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一條從沒走過的路

盧潔香

曾經有人說過宣教是用腳步去踩踏荊棘,是“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以弗所書6:15)。我在柬埔寨宣教所走過的路正是這樣一條我過去從沒走過的路,每走一步,雖然丈量出如同跋涉者的艱辛,然而腳下卻滴下脂油。

起死回生

一雨成河是柬埔寨金邊市中心多年來的一道風景,只要一下大雨,馬路上大大小小的汽車只能停在路中望洋興嘆。那個晚上,我帶著來自香港短宣隊行在從工廠探訪的歸途上,剛下過的滂沱大雨將馬路分成一道道小河流。我們開著一輛十五座的面包車,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腳底能感受到車子下面水的晃動,車子隨時可能拋錨。就在我們擔心之時,車子果然在水中死火了,司機一次次重新打火,試圖將汽車重新發動,卻一次次失敗。

 我問車上的弟兄姊妹怎麼辦?幾位年青弟兄奮勇當先說:“我們下去推車!”我推開車門,外面一片漆黑、只見被雨水淹沒的馬路波光粼粼,一望無際,會被錯認為是湄公河的支流。我心想,下去推車要推到什麼時候才是盡頭?又想起不久前香港一隊短宣隊在金邊市夜間遇劫,所有成員的貴重物品包括護照都被搶走的情景,心裡不禁發毛。在猶疑中我對他們說:“我們禱告吧!”眾人即時附和“好啊!”“誰禱告呢?”“誰提出來就誰禱告吧!”除依靠主以外別無出路,我便開聲向主禱告 “主啊,祢是一位在江河開道路,在沙漠開荒泉的主,在祢沒有難成的事,求祢在這時刻幫助我們將車子發動起來!”禱告之後我滿有把握地說:“開車!”司機隨即把放在開關的車匙轉動了一下,車子立刻就發動了,“哇啊!”一片掌聲與歡呼聲,接著我們一路上歡欣地唱著:“Sing Hallelujah Praise the Lord,Sing Hallelujah Praise the Lord、……(唱哈利路亞讚美主)”神垂聽了我們的禱告,保守我們平平安安回到住處,真實經歷了汽車在汪洋中行走的奇事。

平靜風浪

這是金邊恩典堂第一界生命營,我們按原計劃在海對面的一個小島上燒烤,午餐後啟程回營地。四十多位弟兄姊妹分別乘坐上兩艘小機帆船起程。陽光洒滿了大海,海水波光粼粼,點點碎金,無比美麗。突然,天驟然黑了下來,原本平靜的大海隨著強風舞動,如同情緒變化的小孩,海水一會兒高,一會兒低,接著豆般大的雨點噼噼啪啪傾倒下來;過了一會兒,一米來高的大浪一個推著一個奔騰而來,海水好像一匹匹飛馳的駿馬,又如一條暴怒的白色巨龍。眾人之前那欣賞藍天、碧水、金沙灘的愜意剎那間蕩然無存,乘坐的小船在大海中顛簸,隨時有翻船的危險,船上卻沒有一件救生衣和救生圈。坐在我旁邊的同工悄悄對我說:“我們的船迷失方向了”,我微微點頭回答:“知道了,但不要告訴弟兄姊妹,免得大家驚慌。”

船上一位年輕的母親在嘔吐,我手上抱著她的孩子,心裡暗暗對主說:“主啊,我一人死了不要緊,但這麼多弟兄姊妹的生命是何等寶貴,求祢拯救我們!”狂風暴雨將小船推上浪尖又推進海的深處,在波濤洶湧中弟兄姊妹不僅沒有一人驚慌,反而迎著風浪同聲高唱〈主是我力量〉:“主是我力量,我力量,主是患難中力量。主是我幫助,我幫助,主是隨時幫助。主是避難所,我避難所,主是堅固避難所;大海翻騰,大浪戰抖,但我們卻不害怕。喂哦,喂哦…… 。” 後來才知道,另一首船的船尾那時候已開始漏水,弟兄姊妹一邊用器具將水從船裡舀出去,也一邊繼續高唱〈主是我力量〉。雖然兩艘船的弟兄姊妹在風浪中聯絡不上,但同感一個靈,同唱一首歌,同一個禱告。經過約40多分鐘在大海上與大風大浪的搏鬥,兩艘小船終於平安到達目的地的海岸,船還沒有停泊好,我就忘乎所以地從船上跳下水,裝在衣兜裡的手機錢包都全泡湯了,高興啊!

白日飛箭

結束短宣後我回美國述職,途中在日本東京轉機。在東京機場候機室,沒有了在柬埔寨那一種常常戒備的緊張,感覺到好不輕鬆。還有一個多小時才登機,我拿出《聖經》隨意翻開,剛好翻到〈詩篇〉九十一篇:“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就在這時候,一條鐵棒從高處直飛而下,不偏不倚正好擊在我右腳的大拇指上,痛到我淚水都出來了。我撿起鐵棒,有筷子般粗,比筷子還長,如同奪命飛鏢。看見的人都驚呆了:“這是要命的,你真幸運啊!”

當時我很生氣,以為是那一個淘氣的小孩闖的禍;我四處尋找,沒有見到小孩,卻見到從樓梯上走下來的一位中年婦女正非常緊張的看著我,原來是因為她手推的一部輕便折疊行李車,上面還放著一個行李箱,就在走下來的時候,那扣著行李的皮帶突然鬆掉,造成行李車上的一條鐵橫拴就像箭一樣從上而下向我射了過來。我手上抓著那鐵枝,已明白箇中原因,心中的生氣立刻成為讚美,我噙著淚水歡欣地說:“主啊,我讚美祢!”就在我贊美的時候,有一句話如同鴿子般飛來:“你也不怕白日飛的箭!”好窩心啊!這真是白日飛的箭,主啊,我感謝祢!”我怔怔地站在那裡忘情地讚美,站在旁邊的人見我不僅沒有去責怪追究那婦人,反而滿口喜笑,都以為我受驚過度了,很不理解的看著我。

驚魂甫定,我重新翻閱〈詩篇〉九十一篇,當我讀到第5節:“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時,我驚呆了。真是那麼恰巧嗎?剎那間,內心充滿了在親近主的時候,神同在的確據與甜美。

宣教的路上,炎熱中掬一把涼水解渴,疲乏中走破了多少雙鞋,雖有人在艱辛受挫前退卻,而阻不住的是腳步是從天上來的異象。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