一死。然而就在他瀕臨崩潰前,他遇到了茱莉。


經歷神的愛,讓布萊恩決心拋棄過去,經歷16個月與25次手術,除去頸部與臉上的刺青,他表示這真是一個漫長與痛苦的過程。

在黑暗中見到曙光

他們陷入熱戀,結婚後並搬離原來的地方,但是「昔日」的兄弟們非常不滿布萊恩的「新生活」,不斷要脅他必須在兩者中選擇,好能繼續幫他們賺錢。隨著兒子的出生,幫派對於家庭的威脅不減反增,布萊恩太清楚他們的作風了,儘管他自認他一向沒在怕的,一次可以單挑七八人,但是現在有了家庭的他,他第一次感覺得無力,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知從何時開始,茱莉拿出一本跟在身邊多年的聖經,偶爾帶著布萊恩開始讀一點,並帶領他一起禱告,他開始覺得每天早晨這樣做能帶給他平靜。在一次聖誕節的訪親假期中,他岳父帶著他們一家到教會,那是在田納西州的一處浸信會,布萊恩與茱莉在當下經歷了奇妙的恩典,不約而同受到感動,兩人相視決定生命需要改變,回去之後他們不斷禱告、讀經,祈求神能保全他家不受威脅,免於恐懼,若能全身而退,他們願將生命獻給主。在數月後,他們搬到田納西州並受洗成為基督徒。

我接受主成為我生命的救主,我得以再度微笑、再度享受生命、能夠用溫和與快樂待人、與孩子一起成長,神彌補了在我心裡一直以來的破洞,這一切真的太神奇了!


布萊恩於手術前與兒子Tyrson合照。( 照片來源 / BBC Worldservice FB)

洗掉刺青

那一臉昔日引以為傲的刺青,就這個改變之後,他漸漸感覺到如他自己所形容「如怪物」一般,成為他最大的「難題』,他找不到正當的工作,人們不敢接近他、不敢同他說話,尤其是出席孩子的學校日正如他說的「完全是一團糟」,於是他決心洗掉臉上的刺青。這是ㄧ個相當棘手的工程,手術經費達35,000美元,他們完全無法負擔。由於布萊恩決心擺脫過去,就算籌不到經費,他決定自己買酸劑,用自己的方式洗去過去罪惡的一切。

最後茱莉做了一件連她自己也想像不到的事,他向詹金斯 ( Daryle Lamont Jenkins )求援, 一個布萊恩昔日一向是死對頭的「反種族仇恨」組織的黑人主席。透過詹金斯的幫助,找到能處理這個手術的外科手術醫生,以及贊助經費的人,但是布萊恩必須同意幾個條件,其中包括完成大專學業與進行心理輔導。

經過整整16個月與25次手術,布萊恩徹底的改頭換面,這是個非常不容易的過程,因為每次的手術後,傷口都必須經歷數日水泡的痛苦療癒過程,但是布萊恩義無反顧誓與過去斷絕,家庭對現在的他來說是一切,在神的保守下,笑容得以重新回到他的臉上。

神在我的生命做了奇妙的事,我終於可以將榮耀全歸給神。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約翰福音14:6

 

(資料來源 / Youtube, DailyMail)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