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遊子歸家永不遲

賀志雄

今年7月29日,在碧水藍天、風景如畫的Buntzen湖畔,在充滿愛的氛圍下,在眾多兄弟姊妹的見証下,在神的大能護佑之下,一個在海外飄蕩多年的遊子徹底放下了自己,把有罪之身交托給了全能的主耶穌基督,從此開始了新的人生起點。我很想跟大家分享我的心路歷程,原更多的靈魂像我一樣得救。

我是在文革喧鬧聲中降生的。多年來一直接受無神論的教育,和中國大陸絕大多數知識分子一樣,我堅信這才是人生唯一的正道。從1996年開始,我曾經多次踏足於泰國北部名城清邁,與當地信奉基督教的泰國學者們展開了廣泛的交流與探討,涉及領域包括艾滋病、跨邊境人口拐賣、吸毒、禁毒、鴉片替代以及艾滋孤兒等社會問題。當時我並非基督徒,但這些泰國學者卻給我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每每我去到清邁,他們都用極大的愛與熱情歡迎我,讓我感受到了耶穌基督的愛的情懷。

2000年寒冷的秋冬季,我帶著兒子來到了夢寐以求的求學聖地麻省。新英格蘭是大同教(亦稱巴哈伊教)的中心,周圍接觸的很多本地人給了初來乍到的我們極大的幫助和呵護。在求學期間,我參加了多次基督教的家庭聚會、查經,但卻因為唯物主義的緣故,一直不能信服耶穌竟然能死裡復活,故而一直逡巡不前,難以跨入信仰基督的門檻。

移民來到溫哥華之後,前後接觸過很多大溫地區的基督教會,這個期間也參加過多次大同教的家庭聚會,還去過佛堂參拜,但這一切冥冥之中都不能讓我偏離主耶穌的感召與大愛。

一年半前,在工作當中結識了一對基督徒,他們一直鼓勵我去領受教會生活。他們對主堅定不移的信心,以及與疾病的頑強抗爭,都深深激勵著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醫院為即將接受癌症切除手術的高偉川師母做翻譯。孫牧師和師母伉儷情深,面對病魔的肆虐,卻笑談人生、從容以對,繼而把病魔視為神的最美的禮物,滿心歡喜地接受手術。這對我來說確實感到震撼,他們身上有何等何其喜樂的心志!接著他們就邀請我去教會聽偉川師母手術前的最後一次講道。我當時回答說,我沒時間去教會,因為我要每周日上山看天,看陽光來舒緩我的情緒;但是師母對我說,你要看造天的那一位才能真正解決心理的問題,於是我就答應她那天去教會看看。

到了周日我如約去了教會,當偉川師母呼召說她有個心願,希望在她手術前在座的還沒有認識主耶穌的人可以走上講台前,由她帶領禱告決志信主時,我終於被感動走上前去。偉川師母看見我走出來驚喜萬分,把我介紹給大家,似乎她的癌症是為我而得的一樣,看見她那麼的高興,我非常感動。

之後不久我得知師母又作了第二次手術,雖然不是我翻譯,但我還是去醫院看望她,接下來我們就常通過微信聯絡。後來我在加略山教會參加了一個半月的新起點課程之後,又踏上了探索基督的道路。在雲南怒江峽谷,我沿著當年傳教士富能仁走過的足跡,深切地領受到了當地基督徒無比喜樂的生活。有個傈僳族司機如是說道:“我是基督徒,不抽煙,不喝酒,每個禮拜去教會,唱贊美詩,聽牧師傳道,教育家人一起信主,走正道,我心歡喜。”這正是道出了我這個遊蕩多年的遊子的心聲。

去雲南後我又隻身一人來到了以色列。短短的十天時間內,我再次對耶穌基督的偉大救恩有了更深入的認知。從基督的出生地伯利恆,到拿撒勒天使報喜堂,從加利利海,曲折輾轉找到耶穌行神跡的迦百農五餅二魚,我沿著耶穌傳道之地,一直到達他最終受難的耶路撒冷,苦路十四站,我這顆遊子之心終於找到了最終的歸宿。

從今以後復活的耶穌將永遠成為我這個浪子的救贖!我願一生跟隨主的腳步,感恩主愛用祂各樣的方式把我尋回。偉川師母也為我的洗禮感恩;她說,沒想到她的癌症有很多的功用,她最感恩的就是神借用她的癌症把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帶進教會洗禮,從此永遠歸向祂。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