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主恩盡美

高光

人生短暫,轉眼我已經到了86歲的高齡了。回顧自己的一生,直到我信主以後,才知道主在祂創世以先就揀選了我,在我人生的每一步,都有祂的眷顧、引領和保守。我本是一個卑微的罪人,但在神眼中仍看我的生命為寶貴。我一生的經歷,特別是我能夠信主,就是神恩典的奇跡和作為。作為一個蒙恩的罪人,我應該回應神的愛,見證神在我生命中的作為,靠主的力量為主打完美好的仗。因《聖經》說:“我們的動作存留都在祂”(徒17:28);又說:“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2:10)。

我曾寫下一首見證詩:“大病不死神保守,罪惡深淵蒙重生;主意盡美恩無限,永生之路在天家。”這首詩就是我一生的見證。

1943年我16歲,在那年讀高中的時候我染上了傷寒病,高燒不退。當時我已經奄奄一息,家人都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因為當時傷寒病是不治之症。就在此時,有一個老中醫給我送來一劑中藥,父母幫我強灌下去,結果人竟然蘇醒過來。醒後,除了我母親誰也不認識,拿起課本也變得一個字不認識;但幾天以後我的記憶居然恢復正常,只是還不會走路,要過很久之後才慢慢恢復。那時家中的人都認為我是命大不該死,今天我從《聖經》中知道,是三位一體的真神在眷顧、保守我,因為祂在我不認識祂的時候就揀選了我,存留我的生命是為完成祂從罪中救贖我的美意。在那之後,我還在恢復健康當中,又趕上老家河南是大旱之年,庄稼顆粒無收。沒有吃的還談什麼養病?但恰巧我原來在高中結拜的一個“把兄弟”大哥是我家附近一個鄉鎮的鎮長,我父親就聯繫他,他竟然應允我住在他家,還吩咐他的勤務兵好好照顧我;果然我在他家有吃有喝,一個月後我的身體就完全康復了。這是我的第一次神奇經歷。

1944年,我的家鄉被日軍佔領成為淪陷區,百姓受日軍之苦,天天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我和哥哥還有一些同學痛感民族之恥,亡國之痛,毅然參軍當了學生兵,不久就從河南徒步行軍前往四川。在四川我被編入青年軍204師,受訓幾個月後就被選派加入青年軍,遠征緬甸支援抗日戰爭。我們駐扎在緬甸北部密支那伊洛瓦底江畔,那條江的江水湍急得嚇人,我因不會游泳一見水就害怕。有一天,部隊突然派我們過江,我因害怕就撒謊說肚子痛不能去,班長竟然答應我留守在家。結果去的人在中途翻船,多人被激流捲走了。如果那天我去了,肯定凶多吉少。我當時不知道撒謊是犯罪,但神憐憫我這個罪人,讓我日後知道我能存活都是祂的恩典。這是我第二次蒙神保守大難不死。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但國共內戰卻是一觸即發。我們這些學生兵都不願意打內戰,因此我就逃離了部隊,住在東北錦州一個老鄉家。沒想到在那裡遇見國軍207師的政工隊,他們願意接納我參加他們的政工宣傳隊,於是我就又有了合法的身份,也因此隨部隊得到了直達北京的通行證。到了北京更沒想到我竟然能在那裡繼續就讀高中。然而,正當我在北京學業優秀,意氣風發的時候,卻得了肺病;當時這個病也是不治之症,沒有特效藥,就像今天的癌症一樣。我當時萬念俱灰,真正感受到舉目無親、貧病交加,沒有任何盼望(我和家人都失去了聯系,已經沒有任何經濟來源)。就在此時,我遇見了以前常去北京圖書館看書時認識的一個老鄉,他叫陳德昌,是中共地下黨。他知道我的困境後,不但幫助我解決住宿和吃飯問題,還介紹我投奔解放區,為我辦妥化妝改名的手續(我原來叫姚宗昌,改為現在的名字:高光)。安全抵達解放區後,我雖然病痛仍在,但感覺精神很好。三個月後天津解放,我被派往天津工作。到天津後一檢查我的肺病,出乎意料肺病竟然不治而癒了。這對我來說真是不可思議的特大喜訊!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那是因為神的保守一直伴隨著我,使我再次絕處逢凶化吉。

解放後,我積極努力工作,追求進步,但因為歷史上參加過國民黨青年軍,這段經歷又找不到證人,所以我的入黨沒有被批准,我的自尊和工作熱情因此受到傷害,加上我的驕傲和清高,使我對當時的基層領導開始不滿,特別是看不上周邊那些拍馬溜鬚的人,認為不批准我入黨不公平。我要求調工作,由中央直屬單位被調到了市級單位,可那裡的領導水平還不如前面的領導;最後我被調到了最基層工廠,我的幹部級別比廠長還高,但卻做了低於廠長的工作。

1966年,文革開始了,因為歷史問題,我被捲進了被批鬥的漩渦中,很快我的精神被打垮了。我想到了自殺,但又覺得自己實在冤枉,所以準備人生最後一搏去上訪訴冤;沒想到接待我的是一個很樸實的工人,他勸我對歷史問題要慢慢解釋,不要著急,也勸我不要對抗,耐心等待事情的轉機。於是我這條命又被主留下了。

文革後,我對原來所信奉的共產主義完全失去了信心,特別是1989年六四之後,我開始轉去追求自我身心的滿足。我去練氣功、信佛、學書法等,但這些仍然不能解決我心靈的沉悶和空虛。正在這時候,我女兒偉川的大學同學從澳洲留學回來向她傳福音。偉川不但接受了福音,還讓這位同學給我們全家講,在我家舉行查經聚會;我也參加了一個80多歲老工程師帶領的家庭聚會。我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愛的氛圍。

我的人生為什麼如此坎坷?今天,我在《聖經》中得到了答案。神的話使我明白了,“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3:23)。以前我總認為我是個好人,我是被冤枉的;但《聖經》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都是偏行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羅馬3:10-12)。感謝主賜的聖靈引導我,讓我藉著《聖經》看見:這一生的坎坷都是由我的自我、驕傲、清高、虛榮和固執造成的。我所受的是我當受的,但感謝主今天讓我在人生坎坷中看見祂對我的眷顧和保守,讓我深知主意盡美。

今年春節高光弟兄和家人孫波濤牧師夫婦和孫子約書亞,菲沙崙教會友人傅揚合影

《聖經》的啟示讓我明白了唯有耶穌基督十字架救贖的恩典才能解決人的罪,靠自己無論怎麼修煉也解決不了“罪”這個人的根本問題。聖靈藉著《聖經》讓我知道:耶穌已為我們的罪在上了十字架受苦、受死,三天後又以祂的復活使世人有了永生的盼望。我的心深深地為主耶穌十架上犧牲的大愛所感動。感謝聖靈的引領,神賜了我信心,讓我欣然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感謝主耶穌,唯有祂使我的生命得以更新。

信主一年後我得了膀胱癌,尿血住院,那年我已經70歲。當時,我一度埋怨神不公平。我覺得我一生夠苦了,信主剛有幾天喜樂的日子就讓我得了癌症,這可是很難好的病啊!我一生幾乎所有的疑難病症都得過了,信主了怎麼還得病呢?這時候,大家為我禱告。弟兄姐妹和女兒都告訴我,主耶穌說:“你們在世上有苦難,在我裡面有平安”;又勸我:“你該把重擔交托給主,就會在病中有平安。”於是我自己也禱告。神感動我讓我明白祂一生愛我,保守我。《彼得前書》告訴我們,基督曾為我們受苦,“祂並沒有犯罪”,祂捨命在十字架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我怎麼還能埋怨?怎麼還有資格去埋怨主呢?聖靈引領我反省後,我就感受到了神無比的大愛,流下了眼淚。我再一次認識了神是至高的,感謝主藉著病痛、苦難讓我看見自己的軟弱和小信,讓我在現實生活中學習信靠主的屬靈功課。我深感我這麼敗壞,主耶穌還赦免我的罪,這真是莫大的恩典。在手術前的一個晚上,我心裡有平安,睡得很好。手術前,我告訴醫生:“我不怕,因為我有了耶穌賜我的永生。”我住院的時候,教會有許多弟兄姐妹輪流來醫院看護我,連醫生都驚訝了,問我:“你怎麼有這麼多孩子照顧你啊?”我告訴醫生:“我們教會是神的家。”在住院期間,我給病友、醫生都傳了福音。從做膀胱癌手術至今已有16年了,感謝主恩待我,再一次經歷了祂的保守,藉著我身體軟弱,主卻堅固了我的信心。

我的兩個女兒都在被主使用做傳道,真是感謝主!妻子回天家後,我住過老人院,也去過日本和加拿大兩個女兒的家。雖然好像身無定所,卻到處有家。大女兒在新加坡讀神學期間,我在小女兒偉川家住了三年。那時我又發現尿血,經檢查發現我的前列腺有腫瘤。本來我準備回國手術,但教會一個姐妹讓我嘗試斷食療法;結果沒想到真好了,到現在也沒手術。其實斷食也好,手術也好,真正讓我活到如今的,是神莫大的恩典。因為《聖經》說:“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使徒17:28)

大女兒夫婦神學畢業後回到日本宣教。那年,我去了日本。在日本居住時,我常常血壓很高,失眠也很嚴重。我心裡又變得不耐煩了,覺得應該早點回天家才好。大女兒、女婿在日本開荒建教會很忙,但幾乎每天都跟我一起禱告、查經。他們希望我對真理能有更清楚的認識,生命有不斷的長進。我認識到神的主權,知道基督徒的信仰是要在行事為人上唯獨《聖經》、唯獨基督、唯獨恩典、唯獨信心、唯獨神的榮耀。日本基督徒很少,福岡的華人教會那時連一個人也沒有。我不能做什麼,只有每天為他們禱告。如今他們教會建立三年了,雖然仍是很小,才二十人左右,但主讓我看到:祂是從無創造有的主。

從日本回中國後,我住進了老人院。神感動我去給那裡的老人傳福音,因為我和他們都有同樣的背景經歷。但是國內的老人都很固執,老黨員們更是這樣,都覺得我在瞎說,還有的人說我傻了。我對他們說:“信耶穌得永生,這麼好的禮物你不要,究竟是誰傻呢?”他們大多都覺得我受共產黨教育那麼多年,現在怎麼會去信一個看不見的神?我在傳福音的過程中遭受了許多諷刺和挖苦,在老人院也曾經受到過佛教徒的攻擊,不讓我在公開場合傳福音;但我知道這是神在操練我,要我有恆久忍耐和饒恕的心。神給我力量使我能表達出對攻擊我的人的愛心,使他們心裡能感受到我所信《聖經》啟示的這位真神是和他們崇拜的偶像是不一樣的,是有力量的真神。雖然我們這個世界不喜歡傳福音的基督徒,但傳福音是主耶穌給我們的命令,我們無論得時不得時都要傳。我深信只有在傳福音中,才能真正認識到“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羅馬1:16),真正明白神的愛有多麼偉大,“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弗2:8)。《聖經》啟示我們一個真理,就是人是完全敗壞的,無能力選擇神,無能力選擇善。只有神是真正的義,真正的善。“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我就是那本該滅亡,反得永生的一個人。

今年我將86歲了,神又保守我讓我移民加拿大。我原本對移民加拿大沒抱希望,因為移民手續要等很多年,但神仍然存留我在地上為祂作見證,繼續賜我進一步認識祂的機會。我在地上的時間不多了,求主使用我為主作見證,為主而活。

最後我想將我心中的一首詩作為我的結束語:

人生短暫如飛梭,轉眼八十六春冬。

十架救贖恩浩大,如鷹展翅頌主恩。

回想一生罪深重,天父揀選賜聖靈。

譜寫一曲生命歌,見證復活主榮光。

去留世界均相宜,信靠耶穌為主活。

聽從福音大使命,預備燈油迎主臨。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