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真理使我得自由

肖丹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2)這是我最喜歡的經文之一。這自由,是心靈的和諧舒展、知足常樂,是不受外界萬事萬物干擾的內心穩定和平安。我原來以為這種自由可以從經驗、從書本中尋找到,可是一直無法有效解決內心常有的糾結和矛盾,直到我走近教會,遇見道成肉身的耶穌,聽見從天而來的真理,才知道自己被自己的罪和無知捆綁。

我在2011年11月走進UBC校園浸信會。雖然我一直認為有信仰是一件特別幸福的事情,但我卻不是一個容易蒙福的人。由於習慣於理性思維,以及浸淫於中國無神論和傳統文化多年,我一直在神的窄門外徘徊了三年半之久。在信仰尋求的道路上,有幾個主要的問題讓我裹足不前,我願意在這裡與眾兄弟姐妹簡單分享:

一、這個世界究竟是否有神的存在

由於從小所受到的唯物主義教育和中國傳統文化的熏陶,按照我一貫的思維定勢,我一直在試圖通過尋找神跡,來讓自己相信神的真實存在和基督教信仰的合理性。直到前不久,我看到大陸神學教授何光滬先生在一篇文章裡,引用哲學家麥克因泰爾的一段話,才讓我醍醐灌頂:“如果我們能夠造成邏輯上有力的論証,就會造成那麼一種不容人選擇的不確定性:凡有証明之處,便無選擇。對於歐幾里德的結論,我們不是自己選擇去接受的,我們只是看到他的証明之嚴謹才去接受的。假如上帝之存在竟然能夠証明,我們就會被剝脫自由選擇去愛上帝的可能性。”也就是說,既然信仰是自由意志下的產物(有可信可不信的選擇自由),那麼証明其有就會使人徹底喪失人作為人的自由意志,意味著喪失了人之為人的根本。所以基督徒是因信蒙恩、因信稱義。至此,我認識到人類和自己理性的局限,願意去相信神的真實存在並且愛祂、順服祂。

二、宗教信仰和心理學的關系

在定期參加教會活動三個月之後,我內心漸漸平安,脾氣也慢慢變好。其實當時我並未覺得教會活動有什麼特別之處,我也還在質疑神的真實存在,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不知不覺有這樣的內心改變?我對信仰背後的心理學機制產生了好奇。通過思考,我發現兩者之間的最大區別之一是:基督教信仰強調人和神的關系,以及神的絕對權威;而心理學強調以人為中心。接著我又以為,如果順服神而違背自己的心意,是否會給自己帶來心理上的衝突?這個問題糾結了很久。後來我漸漸明白,如果你是真心地愛神,這種衝突就不會存在。打個不大恰當的比喻,我不喜歡做飯,但給我兒子做飯卻是歡天喜地和充滿熱情的。也就是說,當你真心愛神仰望神,順服只會給你帶來平安喜樂。並且心理學本身也認為,宗教信仰是一整套心理學機制,是現代精神分析和心理學的源頭。所以說,神洞悉和掌管世上的一切,祂深諳人的內心活動方式,創造了教會這個屬神的家,並通過崇拜、各種團契、讀經和其它教會活動讓肢體在裡面得到造就、安慰和心理療愈。

三、面對無緣無故的苦難,我們究竟該怎樣理解

我們從小所接受的教育,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雖然我們也常說: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沒有人真心願接受這樣的結果,人們都希望付出就會有回報,努力就可心想事成。但是,現實世界常常給我們無緣無故的苦難:如印度洋海嘯、汶川大地震、我媽媽因車禍的突然離世……。我曾經為此非常的不服氣,常常質問神:“你既然創造了我們,如此地愛我們,為什麼要給我們這些無緣無故的苦難?”當然我一直沒有得到神的回答,直到讀到〈約伯記〉。神通過〈約伯記〉告訴我們,自從亞當夏娃偷吃禁果,人類就犯了罪,與神隔絕。神掌管萬有,是整個宇宙的主宰,當然知道並且允許苦難存在。如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類可以解決自己的問題,上帝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人類沒有資格質疑神,只能坦然接受一切苦難。

但重要的是神並沒有因此離棄我們,祂通過祂的獨生愛子耶穌上十字架,用祂的死擔當我們的過犯,用祂的寶血洗淨我們的罪,從而讓我們能來到神的面前,與神和好,叫信祂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所以人生無緣無故的苦難雖然不能避免,但卻可以超越;在神的愛裡我們雖有苦難但得到的是醫治、救贖和平安。因此對任何事情,我們都當盡心盡力、全力以赴、有始有終去做,然後坦然接受神的安排。

當內心的這些困惑逐漸清晰之後,我還欠一個契機讓自己最終實現生命的根本轉換。這時候正好碰到我兒子Jeffery今年申請大學。由於兒子近乎偏執的執著,他孤注一擲地只申請了美國最好的流行音樂學院-- Berklee College of Music一個學校,因此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壓力。在他即將面試那段時間,特別是等待錄取結果的前幾天,寢食不安、焦慮低落、情緒波動極大。我明白他的擔心和焦慮:他沒有參加過任何考級、沒有名師推薦信、沒有任何表演經驗,只有自學和刻苦的練習。如果不能被錄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不但對未來將一片茫然,而且還會對他的自信心造成極大打擊。我擔心他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又不知道怎樣能幫得到他,深切感受到人自身的脆弱和有限。那一刻我膝蓋一軟,終於轉身跪在了神的面前。我流著淚不住禱告:“親愛的天父,我知道祢在我兒子Jeffery身上有著美好的旨意,請祢按照祢的旨意成就他;如果不能也請祢給我兒子的試探一定也是他能承受得住的。”感謝主,神真的垂聽了我的禱告,第二天晚上兒子收到了唯一他申請的學校錄取通知郵件。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西方學者斯特倫所說:“根本轉換,是指人們從陷於一般的困擾(罪過、無知)中,徹底地轉變為能夠在更深的層次上,妥善地處理這些困擾的生活境界。這種駕馭生活的能力使人們體驗到一種最可信和最深刻的精神實體。”生命有了這樣的根本轉換,就徹底脫離了人類罪惡和無知的捆綁,獲得身心靈的真正自由。只要我們信靠神,即使我們現在站在陰溝裡,也能獲得仰望星空的力量。我也希望自己能漸漸活出基督的樣式,以生命影響生命,讓兒子最終也能走上神所喜悅的道路。

最後,我要感謝:給我傳福音的卓薇姊妹(她現在在成都已經是師母了),我們教會的吳牧師吳師母、高牧師高師母、劉紅牧師夫婦,以及教會所有的兄弟姐妹。因為你們的帶領、扶持和幫助,才讓我不至於在信仰尋求的道路上徘徊太久。求神紀念大家所付出的心血和愛心。

作者目前在UBC校園浸信會聚會。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