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蒙恩、知恩、感恩與報恩

鄭麟

前言
年紀大了,很容易回想往事。沒有事的時候,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很容易回想年輕的時候,小孩子的時候以及在部隊的戰鬥歷程。前一段想的兩個問題比較多:第一,我這麼大年紀了,為什麼還出國定居在溫哥華?第二,為什麼將近八十歲了,還要放棄以前的信仰,受洗信主耶穌? 

按照實際情況,我即使不在國內定居,也應該到我美國的女兒那裏去;但是按內心的想法,我是希望在國內安度晚年。因為從國內的各方面條件來講,是比較好的。首先是文化語言習俗等等比較習慣,到這個地方我成了聾子、啞巴、瞎子--看不懂、聽不懂、也不會講;所以我的心傾向國內。最後一次從國內出來,我還是買了往返的飛機票,3個月的,準備在溫哥華把剩餘的事情處理一下就回去了。因為以前在這裏還有一些事情沒有清理,準備再處理一下,最多一兩個月就回去,不再回來了。到了溫哥華以後,在美國的女兒叫我到她那裏去住一下,沒想到最後稀裏糊塗的卻在溫哥華定居了。 

國內的生活條件
住在國內各方面條件比較優越,社會親情關係的條件比較好。我是山東人,在福建工作,山東我已經沒有什麼親人了。我太太是福州人,七大姑八大姨還比較多。我們單位裏專門還有個部門管(照顧)我們這些老不死的,過年過節生病住院都有慰問;開大會的時候還要請你坐在主席臺上,開完會還要出去吃吃喝喝;有什麼事情打個電話,有關部門就跑來了。所以在社會親情的條件方面比較好。在經濟條件上來講也可以,不是那麼多,也夠用的,在正常情況下,可以節餘三分之二或二分之一。因為我們這些人各種補貼比較多,什麼電話補貼、交通補貼、住房補貼......我數數有7-10種, 每個月補貼多的有七八百塊,少的也有四五十塊。再說我是抗日戰爭參加部隊的,老紅軍一年多拿兩個月,我一年多拿一個月,就是拿十三個月的工資,所以經濟條件比較好。生活條件也很好,平時有事要用車的話,打個電話,辦公室就派車來了。人年紀大了以後容易生病,要看病要住院。在國內條件也比較好,省立醫院、協和醫院等等都可以去看病,每個醫院都有幹部門診室,幹部住院部;看病到幹部門診部,住院到幹部病房。幹部病房設備比較好,有單人和雙人病房,病房中有電視、有熱水洗澡,還可點飯送菜。在國內我自己有房子,100多平方,3-4個房間。按照這些情況,我確實應該在國內住比較舒服,所以到溫哥華來定居不正常,不符合常理,確實有點莫名其妙。 

奇妙的預備 
如果不在國內定居,起碼也應該在女兒那裏生活。女兒原來住溫哥華,以後到美國去了。她現在經濟條件不錯,也買了房子,和她住在一起有個依靠。因為我只有這一個女兒,所以住在溫哥華,一開始我是不情願的,我覺得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無依無靠。但是我所顧慮的一些問題,都逐步解決了。沒有房子,女兒給我買了一套房子;沒有親朋依靠,主給我安排了好多好多的靠山,弟兄姐妹經常打電話來問候,噓寒問暖。像中國福音教會的潘克勤弟兄夫婦,一知道我房子沒有紗窗紗門,夫妻兩人開著車幫我買了紗窗紗門安裝起來。神又特別安排我們和一個主內的姊妹住在一個院裏。很奇妙,我買房子時看了二三十處,轉來轉去又轉回來和姊妹住在一個院裏。這個姊妹以彰顯神的大愛和榮耀,以幫助別人解決困難為心願,她這個人不管對你熟悉也好,不熟悉也好,只要聽到你有困難,都傾囊相助盡力相幫。比如當她小時侯的一個同學的兒子到溫哥華來,她知道後自己拿出錢來幫他買鍋碗瓢盆油鹽醬醋。說實在的,我不太願意過份地麻煩她,因為她要上班也很累,她的身體也不大好。但是不管麻煩不麻煩,心裏總是有個依靠,心裏比較踏實。所以我在溫哥華定居的一些顧慮,主都為我解決了。沒有住的地方,給你安排住的地方;沒有親朋,給你安排親友。 

所以我這麼想:如果不是在溫哥華定居,我不會受洗,也不會歸主的。按照我的處境,如果在國內,我不可能受洗。在國內我太太是老基督徒了,有時候下雨陰天她怕走路,我把她送到教會,但我從來不進去。我聽聞基督教很久了,但是沒有接觸過。另外,如果在國內受洗,處在我這個環境,恐怕是個很大的新聞,弄不好會有人說:"老鄭有神經病了",所以不可能受洗。如果在美國,也不會這麼快受洗,因為女兒在美國住的城市比較小,那裏的中國人總共大概有二三百個人;那裏的查經班,就二三十個人。禮拜天到禮拜堂去做禮拜一般只有12-14個人,在那個環境那個氣氛中不可能這麼快受洗,今後(即使)受洗,恐怕也要拖一段時間。所以只有在溫哥華這麼個環境和氣氛下,我才會這麼快受洗。 

我想不通的問題是為什麼會定居在溫哥華?為什麼快到八十歲了,還放棄原來的信仰,受洗歸主?如果單獨從第一個問題來理解,不太好理解,不正常也不合情理;如果從第二個問題來看第一個問題,就看的很明顯了,這就是神的帶領,一步一步的歸向主。開始我並沒有覺悟到這個問題,以後經過反復思考,我覺得是這麼回事。一步一步走過來,你自己不一定很明確,不一定很知覺(明白),但實際上是一步一步走過來了。我現在的總結,就是既然已經蒙恩就要知恩,知恩還要感恩,感恩就得報恩。 


 

蒙恩的回憶
開始蒙恩一般是不太知覺(明白)的,很多艱難困苦危險都過來了,你不一定能意識到,這是主的看顧、主的帶領。我在部隊的時間比較久。在部隊是要打仗的,我參加的小仗有兩百來次,大的戰役有4-5次。在抗日的時候是小敲小打的,正面戰場、大的戰役是國民黨在打,我們多是在敵後打打遊擊,大的戰役比較少。解放戰爭時,特別是華東地區的戰鬥,基本上都參加過了。我舉個例子,就是在淮海戰役第一階段,我們幾個縱隊包圍國民黨黃伯濤兵團,大概7-8個縱隊。黃伯濤兵團原來有5個軍,經過追趕後剩下3個軍,我們有6-7個縱隊包圍他們,邱李兩兵團從徐洲向東增援,我們在中間沿瀧海經南北兩側打阻擊。當過兵的人都知道,打阻擊是最苦的,吃不上飯,因?炮火很激烈,飯送不上去,傷員和消耗的彈藥得不到補充;打攻擊的部隊雖然攻的時候比較吃力,但打進去之後有繳獲、槍支彈藥等有得補充。打阻擊就比較苦,只有消耗沒有補充。 

當時隴海鐵路兩側的山頭都是小石子,上面沒有土,不能做工事,鐵鍬挖不下去,炮彈打過來一炸,威力起碼增加好幾倍,更多小石頭,那怎麼辦呢?因此我們在白天時,只能一個山頭一個山頭地退下來,晚上12點之後再衝鋒數次把幾個山頭奪回來,就這樣打了11天。那時候我在營部當書記,當時第一線連隊在前面大概400-500公尺。我在第一線連隊後面,帶了營部兩個通訊員、一個電話員和一個電話機。在一次打退敵人衝鋒以後的一個戰鬥間隙,前線比較平靜,炮火也沒有了,槍聲也沒有了,我向電話員、通訊員說:"小王,你跟我到前面看看,前面很靜;小李,你不要走。"說完,我就帶著通訊員走出去。走了還不到十步,一發榴彈炮"砰"的一聲把地堡炸翻了,電話炸飛了,一個通訊員也炸飛了,屍體也找不到。就差那麼一兩秒鐘,我才走了那麼幾步路,就.......類似這種情況的經歷很多。濟南戰役的時候,黃伯濤兵團有十多萬人,我們三個團打阻擊,打到第三天後,我們一個營原有八百來人,最後不到一百人。傷員拖不下來,負傷的、犧牲的沒辦法算,最後垮掉了。走散了一個多星期,一個營的人集中起來還不到一個連。類似的激烈戰鬥很多。我就想,為什麼別人負傷的負傷、犧牲的犧牲,我卻能從那麼多次的艱難危險裡,平平安安地過來?我以前並不知道為什麼,受洗了之後感覺到那的確是上帝在看顧保守。蒙恩的回憶,說明主在看護你、在帶領你。以前不知道,現在終於知道了。 

知恩與感恩
既然蒙恩就應該知恩,〈申命記〉第八章第16節說:"......又在曠野將你列祖所不認識的嗎哪賜給你吃,是要苦煉你,試驗你,叫你終久享福;恐怕你心裡說:'這貨財是我力量、我能力得來的。'"如果把神的恩賜當成你運氣好,你幸運,你能力強,這樣去認識你就錯了。我這幾天和太太講:"我們女兒女婿的文化水平並不比別人高,他們的工作能力也不比別人強,為什麼能夠找到這麼好的工作,現在經濟條件這麼好?"有的人說幾千個人當中找不到這麼一個,為什麼這樣?別人難道就不如他們嗎?不一定。為什麼他們能得到這麼大的恩惠呢?說明冥冥之中有神的看顧。不能說是自己本領好、工作能力強,所以應該得來的;不能把主的大能大愛占為己有,所以蒙恩要知恩。 

〈以弗所書〉第四章第1節中講:"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人知恩還要感恩,要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不要講別的,我們能到溫哥華來就非常不容易。報紙前一段時間公佈,溫哥華是全世界第一位適合人類居住的城市,我們能住到這裡來就非常榮幸,這都是神的恩典。為什麼別人不能來,而我們能夠來呢?這都是主的看顧。 

感恩與報恩
最後,感恩之後,你還要報恩。〈雅各書〉二章24節說:"這樣看來,人稱義是因著行為,不是單因著信。"可見光信還不行,還要見諸於行動。因為雅各接著說:"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光是嘴巴講信靠主、侍奉主,這個恐怕不行,還要在行動上表現出來。我甚敬佩一些弟兄姐妹,事奉主服事人十幾年如一日,而且工作得很自然、很愉快。我體會到,他們不是在為大家做什麼事情,而是為主在做事,來彰顯主的大愛,這樣的人我在中國沒有見到過。在中國以前講有個雷峰,但是我沒有看到過。真正的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主,以侍奉主為榮耀,從靈魂到行動,做到這一步非常不容易。古今往來有許多"學說"和"主義",都不能除掉人心靈上和行為上的罪孽;現在看來,只有神的大愛才能淨化人的靈魂,改變人的行為。 

所以我最深刻的體會就是,蒙恩要知恩,知恩要感恩,感恩要報恩。不要藐視了主在你身上、生活中所賜下的恩典;主在看護眷顧你,你還不知不覺,一直不覺醒,那就不對頭了。讓我們一起來傳播主的大愛與大能,彰顯主的榮耀,行動起來吧! 


 

作者簡介:作者來自中國福建省,現居溫哥華,在中國福音教會聚會。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