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遊子一生蒙厚恩

高 光

我已經77歲了,信主8年,當我真正明白神的愛的時候,我沒有猶豫即刻接受了耶穌做我生命的主,因為我一生追求真理,遭受多少的挫折坎坷,我知道什麼理論或是佛教都沒有幫助到我的心靈的釋放,而聖經的話卻如此開了我的心,我發現實在是天父保守造就我一生的路,這是我一生的經歷可以為主做見證的,我回想若不是祂的看顧保守,我早已經不在人世了,他留我下來就是為了讓我可以認識這真理。我愿將我餘下的生命被主所用,成為多人的祝福。 

很多次我都遇難,但就是絕處逢生。16歲的時候得了傷寒病,醫生說沒有救了,但昏迷幾個月後竟然蘇醒過來,當時家人說我命大,因為沒有可以解釋的,不是藥物可以救我的。17歲我就參加了當時的"青年遠征軍"參加抗日戰爭,我有一顆心要救國救民,途經大江南北,幾次險些送命,都是出奇地化險為夷。後來我就去了北京讀書,不久,我得了肺結核,這在當時也是不治之症,而我也與家鄉斷絕了往來(因為當時河南剛剛解放,我的家鄉是河南),沒有經濟來源,在那樣舉目無親,走投無路的困境中,竟然遇到一位北京大學的學生,介紹我投奔解放區參加革命,結果我化妝去了解放區,免得被人發現,我剃了光頭,因為我的個子很高,又是光頭就改名字叫"高光",這個名字一直用到現在,原來我姓姚。 

就這樣我從國民黨的隊伍中進入了共產黨的隊伍,當時的我革命熱情很高漲,我得並也沒有再去注意,當1949年解放後,我就去了天津工作,結果工作前的身體檢查發現我的病全好了,竟然不醫而癒了,又是一個奇跡。 

後來我便忠心的為共產黨工作,盡心竭力。但很快就開始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我遭到批鬥,只是因為我曾經參加過國民黨的青年軍,我當時認為那是非常地冤枉,實在是很羞辱,我決定去北京工代會上訪,決心以死相拼。若是不能申冤,我就想自殺,因為在我看來世界上沒有公義,沒有真理,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我找不到真理,我非常的痛苦,就在此時,有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勸我不要太在意什麼,不要與他們認真,以後會清楚的,現在只是暫時的。幾句好言相勸,我居然放棄了自殺的念頭。一直面對很多的不公平的待遇,我都有力量面對了。 

雖然共產黨對我不公平,但我年輕的革命熱情沒有減退,我還是積極要求入黨,但因為我的"歷史問題",他們不接受我。我雖然是名符其實的解放前參加革命的老幹部,但就是不能受到應該有的尊重,在政治上一直受歧視。直到"六四事件"發生了,我看清了共產黨與共產主義不是我要追求的,共產主義絕對不能實現,雖然我一生都在向這個方向努力,但我如今已經徹底放棄了,我不再要求加入共產黨了,而卻偏偏在此時,黨委提出要我入黨。我堅決地說:我已經不想入黨了。我心想:我都要離休了,他們卻要我了,實在可笑,我如今都看清楚了,但我的信仰也垮掉了。 

我提前提出離休,因為我的條件是離休,不是退休,雖然我不能成為共產黨的領導幹部,但誰也不能改變我是老幹部的身份,因為我確實是解放前參加革命的,也不能否認我是建立中華全國總工會幹部學校(今改名"中國工運學院")的元老。所以我的工資在我勞改進工廠的時候都超過我的工廠最高領導人,有時,我會覺得我很古怪,是一個不合時宜的人,應該享受的代遇就是不給我,不如我參加革命早的人都佔據領導的位置,僅僅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我心裏就是不平。 

我身邊的朋友勸我研究佛教,於是我就找來一些佛教的書籍來看,心中真是平衡了許多,我也嘗試佛家的吃素生活,在家裏鍛煉一下身體,也嘗試練氣功,但沒有什麼現實利益的衝突的時候,我還覺得真是很好,可以超越現實,不與現實計較什麼。但有一次面臨學院新樓蓋成要分房子了,我想我也老了,憑著我的建校的功勞,一輩子不讓我入黨不能做官掌權,現在給我住一下新房子總可以吧?於是我要求調新房,這個要求一點也不過分,因為我們住在舊房子裏的時間比我女兒的歲數還大。但結果還是因為利益關係,欺軟怕硬,居然給我分了另外一個比我現在住的樓稍微新一些的;我們的老樓要拆了,我心想要是不拆,連這個也不會給我,他們才沒有公平呢!於是我又想與他們拚了,佛教的忍耐我還是做不到,於是我放棄佛教,雖然道理很好,但不能改變我任何的個性。 

正當我掙扎的時候,我小女兒的大學同學從澳洲回國探親,來我們家特為傳耶穌基督的福音,女婿很快與這個同學決志禱告,我也看見我小女兒顯著的改變,我也與他們去了一個家庭聚會,我感受到與這個世界完全不一樣的氛圍,他們的真誠與愛使我感動,當我聽了聖經的話,我一下子明白,我為什麼遭遇這許多痛苦卻仍然活至今日,我很感恩,神為我預備了一個尋求祂的心,我的經歷使我很容易放棄追求世界,我也明白了人的罪是害人的,我的一切不滿也是我的罪造成的,別人不好,我也不好。我認罪悔改歸向神,祂一直在保護我,但我從沒有在意天父,天父為我差遣祂的獨生愛子在世間受苦並屈辱的釘在十字架上,擔當我的罪,我這些苦又算得了什麼呢?我在世閒的一切都是暫時的,何必斤斤計較利益得失呢? 

我的生命自然改變了,我不再拼命去爭取要房子了。我生命改變了,所以宗教的道理不能改變我,只有耶穌基督愛的生命進入我的生命中,我與基督聯合了,我重生得救了,什麼都改變了,可以自然地忍耐了,不覺得痛苦,因為不是靠自己的力量。 

當我的小女兒信主不久就決定辭去中國美術館的好工作要全時間事奉主做傳道人的時候,我全力支持,因為我實在看到人生中什麼才最重要,什麼輕什麼重?只有體會過人生真相的人才知道,我很感謝主讓我的晚年可以有新的篇章可以寫,可以有機會體會信主後的人生滋味之甘甜。 

神帶領我們全家都信了主,這是莫大的恩典,我的小女兒女婿現在都是傳道人,我的大女兒女婿馬上也要去讀神學了。我的老伴曾是個虔誠的共產黨員,以前我總覺得不如她的政治條件好,後來她也信了主,我們兩個一起受洗,而且為了主的緣故退了黨,還高興得對我說:"這下我們平等了,咱們可以手拉手進天堂了",前年她被主接走了,我看到她身體那麼不好,還堅持在我們北京的家有幾年的聚會,很多人在我們家信主,後來我看見一個曾在我們家聚會的小女孩子在《生命季刊》發表的見證,說他被一對老夫婦(就是我與老伴)感動信主的經歷,我很得安慰。她說,她那時失戀痛苦得不想活,可是看見一對老夫婦一個是癌症(我信主後不久就發現了癌症),一個是需要坐輪椅的不能走路的人卻每次喜樂無比地接待一些不曾相識的人,他們都比我更痛苦,可是他們活得那麼好,那個女孩子就不想自殺了,想了解我們的信仰了,不久就信主了,生命改變了。她父母來的時候還沒有接受,看到女兒的改變也接受了主。 

在北京很多弟兄姐妹都叫我們老兩口:"高爸,高媽",因為我們待他們如自己的孩子。我老伴去世前在昏迷的時候什麼都不清楚了,但口裏還在說:"感謝主"。老伴息了世界的勞苦,神也帶領我來探親我的女兒女婿,有機會寫下我的經歷,很多弟兄姐妹說我不像那麼大歲數的也不像一個癌症病人,其實我的癌症也被主毉治了,在病中更加體會主的愛,弟兄姐妹輪流守護,醫生驚訝:"你怎麼有那麼多孩子?" 

現在已經幾年過去了都沒有復發,神一直在保護著我。現在也給我機會為祂做見證。神一步步把我帶到祂的面前來,脫離世界的捆綁,無憂無慮的充滿對天國的盼望,我理所當然要為主而活,愿主使用我直到接我走的那一天。我常常寫給弟兄姐妹許多自己寫的詩歌鼓勵大家同奔天路。以下也是我寫的一首詩:"遊子一生蒙厚恩,天父看顧牽我行,死陰幽谷主保護,絕處困境主指引,救恩早就為我備,慈愛憐憫賜永生,感謝讚美聖天父,再造生命榮耀神。"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