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母親—偉大的事業

閻穎

人生的道路漫長,當回顧往事時,總感慨時光的流逝如白駒過隙。人生的腳印猶如留在沙灘上的足跡,坑坑窪窪,高低不平,有掙扎,充滿了酸甜苦辣;也有上帝奇妙的帶領和祂所賜出人意料的平安。順服上帝的路並不是風平浪靜,但卻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充滿了神奇與福氣。

2003年8月我們從美國俄亥俄州的克里夫蘭,搬到麻州的安默斯特(Amherst)城。轉眼十年時光,回想起,心裡充滿感恩。我原來是個愛事業如同性命的人,上帝卻帶領我走一條做夢也想不到的路,把我從工作崗位上帶回家裡,讓我明白教養子女是多麼重要!

從一開始來安城,我們就明白這是上帝的帶領;但我們都沒太看好安城,尤其是我,很有掙扎,知道來到這裡,我的事業將會擱淺。我拿到博士學位後,從事銀行業的風險管理已有五、六年,這種工作只可能在波士頓或紐約的大金融公司裡才會有。安城卻只是個大學城,方圓百里大公司都少,更別提大銀行了;但我心裡明白這是上帝的帶領,不敢不從。就這樣,我身不由己地走上了這條「事業自殺之路」,也是一條非常坎坷、讓「老我」死去的路,但卻是一條美善的路─雖然我當時一點都不知道。

先生來安城以後,事業一帆風順,漸入佳境。不僅很快得到終身教授職位,而且還獲得學校最高級研究成果獎。在教會裡,他熱心服事,參與建堂和福音事工,靈命與日俱長,也蒙上帝恩典,帶領了很多學生歸信耶穌。

可我卻陷入了窘境。沒有了工作對我來說,就像魚離了水,幾乎無法呼吸。即使在生兩個孩子最困難的時候,我都沒有放棄過工作;因為我愛工作,更愛挑戰性的研究項目,愛有成就感。有壓力的工作是我所知的唯一生活方式。我像深海裡的魚擱淺在沙灘上,太多的時間讓我幾近精神崩潰,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雖然沒患憂鬱症,卻變得脾氣暴躁,情緒起伏不定。

求職風波與辭職回家

在實在忍無可忍之下,我不顧先生勸阻,向波士頓的幾家公司求職。很快面試和聘書接踵而至。公司顧念我的情況,甚至同意我一週在家工作兩天。那是一家諮詢公司,薪金豐厚,工作性質對我有極大的吸引力。我抓住這根救命稻草不肯鬆手,寧願天天跑在高速公路上,或者在波士頓找房子住都在所不惜。我是一個職業女性,這一切我都能應付,唯一讓我放不下的是12歲的兒子和3歲的女兒。

為此,教會的弟兄姊妹跪下來迫切為我們禱告。我雖然非常感動,卻無力拒絕這份工作。我對先生說,除非上帝親自對我說話,或者祂關上這扇門,我別無選擇。我們的禱告長達一個多月之久,這家公司也很有耐心地等待。最後公司說,我們再給妳半個月,半個月後務必答覆。在期限的最後一週,我做了一個夢,正當我驚訝尋思時,電話鈴聲響了,上帝再次給我一個不尋常的印證。我知道這一切都出於上帝的旨意。我敬畏上帝高於地上的一切,立刻跪下來感謝,求上帝帶領我以後的路。當天,我打電話拒絕了這份工作。先生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們都鬆了一口氣。

奇妙的是,幾個月後,一家大公司哈特福德(Hartford)打電話來找我,說是在網上看到我的履歷,希望見我。很快他們就決定雇用我。雖然每天要在高速公路上往返3個多小時,我可不在乎累。經濟並不是最主要原因,實在是我太愛工作了。

幾年的時間很快過去。在我工作得心應手,游刃有餘之時,上帝又將新的挑戰擺在我面前。2007年初,兒子就讀的高中連續發生幾件意外事件,讓我憂心忡忡,夜不能眠。我不由得再次問自己,我工作到底是為自己還是為家庭?很顯然我需要工作,而家庭需要我,魚與熊掌無法兼得。我再次將這件事放在禱告中求問上帝。

2007年3月,基督教華僑佈道會(COCM)總幹事王光霞姊妹前來參加呂子峰長老的按牧典禮,小住在我們家。正巧學校放假,只有兩個孩子在家陪客,我和先生都上班。王姊妹年事已高,德高望重,而且她的舉止作風有些地方很像我媽,所以我對她格外敬重。有一天,我下班回來,她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妳的兩個孩子很特別。作母親對社會的價值不一定要通過上班來體現。妳若能培養好這兩個孩子,將來可以為主使用,妳對社會的貢獻會更大。妳知道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和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的母親嗎?她在家養育18個孩子,約翰和查理就是其中兩個。沒有她的悉心教導,就不會有約翰和查理,也就不會有後來英國教會的大復興。」我當時並不熟悉約翰和查理的故事;但王姊妹的話卻深深刻在我心裡,成了我後來生命的轉折點。

往後數月,我一直專心禱告上帝,並求印證。上帝的指向是辭職回家。於是在2007年6月6日我辭職。這次回家與以前的心情截然不同,因家中有重要的使命在等待我,我回家是要迎接生命更艱巨的挑戰!

生命的新挑戰:幫助青少年

記得我向老板辭職時,告訴他我有一個上高中的兒子,需要在他上大學以前盡我的能力幫助他。老板說:「妳辭職也不一定有用。妳回家,他不回家。」我知道他說的是實話,我不工作也未必能幫得上忙;可是孩子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我若是為了自己的事業,沒有把握住這最後幾年的時間盡力而為,以後不僅沒辦法向上帝交帳,也會良心受責。即使事業有成,也會失去內心的平安。

這次辭職,因為知道是上帝的帶領,也是自己的選擇,我的調適相對比從前進步。

一方面,我靠大量讀聖經,禱告,從上帝那裡支取力量來改變自己;另一方面,我也找來大批的書籍研究—如何教養青少年,以及美國大學的錄取規則。在這兩方面,我以前一無所知。我太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了!常不明白他們為甚麼會那樣做、那麼想。我們彼此不了解,原因非常多,不僅是代溝,文化上的差異更大,加上我們對美國青少年不了解,缺乏深度的溝通。但我知道,愛是溝通的橋樑,只要我們都放下自己,虛心學習,用心去愛,並且做合上帝心意的事,即使受了委屈和個人犧牲,又算甚麼?

主耶穌說得不錯,「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十二24)。三年很快過去,這是我放下自己,讓「老我」死去的三年。路不容易走,然而我對教養美國青少年和大學入學的規則下了功夫,遠遠超過我在博士論文上所下的功夫。我對孩子因材施教,隨時隨地給予及時指導。感謝天父,祂把這樣的負擔放在我心裡,讓我甘心情願,盡心竭力去做。我明白,父母對孩子的影響有多大,是基於我們和孩子關係的親密程度。我就儘可能抓住機會,多和兒子一起,營造輕鬆的氣氛,進行深度的溝通,接納他的優、缺點,也請他提出我們需要改進的地方。家庭祭壇和家庭會議更促進了我們的溝通。因著我們有相同的信仰、彼此認同的價值觀,而溝通得更好。不論是中國的還是美國的理念,都需要回到上帝的立場上來重新審定。我們也邀請兒子一起祈禱:求上帝帶領他去最合適的大學,按照上帝的心意,別按照我們的意思。上帝奇妙地回應了我們的禱告。

從兒子十年級起,我們就留心帶他去看各處的大學。可最後上帝卻把他帶到了Swarthmore College,一所我們從未問津,但卻非常出色的文理學院。兒子曾在2010年進大學以後,將這個過程寫成文章,見證上帝的奇妙。他在那裡如魚得水,有非常多的好朋友,還有很好的校園團契和兼職工作,他自己也覺得上帝的作為奇妙可畏。

上帝不僅在上大學的事上賜福他,還給他領導能力和處理人際關係的恩賜。他在高中連任三屆年級主席。2009年被選為麻州兩名青少年參議員之一(Junior Senator of Boys Nation),到華盛頓白宮受訓。也是上帝的恩典,大二的暑期他竟然獲得Citi和Federal Reserve Bank兩份暑期工作。Federal Reserve Bank的暑期工作後來就成了他全年的兼職工作。上帝敞開了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他。

生命的更新挑戰:在家教育

兒子上大學去了,我又求問上帝,下一步該做甚麼?留在家裡,還是出去工作?我常常祈禱,細心琢磨和觀察。後來丈夫要去耶魯大學做為期半年的學術休假(Sabbatical leave)。我們決定全家一起去。可奇怪的是女兒的學校竟然有特殊的規定,凡是離開學校超過兩週就算自動退學,且不許再回去。

真是豈有此理!我覺得這規定實在不合理,找校長解決不了,就找校董、麻州的教育局,甚至還寫信給麻州的參議員,由他出面去與教育局商洽。想到女兒是個好學生,我覺得一定不會有問題的。結果得到的回答是:這是麻州的規定,他也沒有辦法。真想不到在美國會有這麼不合情理的規定。我的肺都要氣炸了!大約有一週的時間,只要一想起這件事,就火冒三丈。最後,我終於在上帝面前安靜下來:「上帝啊,我相信袮是掌管一切的主,這件事也一定是袮允許發生的。『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袮的人得益處,就是按袮旨意被召的人。』(參羅馬書八28)袮在這件事上一定也有袮的美意,雖然我不明白;但我願意接受這個事實。我會把先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全家一起走。我會盡力在家給女兒上課(home schooling)。」禱告後,氣全消了。從此,我的書桌上就擺滿了home schooling 的有關書籍和教材,開始應付新的挑戰。和女兒天天相處,才驚訝地發現她是一個非常有恩賜的孩子。她不僅聰明好學,勤奮樂觀,而且還非常善解人意。把這樣有天賦的孩子放到學校裡,實在是浪費她的時間和才華。我不住地感謝上帝,讓我可以看到這一點,給我機會更用心地教養她。

更奇妙的是,我們從耶魯回到安城半年後,麻州教育局的規定變了,那所學校又願意讓女兒回去了。可是我們早已嚐到了自由的滋味,誰還會喜歡回到不自由的日子呢?

我們是那麼喜歡在一起的時光:早上全家一起靈修查聖經,女兒會用中、英、拉丁三種語言背誦聖經;她最喜歡用果汁機打果汁,和我們一起做早餐;我們全家一起去晨練,呼吸新鮮空氣,欣賞大自然的美麗。各門功課都是以她喜愛的形式進行,時間機動,深淺適度。對於她不喜歡的,我就盡量找更適合她的形式來引發她的興趣。她的各門功課程度都遠遠超越同齡人的水平。每天下午的游泳訓練,已讓她躋身新英格蘭游泳健將之列,在小提琴、芭蕾舞、滑雪上都是佼佼者。這些都是她自己很喜歡的課外活動,我們有很大的自由度來安排時間讓她做想做的事。她也沒有交作業的壓力,我們尊重她的感覺,也讓她和我們一起做家務,在教會參與服事,照看小朋友,從小養成助人為樂的好習慣。我盡量給她自由和獨立的機會,讓她能多與她的朋友們在一起,培養她的自信心和責任感。臨睡前,她喜歡閱讀一些兒童經典名著,我也喜歡和她一起討論問題,開闊視野,訓練思維。她也會問我很多奇怪的問題,講述她生活中的趣事。每天晚上,她讓爸爸為她禱告才入睡。在家教育使她得到全方位的指導,有上帝的話語滋潤、家庭的溫暖、豐富多彩的活動,她有著健康快樂的童年。

回顧這幾年的生活,我實在是要不住地感謝天父上帝。祂帶領我走的是一條和我理想完全不一樣的路,卻是一條充滿恩典的蒙福之路。順服帶來福氣。上帝的路最美善,雖然我們當時不明瞭……。「天怎樣高過地,照樣,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參以賽亞書五十五9)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30501「原載《中信》月刊第613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