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我的非洲老師

我的非洲老師

「人若想要得監督的職份,就是羨慕善工」(提摩太前書三:1)

我剛到美國唸書時,系上有個傳言「卡森(Karson)從來不睡覺」。卡森是個黑人,來自非洲的「象牙海岸」。1980年代初期,象牙海岸還動盪不安。我們上同一門課,才有機會認識。

卡森的膚色很黑,我問他一個傻問題:「非洲的黑人是否看起來都一模一樣?」。他反問我:「你們韓國人是否也是一樣的臉孔?」我說:「我是台灣人,不是韓國人。我們黃種人每個長相都不同。」他說:「在我看來,台灣人與韓國人都一樣,臉孔像月亮。」我說:「你多看,就知道不同。」他說:「非洲人也是如此。」我們哈哈大笑,互相成朋友。

有一晚,我在圖書館讀書,讀到凌晨二點多,準備離開時,遇到卡森。他在圖書館有個專屬的書桌,桌上堆滿了書本。我問他:「怎麼還在用功呢?」他說:「還早。」我繼續問他:「難道你都不睡嗎?」他說:「我大概在凌晨四點睡,上午約七點起來。」我不解:「為什麼要這麼用功呢?」

卡森答了一段,讓我感動久久。「我的國家百姓,大都是貧窮的農夫,沒有錢繼續讀書。政府每一年祇能派2-5個學生出國,我就是其中一個。我必須把握機會,盡可能的學習。回國後,我將負重任。」

原來擁有不多,祇要珍惜機會,也可以成為國家有用的人材。一年後,卡森回國。他改變了我對非洲人的看法。

上帝有解

「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馬書八:28)

「老師,我出生時就沒有父親。小學時,我問母親,她不告訴我父親是誰。中學時,有一天母親告訴我,我才知道父親住在附近。我對父親有許多憧憬,我興奮地去找他。原來他已經有自己的家,我與他第一次見面,才講幾句話,他很生氣,給我一巴掌,叫我以後不要去。」他靜靜的說著,我只有傾聽。

「我不再去了,『父親』只是個傷害的代名詞,從此,我不相信人與人的關係,不認為有什麼事值得委身。」他說道。原來學校裡,搗蛋著名,帶隊抗爭的學生,背後有這樣的故事。「謝謝你與我分享。」我說道。「我該怎麼辦?」他迫切的問道。

「人不是機器,機器的問題,人或許可以修,人的問題,人大都不會修。」我看著他說道。「所以無解?」他低沈的說。「感謝上帝讓我們互相認識,我可以陪你走一段。更重要的,創造人的上帝有解,因為『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在上帝那裡,你的遭遇有意義。」

「那父親呢?」他還是愛他的父親。「我們要走出陰霾,不是揭瘡疤,不是看傷口,不是勞記那一件事,而是將那一件事,沈入大海中。」我說道。「什麼大海?」他立刻追問。「主耶穌的寶血中。」我說道。

什麼是真理?

「赦罪的道」(使徒行傳十三:38)

當聖靈差遣保羅與巴拿巴,出外傳講信息,信息是「救世的道」(26節,「赦罪的道」、「上帝的道」(44節)與「主的道」(49節)。

「救世的道」是講福音拯救世人。「赦罪的道」是講信耶穌,罪得洗清。「上帝的道」是講上帝的作為與旨意。「主的道」是講耶穌是我們生命的主。只有耶穌流出的寶血,才能拯救世人的罪;只有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才是上帝給人永遠的救贖;只有耶穌是主,除此之外,別無拯救。

人的敬虔,不能為人贖罪;人的供奉,不能使人與上帝和好;人的道德,不能成為義人,而是驕傲的人。

真理(Truth)的重點是真,不是理。我們的一生,要認定主耶穌。什麼是真理?「赦罪的道」。

(張文亮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