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不一樣的人生

潘春華

來加拿大之前,我不太了解關於耶穌的事,有的也只限於從一些翻譯小說裡對於教堂和傳道士的描寫,或只把他當成小說故事的背景來理解,一直認為這是外國人的信仰,與自己沒一點關系。

1989年我來到了溫哥華,在朋友的帶領下,去了溫哥華聖道堂的主日崇拜;第二年, 先生和孩子也來了,我們經常參加教會的一些活動,包括以大陸人為主的“但以理團契”的活動。聖道堂有一位盧弟兄,非常有愛心,曾經來我們家裡,給我們講神的話語,給我們送福音書。那時候我們初來乍到,要解決溫飽, 首先要忙於學習英文、找工作、學習專業,沒有認識到只有主耶穌才是我們唯一的依靠,所以對去教會的態度忽冷忽熱。

我先生在上海是機械工程師,在這裡很難找到專業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西人公司的機械工作,但是還不到一年,公司經濟情況不好,他就失業了,所以他情緒非常低落。那時我們開始學習向主禱告,不論遇到什麼困難,和無助的情況下,我們都會向主禱告求主幫助。我們的主聆聽我們的禱告,憐憫我們, 一直看護著我們。

在上海我曾在婦產科醫院工作過,親手接生不少小孩。因此我對新生命的到來充滿好奇,也認為這是人類自然延續的途經,但卻從來沒想到這是神所賜的生命。在溫哥華我找到的工作是在老人院做看護,從過去迎接新生命的到來,轉換成要照顧那些需要長期護理的老年病人,還有處於生命最後階段的老人家, 也就是臨終關懷。在23年裡,我不知送走了多少位老人家。我工作的老人院是 Fair Haven United Church Nursing Home。 在溫哥華,進入養老院也像進學校一樣,是劃區分配,所以就有不少來自中國的老人家住進了這間養老院, 佔老人院的30%。他們中間有很多人講廣東話和台山話。許多老人家將離開世界的前幾天, 就會變得很煩躁,表現出非常痛苦,極其恐怖的表情,有的甚至會指手畫腳,好像在和人打架一樣,大聲叫喚著“別靠近我,別抓我!” 。等這些人安靜下來後,他們會對旁人說起那些他們經歷的恐怖的一幕,說鬼要抓他們去下地獄。這些事情在我的工作中是經常發生的。即使是一些其他不同族裔的人也有同樣的情況,他們會對著沒人的空間 ,大叫“go away ,go away !”這時候我們就知道他們的時間到了。經歷多了,我一度認為可能每個人的臨終都是這個情景,但是後來目睹了一位白人老太太 臨終情景,顛覆了我以往的想法。

這位老婦人是 Mrs. Lawton,她的先生是一位牧師。Mrs. Lawton 在她97歲那年走向了生命的終點。那一天,她沒有顯示出一點恐怖害怕的表情,反而是非常的喜樂,十分的平靜。那一刻她的女兒和外孫女陪在她床邊, 我也一直在她身邊。她的床對面是一個很大的窗,只見她雙手高高上前舉著,嘴裡一直在念:“Angel,Angel”(天使),雙手就這樣對著窗戶高舉著,好像在迎接什麼。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她的臉上,她臉上散發著紅色的光芒,眼睛裡充滿盼望的光芒,根本不像一個即將離世的人。就這樣持續了幾分鐘,她才慢慢地放下雙手,臉上充滿喜樂平安,合上了雙眼 。一旁她的女兒對我說:“媽媽被主接回天家了”。我被這一幕看得目瞪口呆,不斷地問自己,真有天使來接她嗎?為什麼她與其他人的臨終反應不一樣?為什麼她是那樣地開心,那樣地平靜和喜樂?這些問題在我的心中留下深深的問號,直到去年6月的一天,我去參加了馮秉誠牧師的佈道大會,因為聽說偉川師母也會去。

自從聽說偉川師母生病了,是癌症,我心裡就非常難受,心想這樣愛主的師母,全心全意到處傳福音,是我們初信主的人的榜樣和力量,神怎能讓她生病啊?我猜想她一定很憂傷難過,誰能經得起這種壞消息的打擊啊!回想起我自己的姐姐,在她46歲那年知道自己得了晚期肺癌,第一個星期就一下子瘦了10 斤,精神狀況完全失控了,還企圖自殺。我回國去看她的時候她對我說她非常的不甘心,因為她16歲的時候,去了新疆建設兵團在那裡待了30年。好不容易總算回到上海,兩個小孩也跟著回來了,戶口也都報在上海,本來好好的生活,現在卻一下子從幸福的雲端掉進痛苦的深淵。那時我只有陪她一起流淚,無法安慰她,最後我很無奈的送她走完了人生的最後一程.。所以每當我聽到有人生病,就會想到我姐姐,因此就很自然地為師母擔心難過。

然而那天當我一走進馮秉誠牧師佈道會的大堂,看到台上兩排正在排練唱詩的弟兄姐妹中就有偉川師母,她就站在第1排的中間。只見她面帶桃色,粉裡透紅,是那樣的美麗,面帶真誠的微笑,非常平安從容喜樂地跟大家一起唱著詩歌,當時我的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我被眼前的這一幕情景深深地感動,在她臉上看不到一點憂傷驚慌害怕,鎮靜自如,她完全不像一般患癌症病人的反應,而且還容光煥發,這是什麼樣的信仰和力量在支持著她?!

就在佈道會接近尾聲,當馮秉誠牧師呼召沒信主的兄弟姐妹上去決志信主時,我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師母看見我走上來,很高興地過來陪我,站在我旁邊不斷用溫柔的手拍著我的肩膀來鼓勵我。她的兒子也在旁邊,我看著他,覺得他還那麼小,應該很需要媽媽的照顧和陪伴。我的眼淚不停地流,師母在旁一直給我遞紙巾,安慰著我。我知道我能夠走上台決志跟隨主耶穌,完全是被師母活生生的生命所感動,是她用自己的生病榮耀了神,喚起許許多多人來跟隨主耶穌基督。就像師母說的,什麼是榮耀神呢?就是要把神的本性活出來,把神捨己犧牲的愛活出來;她說她得癌症是上帝給她最美的禮物,最愛的禮物,她說生命如四季,冬天不是盡頭是另一個春天的期待。我終於信主了,我看見神在我身上的奇妙的帶領, 讓我看見身邊活生生的見証。

就在這次決志以後,我參加了王勇傳道的真理探索主日學,對於信仰有了基本的認識, 之後又參加了Pat Pius 弟兄帶的基要真理的主日學。在系統的學習中因聖靈的帶領,逐漸地改變了我的三觀,即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其中基要真理主日學中,最生動的事是老師給我們看了一張圖,圖上有兩個大圈。第一個大圈的中間有一把椅子,椅子上有一個S代表是自己的意思,說明不管做什麼事都以自己為中心;另外一個大圈,中間也有一把椅子, 椅子上有個十字架,這大圈裡的其它空間也都是十字架,說明了信主以後是主為你當家做主,什麼事都以十字架為標准。這個圖示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後來我還參加了大偉弟兄帶的羅馬書主日學課程,其中因信稱義,與神合好的信息我也感受很深。回想我這麼多年雖然斷斷續續去教會崇拜,但從來沒有真正用心學習神的話語,在沒有和神和好之前就是罪人; 只有相信神為了赦免我們的罪,用祂獨生子耶穌的寶血洗淨了我的罪,讓我能夠領受主的恩典,我的生命才有盼望。

從信主到受洗,我很感謝牧師和師母以及教會裡的很多弟兄姐妹一直以來對我的關心和鼓勵。我還要特別感謝我的先生陶弟兄。以前我們有時會吵架,他會發脾氣,但在他信主以後有了很大改變;我們的“戰爭”也少很多了,他還主動地承擔家裡的一日三餐的重擔, 開始像個大家印象中的“上海男人”了。過去他一直在跟我分享《聖經》,開導和啟發幫助我信主,給我講耶穌基督怎樣愛人。那時我會說他這種狀態就是“鬥私批修”,我常跟他說,為什麼我不看當下的時事新聞而卻要看幾千年前的《聖經》?但感謝主,在他潛移默化的影響下,我不知不覺改變,開始向主靠攏。這是我要感謝他的原因。神藉不同的方式開啟我的心,我能夠受洗,要感謝主一路的幫助, 讓我完全地歸向祂。

我想對還沒接受主的朋友們說:當你的心靈和生命轉向基督時,當你接受耶穌基督為你的救主時,你的心靈和生命都會改變;在基督裡的人是能夠重生的,凡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就必得救。當我受洗時,我把身體埋在水裡, 是把過去的我全部拋棄掉,埋葬掉;我從水裡起來後,就表示我是一個全新的人,是一個重生得救的新生命!有主耶穌住在我心裡,我是一個何等被祝福的人!願你也成為一個被祝福的人!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