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爸爸的拖鞋

伍萍

(1)西紅柿炒雞蛋

西紅柿炒雞蛋要想好吃有個小秘訣:在快出鍋時撒一把香菜末。這是12年前我們在美國讀書期間認識的一個朋友教我的,她名叫Lisa,當時才30出頭,高個子,白白的牙齒,美麗的笑容,是一群太太中最漂亮的一個。她還是個熱心腸的人,當我生女兒時,她送我剛釣到的魚……可是誰也沒想到,一個傍晚,她和5歲的女兒散步時,母女倆被一輛失控的汽車當場撞死。當時我已移居德國,聞此噩耗,不禁痛哭失聲,一再禱告祈求神接納她。因為她已經在查經班很久了,一直在追求神的真理。

主藉這件事情讓我知道生命的寶貴和生命不掌握在自己手中。以後每次做西紅柿炒雞蛋時,我都會為Lisa禱告,也在心裡暗暗的提醒自己:人死不會如燈滅,只要走在耶穌這唯一的道路上,生命一定能勝過死亡!

(2) 爸爸的拖鞋

2003年我們回國前,媽媽來電話說要一雙拖鞋,皮子的。老公在旁提醒我:“給爸也買一雙吧”,我懷疑的問:“給爸?”爸爸患老年痴呆,已經癱瘓在床好幾年了,他還用得著嗎?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買了。

回到家裡,看到昔日那麼聰明有建樹的結構設計總工程師,如今吃喝拉撒睡全在床上,幾乎失去了所有的尊嚴,我心裡說不出的難受。臨走那一天,我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擁抱了他:“爸,別怕,好好禱告,有主呢”,他不能講話,但一再點頭。他努力掙扎著站起來,柱著拐杖,雙肩哭得發抖,慢慢地走給我看。天啊,腳上穿的正是那雙拖鞋!他用這樣的方式告訴我,他還行,讓我放心,為我送別。

我是用國際長途電話帶他信主的,我知道他不能講話,所以在做決志禱告時,我說一句然後再重複一次,算是他講的。但是在最後,他拼了力氣,用他洪亮的男中音大喊了一聲:“阿門”。在長途電話的這一頭,我頓時被幸福的淚水澆灌了。後來爸爸在醫院的病床上打電話告訴我:“我受洗了”。

幾年前在復活節前的一個半夜裡,我被電話聲驚醒,得知爸爸離世的時間快到了。我坐在床上沒有一句話,也沒有流淚,不知道是不願看到臨別的場景,還是確切地知道我們以後還會相見,我沒有回去看他最後一眼。爸卸了重擔,回天家了。

幾天後我照常在教會領詩,當唱到:“耶穌,耶穌,你的寶血洗淨我”,我的視線突然模糊起來,淚如雨下,再也無法唱下去。這種感覺不是難過,而是感恩的淚,是為了爸能得到耶穌的救贖而感恩。我想像著爸正在用他那漂亮的男中音與天使一起唱歌,讚美神,能不感恩嗎?

我不知道爸現在還穿不穿拖鞋,也許像天使一樣有翅膀呢!他去了最好的地方,神給了他新的樣式,再無痛苦,無疾病,與神永遠同在,永遠在慈愛天父的懷抱中享受最完整的愛。

(3)《中國好聲音》

可以說,當下全中國最火的節目莫過於《中國好聲音》了,是由浙江電視台購買荷蘭版權〈The Voice〉的一個選秀節目,相對公平之處是四個評委背對歌手盲聽,只憑聲音做選擇再轉身面對選手,最終通過淘汰賽評選出最優秀的一個。看那些為了音樂夢想拼了多少年的歌手盡情盡力地展示自己,緊張地面對評委的評判。我不禁捫心自問:我的夢想是什麼?有一天站在神的寶座面前接受神的審判,能否得到:“你是一個好僕人”的讚賞?

聽了這麼多歌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和評判,但我最喜歡的卻沒有一位流行音樂歌手唱出來。“中國的早晨5點鐘,傳來祈禱聲……現在大家聽到的是中央電視台福音傳萬家節目……”我盼望有一天打開電視聽到這個聲音,盼望每個中國人都成為神的子民,整個國家行在神的旨意中。讚美主的聲音,禱告的聲音傳遍五湖四海、大江南北,各個角落,我期待這樣的中國好聲音。

(4)六槍

2012年9月16日 晚上9點多鐘我在上班,一個男孩臉色煞白、神色慌張地跑進來。我關切地問他:“你還好吧?”男孩子語無倫次地說自己剛剛親眼目擊了一場凶殺案。 我馬上請保安打電話報警,看他在電話裡敘述經過時仍然渾身發抖、心有餘悸的樣子,我就端給他一杯熱巧克力。

警察很快就到了,載他去凶案現場指認,他恐懼地對我喊:“他會殺了我的!”我脫口而出: “在你死前,你要信耶穌基督”。旁邊一群女孩聽了就對我喊:“萍,我們愛你! ”於是,我徑直走過去告訴他們:“生命不在自己手中,20歲、80歲、100歲都是一死,但你要確知你去哪裡。”

一個小時後,這個男孩回來告訴我們,凶手在現場氣定神閒地看電視,他妻子的屍體就在廳中,“他開了六槍”。

六槍?一槍就足以致人於死地,六槍,是多大的恨啊!六槍,對神是多大的痛啊!神造男人是保護女人的,應為妻子捨命,而不是奪她的命。神造女人伶牙俐齒,是為稱讚男人的,而非與他針鋒相對,惹他火氣上升。是什麼原因讓兩個曾經相愛的人變得如此仇恨?那一瞬間,神愛我們的心豈不是也挨了六槍嗎?偏行己路的人啊!

(5)0  Ave

在加拿大Ave/Street(街)和Road(路)都是街道的標誌,或東西或南北走向,很多都用數字表示。

某周六帶女兒參加滑冰比賽,半路上遇警車封道,只好掉頭換路線。丈夫很自信地說:“我知道該怎麼走,用不著GPS”。40多分鐘過去了,在鄉間不平的路上狂奔110公里,居然還沒到。眼看就要遲到了,女兒急得哭起來,丈夫不得不停下來認真看了看路牌:0  Ave。老天哪!原來我們一直開到了美加邊界,不但離目的地越來越遠,而且跑到頭了。感謝主,丈夫終於願意老老實實地按照GPS的指示行駛,比賽也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延遲了一會兒,我們剛剛趕上了。

生活中我們常常以為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不用GPS,跑錯了也不願意停下來思考和咨詢,心裡總覺得大不了掉頭重來。可是在去往天家的路上,神的話就像指路的“GPS”,不斷地提醒我們回到該走的路上,如果我們不認真傾聽,不老實遵從,一旦走錯了,有掉頭重來的機會嗎?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