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饒恕的恩典

路得 / 生命季刊

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西3:13)

我出生在台灣一個農村,我爸爸是家裡的長子,從小備受寵愛。自從爺爺過世後,爸爸交了壞朋友,又外遇,後來媽媽就帶著我跟弟弟離開爸爸。當時我還很小,所以在成長過程中,對爸爸的印象很模糊。記憶中,媽媽曾經好幾次原諒爸爸,所以爸爸曾經幾次短暫地出現在我的生活裡,但日子都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在記憶裡曾上演父母搶奪小孩的畫面,還有媽媽帶著我和我弟弟坐很久的車,到監獄裡去探望爸爸的情景。

在我讀小學時,他們決定離婚,從此爸爸這個角色徹底從我的生活中移除。不過媽媽跟爸爸的家人關系很好,媽媽也很孝順奶奶,所以我們一直保持來往。

在信主前,我討厭印象中那個爸爸,因為他帶給我的記憶只有傷害。我曾經幾次氣憤憤地跟家人說,如果知道他死了,一定要馬上告訴我,我要去辦理拋棄繼承,深怕被他拖累。但信主後,神要我們與人和好,因為祂不紀念我們的罪,所以我們要彼此饒恕。這句話對我而言本來是屬於神的真理,我沒有太多感覺,但大概在一年多前,有一次跟媽媽遠端視頻通話時,我問媽媽知不知道爸爸在哪,媽媽說不知道,不過聽說快死了。那時候我心裡有個警鐘響了,突然想起我有一個爸爸,我還沒與他和好。信主時間越來越久,也越來越多經歷了神的愛,神的愛早就撫平我心裡的傷痕,我願意饒恕爸爸,但他還不知道;我想與他和好,並把福音傳給他。我開始為這件事禱告。

那之後的某一天,我的孩子問起我的原生家庭,我敞開心懷跟他們說了我的故事,請他們為我禱告,在此之前我並不願意向人訴說那段我自己都不接納的過往。再後來,有一天我跟教會的弟兄姊妹交通,問弟兄有沒有回台灣的計劃,能不能去跟我爸爸傳福音。當時我仍沒有勇氣去見爸爸,也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弟兄姊妹跟我們夫妻一起禱告,求神給我們開路。一直到我們綠卡通過,決定先回台灣看家人,我開始在教會的禱告會中,請弟兄姊妹為我的這個需要禱告。

剛回到台灣的時候,我試探性地問媽媽知不知道爸爸在哪裡,我想去找他並把福音傳給他。媽媽說不用。當時我馬上打住,因為媽媽在這個關系中是直接受害者,而且很辛苦才把我們養大,我不能不顧慮她的感受,於是我開始跟神禱告,求神給我開一條路。

那之後一直都沒再發生什麼事,一直到我們回老家探望奶奶。我們到家時已經是中午,我跟奶奶聊天,聊了很久。我問奶奶知不知道爸爸現在住在哪裡,沒想到奶奶說他應該在路上快到家了,當時我很驚訝,因為這些年來爸爸跟我一直都很有默契的避開彼此。但奶奶試著安撫我說:“你爸爸應該活不久了,他最近很奇怪,一聽說你們要回來,一直吵著要看你們,以前都沒有這樣過,我一直叫他不要回來,但怎麼擋都擋不住,他就是要回來。”又勸我說:“你就看在沒有他就沒有你的份上叫他一句爸爸,不要生氣,如果他之後死了,你在那麼遠的地方沒有回來沒關系,但今天就讓他回來……”

我跟奶奶說:“沒關系,您別擔心,讓他回來,我不會生氣,會叫他爸爸,您放心……”奶奶說:“你信了耶穌果然有改變!”在那同時,媽媽的手機響了,姑姑打電話給我媽,替爸爸求我媽讓他見子孫……我媽說好!當時我的心裡很激動,我知道這是神的工作,而且我相信祂已經預備好一切!

大概到傍晚,爸爸回來了,當時我們正准備出門用餐,我們就在家門口遇上了,我叫了一聲爸爸,開始介紹我先生跟孩子給他認識。我先生也開口叫爸爸,孩子們叫爺爺。但當時我的心裡仍然很激動,有點不知所措,所以先逃出門了,一路上我跟先生都沒有提起這件事。吃過晚飯後回到家,爸爸坐在客廳等我們,我坐下來,仍然不知道要說什麼,氣氛有點尷尬,於是我又向神禱告,求神給我話。

當時,我轉頭問他,爸,你信耶穌嗎?他很確定地說:信!我的心裡又一份激動。我再問他,那你心裡有平安嗎?他說有。我繼續問,你心裡有喜樂嗎?他說有,尤其看了你們之後,我現在就算死了也沒有遺憾了。

我問他,你的眼睛好嗎?他說眼睛模糊,我說那我買聖經播放器給你聽,他說不用。我就跟他說,你信了耶穌要聽耶穌的話,照著去做,他說好,於是我買了聖經播放器給他,後來我就開始跟他聊他的身體狀況,氣氛沒有傷感,很平和。

那天下午奶奶告訴我,有一天教堂裡的神父來看我奶奶,剛好爸爸也在,爸爸說他想領聖餐,神父說好,然後問我爸爸能不能單獨談,他們談了很久,神父帶爸爸悔改禱告。可能有些弟兄姊妹覺得爸爸信的是天主教,這個問題我也一直為他禱告,求神帶領他走在真道上。他不上教堂、之前不讀聖經,憑著對耶穌的信,後來也願意聽耶穌的話,並照著去做,我感謝神!雖然我不知道神怎麼判斷這件事,但我相信憂傷痛悔的心祂必不輕看。

這次回台灣,神在奶奶的身上也有工作。奶奶今年87歲了,身體功能一直在退化,她不識字,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幾年前開始她就無法去聚會了,但她仍努力守著她從別人那裡聽來的條例。這次見面,奶奶一直在問我真理。她開始問我的時候,其實我很擔心我讓她混淆,三年前我見到她時憑著我自己的血氣跟驕傲曾經試著跟她談她的信仰,但她當時一直反駁我。所以這次我就跟神禱告,求神賜下合宜的話。在我跟奶奶相處的那短暫一天的時間,她問了我很多問題,我用閩南語把她的問題一個一個帶回到神的面前。我鼓勵她聽聖經,回到神的面前,用心靈跟誠實來服事神,她說好,於是我也買了聖經播放器給她聽。奶奶信神一輩子,卻只能從別人口裡聽到神國的事,她相信神的創造,卻沒嘗過天恩的滋味。我求神帶領她,紀念她靈裡的需要。

我很感恩很感恩神所賜下饒恕的恩典,讓我再一次經歷祂救贖的大能。我想過無數種我跟爸爸見面的場景,但神作的這個方法我卻沒有想過。我想過靠自己的力量傳福音,導正我奶奶的信仰,但神的意念仍高過我的意念。弟兄姊妹們,我們都是神的工作,這是真的!我常為家人的需要跟神禱告,這幾年我沒有回家,神把我的家照顧得比我自己照顧還要好!我相信將來有一天,我的家人都必全數歸回。

我們靠自己不能作什麼,但信靠神就不至於羞愧!

路得 來自台灣,現居美國。
===========
生命季刊微信公眾號:cclifefl
生命季刊網頁:https://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