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天才畫家 達芬奇

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這個名字可能很少有人不知道,不熟悉繪畫作品的人也大都知道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偉大畫家,著名的〈最後的晚餐〉和〈蒙娜麗莎〉都出自其筆下;他是文藝復興的巨匠之一,也被認為是他所處時代的先驅,但很少人知曉其內心之世界。

達芬奇才智出眾,他研究如何用線條與立體造型去表現形體的各種問題,並運用這種方法來研究解剖學與山脈的形成。他無論幹什麼總要達成其目的,非使問題得到解決不可,如“構圖問題”、“造型問題”、“表現問題”等等,他花了許許多多的心力去探索解決。在他的畫作中,無論是色彩或是畫面的結構,都是屬於一流的水準,所以有人稱他是偉大的色彩畫家,也有人稱他是偉大的素描畫家。

無疑,達芬奇是一個天才的畫家,這是有目共睹的,其筆下的人體結構畫得非常準確,他的關於立體面結構的知識給當時人和後人都有很大的啟發,他在繪畫上的貢獻實在很大。然而,達芬奇不只是一個藝術家而已,現今我們很難想象,他竟然還是一個出色的科學家、文學家、詩人、音樂家、哲學家、工程師和發明家,在其科學筆記中,後人發現有“太陽是不動的”等研究成果的紀錄。以其這種科學的背景,他自然就會使其藝術創作的人體,空間以及大氣與地質的繪畫出奇制勝,不能不令人震撼。

雖然如此,我們從其作品中也同時看到其個人信仰的危機與進程,在其早期作品〈賢士來朝〉中我們不難發現他要表達的人物內心的複雜世界,這幅作品原本是表達聖經中東方三博士在一顆星的帶領下去朝見耶穌的故事,卻沒有傳統中的馬槽,不象是古遠的歷史,而是當時的“現代”式生活表達,他重點刻畫出哲學家面對聖嬰的理性之懷疑與沉思,並且也刻畫了周圍人的飢渴表情,他們都在切切尋找生命的意義和真正的世界的光。在這個朝聖的過程中充滿了對人生的追尋,流露出他對耶穌降世這一歷史劃時代的最大事件的懷疑。

因著其此一時期信心的危機也造成了他心情的抑鬱,而長時期作品不能完成,同時他也一直在研究新的繪畫技巧,也使其作品快速剝落,所以他留下的作品並不是很多。其非常著名的作品〈最後的晚餐〉記錄了《聖經》馬太福音26章所講的:“到了晚上,耶穌和12門徒座席。正吃的時候,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他們就甚憂愁,一個一個的問主說:‘主,是我嗎?’”

這樣一個事件,達芬奇竟然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起草這幅畫,而真正開始繪畫到完成,也用了三年的時間。為什麼用了這麼久的時間呢?因為他一直在苦苦思索,如何表現出《聖經》中耶穌說:“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這句話對大家的特別反響。他要在這裡表露出每個人的心靈的最深處,通過動作和表情來展現其不同內心的狀態。後來,他將餐桌置於畫面的正前方,這是文藝復興時代典型的構圖形式,他也用文藝復興時代所盛行的透視法,透過天花板,地板勾勒透視線條,把所有線條匯聚於基督的頭部,即畫面的正中央,其線條明快清晰,形成對稱的協調與平衡。

他筆下的12個門徒的反應都很獨特,其表達淋漓盡致,惟妙惟肖,仿佛一場心裏話劇,他抓住了最關鍵的人物衝突之狀態,似乎在其瞬間用攝影的方法抓拍到每個人物的情緒反應最高潮。從每一個人的手勢,表情他都把握得恰到好處;為了尋找出賣耶穌的猶大的形象,他居然跑到街上去暗暗細心地觀察一些流浪漢或無賴的表情,試圖抓到其特徵。於是,他對每個人的特徵刻畫都覺得滿意了,但其筆下的耶穌與畫中的12門徒相比就不是那麼理想了,他希望將耶穌描繪得極悲傷又極順服,但卻無法很好的掌握與體會當時耶穌的心情;他用透視法,使耶穌成為作品的中心,使從窗口射進來的光線投射在耶穌的身上,但盡了全力去刻畫耶穌也還是不能令人滿意,而在眾人中間的背叛者猶大座位在耶穌的身邊,使他背光在黑暗處,以烘托出其心理的陰暗與詭詐,其意在說:“與我同桌吃飯的人要賣我”,他著意表達如此的主題。

達芬奇晚期作品最有名的是〈蒙娜麗莎〉,成為羅浮宮鎮宮名作,世界聞名,他試圖透過“微笑”來傳達一種神秘的體驗,在微笑的背後充溢著不能把握的神秘特性,是一種似乎永遠也無法掌控的自然之美,難以言表。大自然中太多的奇妙,實在是超越人類的理性,令人震撼,於是達芬奇走向了信仰,他從人文主義走向了信仰的虔誠,從對耶穌的懷疑走向肯定,這令其生命有了奇異的改變。特別是在他臨近死亡的時候,對基督的信仰更加真確。《聖經》說:“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4:18),這信念帶領他走向藝術的超越及對生命本質的認知,是純光的一種照射,是靈魂的再現。

達芬奇的確是一個天才畫家,不僅如此,他還精通其他學科。“天才”意味著才能從上而來,上帝賦予他特別的恩典,使他成為一個世界著名的人,藉其作品從各方面去表達對人性與對人生的理解。他與米開朗基羅,拉菲爾被稱為把文藝復興推向高潮的三位巨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