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尋逃龜記

杜澤

“背道的以色列阿,回來吧。我必不怒目看你們。因為我是慈愛的,我必不永遠存怒。” 耶利米書3章12節

老實說啊,我已經一個星期沒有像今晚這麼嚴肅認真,有組織有紀律且系統地洗過澡了。經過了半個小時的“浴水奮戰”,我對著鏡子,嘿!這小伙兒從裡到外那叫一個透亮,清潔,“毫無指摘”!總之,就是乾淨。

“兒啊,別臭美了。咱家龜呢?”

老娘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從自我滿足和陶醉中回醒過來。

“啊?…什麼時候沒的…不是一直在盆裡呢嗎?”

“…3天….牠不在了”。

上周河北監獄越獄的那檔子事情已經搞得全國人民忐忑不安了,沒想到我們家這龜也跟著起哄,牠也越獄了!

“沒事,甭管牠了,反正就跟家裡呢,撐不下去了自己就回來了”無奈地回復了老娘。

“行了,那你早點睡吧,晚安”。

這隻龜龜是我和哥哥潤從2002年08月02日下午開始養起的。那時牠只有一塊錢硬幣那麼大,現在已經超過普通人手掌大小了。一路以來不管家裡發生多大變化,搬家多少次,各種人來人往,牠都一起和我們頑強地走過來了。現如今家裡房子大了,環境安逸了,牠反而越獄了?我沒忘記牠上次的越獄——那個寒冷的冬天牠在外面被凍得要死,沒人過問,沒人搭理,是誰找到牠,把牠捧回家的?難道牠也忘了每天是誰清早起來給牠切肉;三伏天時候誰騎車給牠出去買魚吃的?忘恩負義的混蛋!想起來,龜心和人心都比萬物詭詐。

你說我容易麼?我養育龜龜,將牠養大,牠竟悖逆我。自己逃跑了?《以賽亞書》裡的話竟自跳進我的腦海中:“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得的槽”。我的龜龜卻不認識我?  

我氣憤+憤怒+不解+無奈。你到底要往哪裡逃跑呢?當我在找龜龜時,《詩篇》的話也進來了:“你往哪裡逃躲避我的面?你若爬到沙發,我在那裡;你若在廁所下榻,我也在那裡”(改自詩139:7-8)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還想讓我把你找回來,你做夢那!說實在的,龜龜你本來就不屬於我家,是我起初計劃以外的,是我撿回來的。“我要按照你所行的報應你”,渴死算了!

但是再一想我們在一起的日子,那些靜臥地板與龜同睡的日子,想起牠“躺”在潤的被窩裡一起睡午覺,想起牠曾經那麼渴慕地看著我餵牠的眼神……心裡發出感嘆——“惡龜死亡,豈是我喜悅的嗎﹖不是喜悅牠回頭離開所行的道存活嗎﹖”沒想到《以西結書》的話也入心了。已經十一點多了,明天還要起早,況且剛把自己洗乾淨。但我和龜龜雖算不得有幼年的恩愛,但龜龜隨我這麼久了,要放棄終是不捨。

我豁出去了,二話不說,跳出舒適的被窩,脫下剛穿上的睡衣,趴在地上,地毯式搜尋地板的每個角落。我呼喚龜龜,“你在哪裡?”心裡感覺,似乎神也曾經如此尋找找。看著自己潔淨的身體被地上的灰塵所沾染,有生以來第一次用烏龜爬行的方式,在家裡地板上俯伏前進尋找牠。許久過後,終於在老娘臥室床頭最深處牆角裡發現了牠。

弱弱的光線射到那骯臟黑暗的角落裡,牠的身體被塑料袋和各種雜物所纏壘,卡在兩個重重的行李箱之間,進退兩難。渾身沾滿了灰塵和污物。塑料袋有規律地脹縮証明牠還有微弱的呼吸。我見牠如此情景,就憐憫牠。暗暗下決心:將來和永遠都不會撇下牠。因為我的神也曾經如此應許:“我必不撇下你為孤兒”。因此我對龜龜說:“背道的烏龜啊,回來吧。我必不怒目看你”。但是龜龜無動於衷。

龜龜啊,你卡在重重的行李箱子下,行李箱又在重重的雙人床下,你怎麼出得來?你怎能自救?人世的壓力和重擔,不也曾讓我感到無法掙脫嗎?我決定號召老娘一起搬床移箱子救龜龜!果然龜龜有救了!神說:“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何等像這情形。龜龜不知道我的心,但是牠的心裡一定很著急。牠沒出聲叫我,但我已找到牠,並且知道牠很辛苦。神也是如此,所以祂讓耶穌來找我們。我們不知道怎樣幫助自己時,神就親自來救我們,幫助我們了。

捧著龜龜,我直奔廚房水池,放滿水。小家伙“鱉”足了勁兒玩命喝水啊,身上的灰塵也隨之洗淨。我打開冰箱門,拿出冷凍的牛排,切開它,把肉塊放在手心裡使其融化。老娘說時辰已晚,明早再解凍餵之。我的心卻有如見到浪子回家的老爹,迫不及待地要把最好的東西都拿出來給牠。天父對我們的心,不也是如此嗎?我的手變得冰涼了,肉卻暖了,但是龜龜知道我是如此地愛牠,願為牠犧牲嗎?

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因為一隻烏龜而感謝上帝;更值得感恩的是, 我知道自己曾經像龜龜一樣,遠離上帝,迷失在世界裡。前我失喪,今被尋回。如開頭所云,老娘那個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從對著鏡子自我滿足和陶醉中回醒過來;也願我呼喚龜龜的聲音,把你從帶著面具低沉昏睡的日子裡喚醒。

作者簡介:作者剛從北京來溫哥華讀神學。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