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經歷醫治的神跡

GIGI/媽媽口述/書晴整理

我第一次聽說Gigi的名字是在超市購物時。一位教會的姊妹見到我,連招呼都沒打過就急著說“趕快為Gigi禱告,她病得很重,身體的好些個器官都不工作了,醫生查不出她是什麼病。”她一口氣說了這麼多。我目瞪口呆地望著她,腦子裡不知是一片空白還是一片混亂,半天才問了一句:“Gigi是誰?”(我因搬家而剛轉到這間教會,有很多弟兄姊妹的人和名還對不上號。)“就是那個司琴的小女孩,才十幾歲,今年剛上大學。”我的腦海同時浮現出教會好幾個美麗的司琴小女孩模樣,到底也不知道是誰。無心再追問下去。此時對我來說,是誰已經完全無關緊要,緊要的是禱告,因為全能的上帝知道是誰,他知道我在為誰禱告。我趕快回家,為她禱告。又打電話給幾個朋友,請他們一起為我們教會的這位小姊妹禱告。

直到前幾天,我才有機會與這位清秀靚麗得如同一副水墨山水寫意畫般的女孩近距離接觸。在她用甜甜的微笑和我打招呼的瞬間,我想起了我們的牧師曾把她比作上帝花園中一朵最美麗的花。她真是一朵朝露未干的美麗花朵啊,在晨光中開得絢麗。她的嗓音似乎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說話時顯出些許沙啞,但卻帶有一個19歲少女罕有的成熟與力量。她用帶有廣東話尾音和英文語法結構的國語告訴我,她感謝主給了她第二次生命,並樂意分享自己的故事,為主作美好見証。

下面是Gigi小姊妹的故事:

遠遊歸來

十九歲,風華正茂的歲月;滑鐵盧大學工程專業的大學生,未來的工程師。這是多少少年的驕傲,多少家庭夢寐以求的孩子成長之路。大學生活的第一年馬上就要結束了,馬上就可以見到媽媽了,馬上就可以與家人分享大學生活的苦與樂,馬上就可以與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分享滑鐵盧大學基督團契生活的點點滴滴了,還有教會的叔叔阿姨們,也好想在周末為教會的崇拜司琴。Gigi滿懷自豪,滿懷喜悅地打點行裝,准備回家。在溫哥華這邊的媽媽也懷著同樣的期盼與喜悅。希望早點見到乖巧懂事的女兒。有好多好多的話要和女兒說,有好多好吃的東西要做給女兒吃。早早就來到機場等待。在見到女兒的第一時間,細心的媽媽在興奮的同時,感覺到女兒好像有點不對勁。生怕女兒病了,一個勁地追問女兒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可是女兒卻一個勁地解釋說沒有病,只是最近考試,功課很緊,又趕著回家,太累了。盡管很有道理,但是媽媽還是不放心,回家後一直催促她去看家庭醫生。直到醫生也說可能是因為太累的緣故,媽媽才稍微放心。Gigi也便按照原計劃去了香港。

神工開始

從香港回來,Gigi看上去更疲倦,腿腳也有點腫。媽媽便帶她去一間私人開設的診所做物理治療,希望能幫女兒緩解疲勞。感謝主!這位物理治療師並不是像平常一樣,只是給病人做做物理治療,緩解身體的不適而已。他詳細查問了Gigi的情況,又仔細檢查那有些浮腫的腿腳,然後很認真地建議Gigi馬上去做血液化驗。更神奇的是Gigi這次沒有堅持說自己只是累了。她的媽媽更沒有因為物理治療師不是醫生就把這個建議當耳旁風。媽媽很堅決地拉著女兒去Walk in 診所看醫生(因為Walk in 診所不需要預約,快)。Walk in的醫生也建議Gigi去驗血。媽媽又陪著女兒去做血液化驗。化驗後的第三天上午,醫院打電話通知,血液化驗結果不正常,Gigi需要馬上去見醫生。因為媽媽在上班, Gigi自己背著個書包,去 診所看醫生。醫生告訴她,她需要立刻去醫院。Gigi便打電話給正在上班的媽媽。媽媽一刻也沒停留,馬上駕車把女兒送到醫院。分手時,母女倆約好了,Gigi做完檢查就在候診室等著,媽媽一下班就馬上來醫院接她回家。媽媽下班的時間到了,Gigi卻告訴媽媽: “你不用來接我了,我要留院觀察,今天回不去了。”Gigi 啊Gigi,你是太懂事了,不想媽媽太累,還是不理解做媽媽的心情呢?哪有一個母親會留下自己要留院觀察的孩子而不顧呢?Gigi媽媽匆匆趕到醫院,但是除了照顧Gigi的醫務人員,沒有其他的人可以進入觀察室。Gigi媽媽等啊等,直等到夜幕嚴嚴實實地籠罩了大地,也沒有被獲准去觀察室見女兒,她只好回家。心情如夜幕下沉默的山嵐。在家中,她度過了一個長長的不眠之夜,禱告之夜。

第二天上午,Gigi媽媽草草處理完家務就趕緊去醫院看望Gigi。趕到醫院時,她看到有好多個專科醫生圍著Gigi檢查,心中隱隱出現一絲不祥的感覺。此時的母親,一邊默默地陪伴在女兒身旁,鼓勵她,一邊在心裡不停地禱告,求上帝給醫生智慧,查出女兒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本來認為,只要醫生確診了,就可以對症下藥,問題不大。沒料到晚上病情急劇惡化,Gigi被轉入了HAU(特護病房),護士開始給她輸液。由於腎臟受到損害,身體失去了自己排尿的功能,她只能靠排尿管導出體內的尿液。到了下半夜,護士發現排尿管也導不出尿液了。媽媽知道女兒不可能馬上出院了。就回家去準備取些日常用品來。誰知她才走到半路,醫院就打來電話,說她女兒已經停止了呼吸。世界上有哪位母親在接到這樣的電話之後還能站立呢?Gigi的母親頓時感到雙腳像灌了鉛一樣重。她便向上帝呼求:“主啊,我的腳步無法移動,求祢給我力量,求祢推著我向前走。”靠著主的力量,這位堅強的母親再次回到了醫院。她到了醫院才知道,為了排除體內的積水,醫生已經給女兒做了剖腹手術。剖腹之後醫生發現Gigi身上的好多個器官都有炎症,包括胰臟。更可怕的是醫生們不知道這些器官為什麼會發炎。為了以防萬一可能出現的緊急情況,醫生們決定暫時不將剖開的腹部縫合。而Gigi也只能停留在睡眠狀態中。Gigi媽媽看到女兒平靜地躺在ICU(搶救室),仿彿面帶微笑,沒有一絲痛苦的樣子,她的心中充滿了驚奇,充滿了感激。她感謝主借用那位物理治療師的建議使她們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她不敢想像,如果晚一天進醫院,那將是怎樣的後果。她感謝主賜給醫生膽量和智慧,讓他們打破常規地給Gigi用藥和治療;她感謝主在這樣的大患難中賜給她們母女平安而有盼望的心志……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地,感恩的淚如決堤的水一樣流淌下來。

三進ICU(搶救室),主不放棄

當女兒安睡的時候,媽媽有時候會抽空去醫院後面的花園裡讀聖經,從主的話語裡尋求智慧和力量。有時候也會坐在花園的長凳上默默回憶Gigi信主的歷程。她記得Gigi從小就和自己一起進教會,參加團契。2010年受洗後更是殷勤地服侍主。她在教會當司琴,在VBS(Vacation Bible School)當助手,也去社會上做義工,傳福音,帶人信主。Gigi常和媽媽說:“我的願望是:我希望我到天堂時,我在地上認識的人也在那裡。”想到這裡,媽媽開心地笑了。

“Gigi進了普通病房!” 這個消息給全教會都帶來了歡樂。特別是以藤太太(Catherine)為首的肢體禱告小組,更是歡欣鼓舞。他們從7月31日Gigi進入ICU(搶救室)的那一刻起就開始同心禱告,每天禁食一次,定時禱告兩次(上、下午各一次),且明確提出,這種禁食同心禱告一直要持續到Gigi轉到普通病房為止。我們慈愛的上帝,體恤他們的愛心,回應了他們的信心。上帝的恩典溫暖了整個教會。年輕的弟兄姊妹們、朋友們按捺不住了。他們迫不及待地去醫院看望Gigi,把歌聲、笑聲、歡樂與祝福,還有蓬蓬勃勃的青春氣息全都帶給了他們病中的好姊妹。離開時,這些年輕的朋友們沒有忘記把鼓勵和祝願留在醫院,留在Gigi姊妹的心裡。在一張精美的卡片上,他們工工整整地寫著:“上帝一直走在你之前,並且和你在一起,祂不會留你在危難之中,所以不要害怕,不要迷茫。”

Gigi精神好些了,醫生告訴她很快就可以回家了。Gigi滿心歡喜,盼望早點出院。誰知半個月的藥物治療使她的身體變得非常虛弱。正當準備出院之時卻出現了肺部感染。她開始不停地咳嗽,而且越來越厲害,有時候都咳出了鮮血。上一次插管導尿不成,迫使醫生們進行了手術排尿。由於Gigi身體極弱,縫合的傷口非但沒有很快癒合,反倒產生了積水。積水排不出來,加上不停地咳嗽,她的整個身體浮腫了,路也不能走了。深夜12點,Gigi媽媽又接到醫院的電話,Gigi的心臟再次停止跳動,又一次進了ICU(搶救室)。 放下電話,Gigi媽媽的心一下從希望的地平線墜入了無望的萬丈深淵。剛剛看到的希望之光,似乎又沒了。先前每當她感到步履維艱時,就請求上帝推著她走,聽禱告的上帝扶著她,推著她一路走了過來。然而現在她覺得自己是連爬的力量都沒有了。她忘不了女兒第一次進ICU後的情形。由於心臟停止跳動後,出現過腦缺氧,Gigi出ICU醒來後,連續3天都處於精神失常的狀態。她害怕失去女兒,也害怕擁有一個永遠神經失常的女兒。她緊張了,痛哭了,不停地問上帝:“主啊,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主啊,她從小就那麼相信祢,一直熱心地侍奉祢,她是那麼地愛祢,祢也一直愛著她,現在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們相信每一位有愛心的母親,在這種情況下都會問為什麼。這樣的進進出出,讓人無法承受。就連平日裡沉穩萬分的牧師也忍不住開口問醫生:“這次進去,出來的可能性有多大?”醫生如實奉告:“大概有百分之二吧” 這樣的回答讓所有人都很失望。

感謝主,祂再一次將Gigi從死神的手中奪回來。百分之二的生之希望,在上帝手中就是百分之百,因為在祂沒有難成的事。祂再一次將生命的氣息賜給我們可愛的小姊妹。但是醫生告訴Gigi媽媽,由於心跳停止後再次出現過腦缺氧,孩子的半邊身體現在沒有知覺。如果孩子幾天不醒的話就有癱瘓的危險。Gigi媽媽的腦子裡馬上出現了一張輪椅和輪椅上癱瘓的女孩。悲痛與絕望向她猛襲過來。正當悲痛欲絕之時,她突然感到有一股力量從心底而來,禱告脫口而出:“主啊,祢幫了大衛王,幫了所羅門,我知道祢不會離開我。”於是,她堅信,上一次Gigi從ICU出來後,上帝沒有給她一個神經失常的女兒,這一次上帝也不會給她一個永遠坐輪椅的女兒。她開始給女兒做按摩,不停地做。手太累了就用筷子去戳女兒的腳,讓手指得到片刻的休息。她更恆切地禱告,求主施恩。她一次次禱告:“主啊,求祢發命令醫治我的女兒。因為〈詩篇〉107:20說‘祂發命醫治他們,救他們脫離死亡。’” 牧師一次次呼召全教會的弟兄姊妹同心合一地禱告,祈求神的憐憫。求神將屬天的智慧,豐豐富富地賜給醫生們,好讓Gigi得醫治。三天後,奇跡果真發生了。護士高興地告訴Gigi媽媽,Gigi的手會動了。慢慢的,腳也會動了。感謝主聆聽禱告。感謝主發醫治的命令。一周後Gigi由ICU(急救病房)轉到了HAU(重護病房)。好消息不斷地從醫院傳來:Gigi會動了,Gigi會笑了。感謝讚美主!教會弟兄姊妹們一顆顆提著的心再一次放了下來。

不幸的是這場爭戰還沒有結束。轉到HAU的第二天下午,Gigi又開始咳嗽,而且有鮮血咳出來。經過會診,為了減輕Gigi肺部的負擔,醫生們決定暫時完全用儀器幫助呼吸。然而,醫務人員在裝置插管時又發現Gigi的肺葉只有一片在工作,另一片已經不工作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再一次停止了呼吸,再一次進了ICU。我們的主是仁慈的主,是信實的主,是聽禱告,施拯救的主,在祂沒有難成的事。祂將Gigi又一次從ICU領了出來。2周後,左右兩片肺葉都奇跡般地開始正常工作。所有的醫務人員只能用“AMAZING(奇妙)”來形容這一切。

將近一個半月與疾病頑強抗爭,Gigi的身體由入院時的120磅瘦到了80磅。在這期間,醫生要為Gigi插輸營養的管子進去,給身體補充營養了。一般病人輸營養的插管都是從鼻孔插進去就行了。可是Gigi不行,因為醫生要全力保護剛剛開始正常工作的肺,出不得半點差錯。這根輸送營養的管子必須直接插進胃裡。醫生要求Gigi媽媽離開病房。媽媽聽說醫生還要在渾身已經插了許多管子的女兒身上再插管子,心也碎了,腿也軟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樣離開女兒病床的,只知道自己跪在病房門前,流淚呼喊;“主啊,祢若要醫治她,就讓她趕快好起來;祢若要接她走,就趕快接她走吧,我不要看她這麼辛苦。”接著又說:“父啊,祢若要接她走,求祢無論怎樣都要把她帶在祢身邊,這樣我就放心了……”人往往會在最後的時刻放棄,但是上帝不會。正如Gigi自己說的:“……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羅8:31)

寫到這裡,我想起Gigi給了我一張她在醫院時的照片。於是拿出來,想數數那些插在她身上的管子,然後告訴我的讀者們一個具體的數字,很可惜,我根本就看不明白,數不清楚。那些粗細不一,長短各異,顏色有別的管子像蛛網一樣織滿了Gigi那纖弱的雙臂, 口和鼻孔也被管子塞滿了。那密密麻麻佔據了半個床位的管子中還有一些是直接插進腹部的。除了醫生,恐怕沒有人能分辨哪一根管子是插在哪一個部位的。照片上唯有一樣東西是清楚的,那就是Gigi用她貼滿各種膠布和繃帶右手指比劃出來的V字。

最後我問Gigi媽媽:這麼大的一場經歷之後,你最想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什麼呢?她說:“危難之中,唯有主是力量,是幫助。”“我現在更懂得珍惜上帝所賜的產業---兒女。”Gigi則說:“我知道是主的恩典和力量把我救回來的,並賜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現在不會像以前那樣把好大學、好職業看得那麼重要,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精心地計劃自己的未來。我知道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要借助這次的經歷常常提醒自己,去做主想讓我做的一切。我將以主為我生命的中心,永遠侍奉祂,永遠榮耀祂的名。”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