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活一天就當感恩讚美一天

趙建紅

人在無病無災時往往不珍惜擁有的每一天,對親人、朋友常常也無暇顧及。可當你走到生命的盡頭時,才會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擁有的時光、親情、友情都是那樣的寶貴!活著就當珍惜這一切,活著就當對神賦予你的這一切心存感恩與贊美。

我平日很注重身體保健。愛讀保健文章,也吃一些營養保健品,這幾年身體一直不錯,很少生病。我不吸煙、不喝酒,性格開朗,不甚憂愁,愛吃蔬菜水果及五谷雜糧,很少吃煎炸燻醃及罐裝食物。很多保健文章說“活於鹼性,死於酸性”,蜂蜜、咖啡及綠茶等屬於鹼性,所以我每天都喝一杯新鮮檸檬汁加少量蜂蜜及咖啡,也喝少量的綠茶。我們公司每逢周五下午員工常常在一起喝酒聊天,老外同事大多喜歡吃甜點並喝一些罐裝飲料。我覺得這些對身體不好,一般都不參與。有幾個老外同事常常逗我,說我這個人太注意保健,其實偶爾也可以吃一些垃圾食物嘛。我說我女兒只有兩歲,我得活到七、八十歲才能看到她成家立業,為了女兒我不得不注意保健。然而,萬萬沒想到,就在我46歲時,得了一種罕見的血癌,而且差點丟了性命。

我的家庭醫生很好。在我四十歲以後她每年都會通知我去做一次全面身體檢查。今年2月12日我剛剛做了全面檢查,沒有發現任何問題。2月22日夜裡,突然出現一顆牙周圍紅腫而且出血不止,25日不得不去walk-in clinic看,醫生說我的牙齦出血不止很蹊蹺,她給我開了消炎藥及驗血單並建議我立即看牙醫。牙醫診所26日全天都召開員工會議,不接待病人,只好預約到27日。可26日仍舊出血不止,只能又去Burnaby醫院看急診,與walk-in大夫說法完全相同,急診大夫也說是牙齦問題,讓我回家,繼續吃消炎藥並找時間看牙醫。回到家後我發現兩眼周圍突然出現瘀青,腿部也有,這才覺得問題嚴重,便立即前往離家近的血檢室查血。做完血檢後約三小時左右血檢中心打電話,說我可能得了一種很嚴重的疾病,建議我立即去溫哥華醫院。

2月26日夜裡兒子開車送我去溫哥華醫院。他向急症接待描述完我的情況,醫護人員立即將我作為重症病人進行處理,絲毫沒有耽擱。我被送往急症病房,醫護人員給我連上監視心跳、血壓等儀器,並做了血液化驗。隨後他們便將我送往無菌特護病房,說我目前處境很危險,免疫力特別低,必須特殊保護。夜裡先後來了兩個女醫生都說初步懷疑我患有癌症,因為我的骨髓正在失去造血功能。我想他們只是懷疑而已,我平時身體不錯,兩個多禮拜前才驗血,我的骨髓也許是由某種病毒引起的,暫時性失去造血功能。過了不多久,醫護人員給我戴上了氧氣罩,這是我一生第一次戴氧氣罩,我突然意識到我的身體情況可能很糟糕。我被放在活動床上做了X光檢查,天快亮時又被人推著做了B超。那兩個女醫生在天快亮時告訴我,一大早就給我做骨髓檢查,中午時就可以確診我到底是否患有癌症。

2月27日一大早我被送往心臟病住院部。我問醫護人員我心臟沒有問題,為何要送我來這裡。他們說只是臨時在這裡做個骨髓檢查,因為在這裡不擔心我會感染別的疾病。隨後來了四個醫生,給我抽了骨髓,並取出一小塊骨頭樣品。我的身體第一次被鑽了個洞。也許是麻醉劑用的不夠多,醫生在嘗試究竟從何部位打洞時,每當鑽頭在骨頭上鑽一下,我的心就被揪著疼痛一下。醫生問我痛不痛,我只好違心地說不痛。我多麼希望他們能快點做完骨髓檢查,別讓我再受煎熬了。大約中午的時候,兒子來醫院看我。他來後不多久便來了兩位醫生,很嚴肅地宣布我患了癌症。醫生反復說bone marrow及leukaemia,我不懂什麼是leukaemia,以為是骨癌。他們說目前還不能確認我得的是哪種型號,治癒率有多高也不清楚,只有等到更詳細的檢查結果出來後方可知道。兒子與醫生用英文聊了一段時間後忍不住哭了起來。我勸他不要哭。我說我死不了,一個將死之人一定會有一些預感,我感覺好好的,沒有任何將死的感覺。

但醫生說我目前的處境非常危險,還說幸虧我沒有去上班,也沒有去拔牙,否則只要傳染疾病或者有摔跤,我都有可能死亡,因為我幾乎沒有任何免疫力,血小板極低(只有6),隨時都有可能出現臟器大量出血及腦溢血。他們說我算僥倖,及時來醫院了。2月27日下午,我被送進白血病住院部。當我看見住院部的牌子上寫著Leukaemia時,我那時仍不知道這就是我們中國人所謂的白血病,直到後來查了字典後才知道。下午做過心臟承受力測試後,我被搬上一個小手術台,醫生在我的右上胸開了兩個小洞,埋進去三個輸液管,說是便於輸液及抽血化驗。一天當中身體上便被開了三個洞,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從小到大身上從未被開過小口子。就這樣,我被重新送回白血病住院部後,便24小時不停歇給我輸液體。在加拿大醫院很少給病人輸液,可見我的狀況很嚴重。

那天夜裡我突然大量尿血,人一下子就不行了,身上沒有一點力氣,渾身發冷、發抖、抽筋。護士說她已經報告給夜間值班醫生我尿血的事,明天白天會給我輸血及血小板,今天夜裡她會特別觀察我的變化,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她給了我一個尿壺,說不要去廁所小便,以免摔倒。她又說,我若實在不願在床上小便的話,她可以扶我去廁所。由於渾身疼痛而無法入睡,迷糊當中我聽到護士多次呼喚我的名字並給我測體溫及心跳。我想該不會是今夜就要離開人世吧,那樣子連見妻子及兒女最後一面的機會都沒有哇。我反復在腦子裡設想我要是死了的話,妻子及一雙兒女怎麼生活。妻子一個人養育兩個孩子,她一份工作的收入估計難以支付所有開銷,她可能得做兩份甚至三份工作。兒子想讀醫,學費從哪裡來?女兒只有兩歲,沒有父親的孩子長大後會不會自卑?妻子一個人能否有精力教育好女兒。妻子隨我來加拿大,沒有過幾天安穩日子。我平日裡忙著上班,因路途遠一般都很晚回家。妻子除了上班外,照顧孩子及家務基本上也都是她一人做,很辛苦。我對她照顧不夠,這麼快就離開人世我虧欠她太多。我很後悔身體好的時候沒有照顧好妻子,讓她跟著我受了那麼多罪。想著想著眼淚就禁不住流了出來。我想我要是不死的話,一定要對妻子好一些,自己多做些家務,讓她多休息。過去有些同事及朋友我對他們也不夠好,我想要是不死的話一定要對他們好一些。有些朋友夫妻長期鬧別扭,我很遺憾沒有盡到做朋友的責任,沒有好好勸誡。他們有精力鬧別扭,卻不懂得珍惜生命,不懂得理解關愛對方,要是跟我一樣躺在病床上,什麼也不能做,想吵架卻沒有力氣,只有眼睜睜等死時,他們就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遺憾。一個將死的人方能明白活著多麼美好,即使再苦再累,活著總是有機會做自己該做的事,關愛該關心的人,彌補自己過去的過錯。活著時就該將每一天當作生命的最後一天,活一天就當珍惜一天,活一天就當感恩贊美神一天。

我想,臨終前得與神溝通一下才行,於是我硬掙扎著爬起來禱告。我說:“神呀,你現在就帶我走,雖然我有很多的遺憾,有很多的事未了,但我能放得下,我不遺憾,不恐懼,我高高興興跟你走。我們在世上有苦難,我相信天堂裡有平安。你在我四十多歲時賜我們女兒,我真的很感激,她雖只有兩歲,我相信聖經上說你才是孩子真正的主人,我只是臨時的管家,你肯定安排她比我安排她要好。我不知道你在我身上的安排與美意,也不知道你怎麼安排我的一雙兒女,求你能讓我在臨死前明白這些。”我禱告後不久,想起教會有個錢長老(現在已經八十多歲,但看上去就像六、七十歲的人)曾對我說他70歲左右也得過一次癌症,他向神禱告,神說他在世上的事還沒有做完,要他給世人傳福音做見証,不帶他走。我對錢長老並不很熟悉,我猜想這也許是神藉著他給我的啟示吧。神給我經歷苦難,目的是要我更懂得人生,體會神所給我的一切是何等的寶貴,神要我給其他人做見証,祂不會帶我走,所以我還要好好活著,神的恩典夠我們用。

2月28日早上,主管醫生告訴我,說所有的骨髓檢驗結果都出來了,我得的是白血病當中AMLM3型,是最容易治療的一種,而且治癒率高,復發率低。關鍵是看第一個化療對我有沒有用,如果有效果,治療就簡單多了,不需放療及移植骨髓。醫生說我目前的骨髓失去造血功能,必須要時常輸血小板及血才能防止內臟出血及尿血等危險。他解釋說輸血小板及血有感染艾滋病等風險,但不輸就只有死而已。護士當天就給我輸了一袋子血小板及兩大袋子血。此後每隔兩三天都要輸血小板及血。

隨後郭彪的太太楊曉燕姊妹發微信給我,說她得知我生病的事後心都碎了。女兒還那麼小,這個家主要還要靠我支撐,她不敢想我要是不在了,兩個孩子怎麼辦。她問我要不要告訴孫牧師,請教會的弟兄姊妹為我禱告,求神醫治。我回想女兒出生時僅五個月大,不到兩斤重,全教會弟兄姊妹一直為她恆切禱告,現在發育得多好哇。我就讓她告訴牧師,請大家為我禱告。孫波濤牧師帶領眾弟兄姊妹便開始時常為我切切禱告,楊姊妹還為我做禁食一天的禱告,其他弟兄姐妹都同心合意流淚為我禱告。

之後,我從3月1日開始做為期七天的第一輪化療。當護士全副武裝(穿專門的大褂,戴防護面罩),拎著標有大黑粗體警告(CAUTION  TO TOXIC MATERIAL HANDLE & DISPOSE OF PROPERLY)標示的化療液體準備給我輸液時,我真的被搞糊塗了。既然這東西這麼危險,不能噴濺在地板上,尿液也要特殊處理,不能直接排在馬桶裡,輸入到人體後對我的臟器及大腦得傷害多大呀(後來發現,我們家我使用過的馬桶座墊都已腐蝕,其它幾個我沒有使用過的馬桶都完好無損)。護士說沒有辦法,患了癌症就得做化療,化療比換骨髓還是要好受多了。出乎意料的是,第一天化療後我那幾天來身上的各種疼痛徹底消失了,不再有頭疼、尿血、牙齦出血、牙齦紅腫、發冷發熱、抽筋打擺子、皮疹等。看來效果是很好的,適合我。感謝贊美主再次讓我經歷祂的恩典!一連做了幾天的化療,我的頭髮照樣很濃密,胃口也好,於是就很好奇地問護士,為何別的病友都沒有頭髮,我卻不掉髮,而且胃口還這麼好?護士笑著說,時間還不到,過不了幾天你就會連一根頭髮都不剩,而且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果然如護士所說,七天化療快結束時,胃部時常漲得難以忍受,想打嗝卻怎麼都打不出來。有時正在呼吸當中,由於想打嗝卻打不出來,造成既不能呼氣也不能吸氣,人就像快要窒息了一樣。夜裡常常因為胃部漲疼無法睡眠,只好坐在床上禱告。頭發也很快都掉光光。全身再次出疹子,搔癢難忍。既不能吃也不能睡,也沒有力氣走路,看到微信裡朋友們外出旅遊或者吃美味食物的照片,我真的很羨慕。

好端端的一個人突然得了癌症,受這麼多的罪,從家庭醫生到認識的朋友都很難相信。住院期間家庭醫生多次打電話詢問病情,她說實在不理解為何會得這種罕見的病。我也多次詢問不同大夫及護士,分析各種可能性,至今沒有大夫能說清楚究竟是什麼導致我得上癌症。醫生及護士只能說我實在太不幸了,因為得這種癌的概率特別低。在溫哥華醫院住了三周後,醫生讓我出院接受鞏固治療。醫生說我對於藥物反應很好,我的骨髓已經完全恢復造血功能,估計再做幾輪鞏固治療就可以痊癒,不再需要移植骨髓。出院後做了兩輪化療(每輪七天)後醫生說我已經痊癒,可以上班。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我得一場癌症,在三個月裡便治癒了。我是目前我所認識的白血病患者當中治療時間最短的,多數病人都治療了一兩年,我認識的基本上都做骨髓移植。

出院後我去醫院主要由義工司機接送,我因而認識很多司機。好多司機相信神,約一半司機都得過癌症,現在治癒了。司機當中七、八十歲的很多,你根本就看不出他們像七、八十歲的老人。他們常給我講他們的故事,從談話當中可以看出他們是帶著感恩與喜樂做義工。有一位七十多歲的白人義工司機,他曾是溫哥華一所有1200個學生的小學校長,他很喜歡那份工作。可惜29年前他由於心臟病不得不放棄那份工作,他再也沒有做校長。在這期間,他的兩任妻子都先後由於癌症而離世,他經歷了常人無法想像的痛苦,但正是在這期間他學會了如何面對這些痛苦。他的心臟病好了之後,卻又患了白血病,更不幸的是他患上的白血病是不治之症,醫生說他隨時都可能離開人世。他每天都得吃藥,藥物造成他的腎臟嚴重損壞。他說他患這種不治之症的白血病已經14年了,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他這個一直在生命線上垂死掙扎的人居然已經兒孫滿堂。他給我講他的故事時,看得出他很平靜喜樂。他說你活著就得感恩。

經歷這次病災,雖然身體上飽受各種痛苦,但我對疾病、錢財等更為淡定,對生命的主宰也更加感恩。我明白神給我們的一切都是最好的。無論是生、是死、是福、是禍,只要是神給的,都有祂的美意在裡面,只是我們人由於狹隘渺小,總不能明白祂的美意。你的生命是神給的,這點你要心存感恩。祂給你生命也有權收取你的生命,約伯記中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多數人都渴望長生不老,但只要你活在這個世上,無論你擁有喬布斯一樣多的財富或者奧巴馬一樣大的權利,如果不仰望神,你照樣擺脫不了凡世紛塵帶給你的無盡痛苦與煩惱。很少有人不怕死,尤其是當你的子女還需要你照顧撫養的時候。但如果死是神賜予你的,你當心甘情願,毫無掛牽地接受祂的美意,神在每個人身上都有祂的計劃。因為神是孩子的主人,你只是臨時的管家,哪有全能的主宰不如你這地上的管家對孩子更好呢?死是要你脫離世上的負擔與苦難,因為只要你活在這世上,你就有苦難。只有跟隨神進入祂的天國,你才能永享平安與安息。神若使你在地上福杯滿溢時,你更當心存感恩與贊美,因為你是祂所造,沒有祂的庇護,你什麼都不是。你不過渺小得如同一粒沙子,你源於泥土也終將歸回於泥土。神許可災難臨到你時,是要你變得更堅強。你要是一直都像那溫室裡的花朵,任何風吹雨淋都會將你摧毀。當你仰望天空,呼喚全能的父,承認你是祂所造,祂給你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時候,無論你身處何境,你必心存喜樂與安寧。

人這一輩子免不了會有各種災難和坎坷,沒有災難和坎坷就沒有人生。女兒已經經歷了一般嬰孩不曾經歷的苦難,父親又得了一場癌症。在常人眼裡,我們這個家真的是多災多難。但你如果明白真理,你會知道苦難也是一種祝福,因為祝福的真意就是無論你遭遇何事,你和神的關係越來越近。苦難能磨煉人的意志,使人更加堅強。苦難使人更加珍惜生命,珍惜親情、友情。苦難使人生更豐富多彩。苦難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依靠和永恆的盼望。主耶穌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在我裡面有平安。”只有當我們全然信靠主耶穌,將一切都交托給祂時,我們活在世上就有依靠和盼望。因為祂不單單賜給我們生命,使我們有人世間的生活,祂也賜予我們永生,一個永恆的新生命,在天家才有一個沒有苦難的生命永遠和神在一起。正是這個永恆的生命使人在這個世界上的短暫生命有了意義,因為上帝給了我們一個永遠的家,這個家超越了這個世界。因此,即使我們活在這個有苦難的世上,也要對擁有的每一天心存感恩,活一天就要感恩贊美主一天,讓我們更加認識我們生命的意義,回應那為我們受苦的主對我們的拯救,我的生命是屬主的,我要為祂而活,每一天敬拜那為我捨命的主,我餘下的日子讓祂居首位。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