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公綿羊和公山羊的異夢

但以理書
8:1-27
但以理書8:16 我又聽見烏萊河兩岸中有人聲呼叫說:「加百列啊,要使此人明白這異象。」

1 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有異象現於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見的異象之後。 2 我見了異象的時候,我以為在以攔省書珊城中,我見異象又如在烏萊河邊。
3 我舉目觀看,見有雙角的公綿羊站在河邊,兩角都高,這角高過那角,更高的是後長的。 4 我見那公綿羊往西、往北、往南牴觸,獸在牠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沒有能救護脫離牠手的。但牠任意而行,自高自大。
5 我正思想的時候,見有一隻公山羊從西而來,遍行全地,腳不沾塵,這山羊兩眼當中有一非常的角。 6 牠往我所看見站在河邊,有雙角的公綿羊那裡去,大發憤怒,向牠直闖。 7 我見公山羊就近公綿羊,向牠發烈怒,牴觸牠,折斷牠的兩角,綿羊在牠面前站立不住。牠將綿羊觸倒在地,用腳踐踏,沒有能救綿羊脫離牠手的。 8 這山羊極其自高自大,正強盛的時候,那大角折斷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長出四個非常的角來。
9 四角之中有一角長出一個小角,向南、向東、向榮美之地,漸漸成為強大。 10 牠漸漸強大,高及天象,將些天象和星宿拋落在地,用腳踐踏。 11 並且牠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 12 因罪過的緣故,有軍旅和常獻的燔祭交付牠。牠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 13 我聽見有一位聖者說話,又有一位聖者問那說話的聖者說:「這除掉常獻的燔祭和施行毀壞的罪過,將聖所與軍旅踐踏的異象,要到幾時才應驗呢?」 14 他對我說:「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
15 我但以理見了這異象,願意明白其中的意思,忽有一位形狀像人的站在我面前。 16 我又聽見烏萊河兩岸中有人聲呼叫說:「加百列啊,要使此人明白這異象。」 17 他便來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來,我就驚慌俯伏在地。他對我說:「人子啊,你要明白,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異象。」 18 他與我說話的時候,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來, 19 說:「我要指示你惱怒臨完必有的事,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 20 你所看見雙角的公綿羊,就是瑪代和波斯王。 21 那公山羊就是希臘王,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王。 22 至於那折斷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長出四角,這四角就是四國,必從這國裡興起來,只是權勢都不及他。 23 這四國末時,犯法的人罪惡滿盈,必有一王興起,面貌凶惡,能用雙關的詐語。 24 他的權柄必大,卻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毀滅,事情順利,任意而行,又必毀滅有能力的和聖民。 25 他用權術成就手中的詭計,心裡自高自大,在人坦然無備的時候,毀滅多人。又要站起來攻擊萬君之君,至終卻非因人手而滅亡。 26 所說二千三百日的異象是真的,但你要將這異象封住,因為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 27 於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數日,然後起來辦理王的事務。我因這異象驚奇,卻無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這是伯沙撒王在位的第三年,也就是在夢到四怪獸的年之後,神繼續向但以理顯示將來要發生的事。神真的很愛但以理,愛到一個地步,不能不跟他分享世界的趨勢和權力的走向。就像當年神要滅掉所多瑪和蛾摩拉之前,耶和華說:“我所要做的事,豈可瞞著亞伯拉罕呢?(創18:17)”神的心是那樣渴望和祂可以信任的人分享,我覺得這是很奇妙的一件事,也令人感到十分的溫馨。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感受吧,有想要和好朋友分享的時候。

就像以西結被神的靈從巴比倫的迦巴魯河邊提到耶路撒冷的聖殿裡,但以理也是被神的靈從巴比倫提到書珊城外的烏萊河邊。以攔是挪亞之孫,閃的長子,他的領土即是古代的以攔。大約在今日伊朗的邊,與伊拉克的庫茲斯坦省相隣,是底格里斯河和伊朗高原之間的一片狹長高地,其首都是書珊城。以攔先為亞述打敗,後被波斯併吞,從一個獨立國變成波斯之一省。

以攔省書珊城在聖經中有一點小名氣,因為其風景十分美麗,該地盛產百合花,書珊意即百合花,因此被波斯王選為首都和寒宮所在。當年波斯王亞哈隨魯在此城的王宮豋基,猶太人末底改和後來成為王后的以斯帖都住在這城裡;尼希米在回耶路撒冷重建之前,也在書珊城的王宮中服侍王。

烏萊河是書珊城的一條人工運河,運河本身十分寬闊,兩岸相距九百尺,自北往南,經以攔省的書珊城後,再流入波斯灣的一條河流,但現已改道成為兩條河,一條通過書珊城後轉向西方沒入沙漠之中,另一條則仍流入海。

伯沙撒才上位三年,這個夢裡已經沒有了巴比倫的影子,而是希臘來攻擊瑪代和波斯。在聖經裡,當神希望人明白祂的信息時,往往會一再重覆,且用不同的象徵來加強其信息。在這個夢裡,雙角的公綿羊,就是瑪代和波斯王;公山羊就是希臘王,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王,也就是亞歷山大。但以理形容這隻公山羊“從西而來,遍行全地,腳不沾塵”,正是亞歷山大行軍迅速卓越的軍事行動,多次以寡敵眾擊敗波斯大軍,並在三年間征服整個波斯帝國。他所建立的帝國時間很短暫,卻是當時世界上領土最遼闊的國家,領土橫跨歐亞地區。

波斯國本以公綿羊作國獸,以公綿羊神為國神;希臘人則曾經以獨角公山羊作為他們民族的標誌。像前一章的怪獸和第二章的大像,每一個象徵都和該國的特色息息相關,以表示確實。加百列這位天使,大家可能都不陌生。在路加福音第一章裡,向施洗約翰的父親報好消息,以及向馬利亞通風報信的就是天使加百列。可見天使的生命是沒有年限的。

第22節,加百列說“那折斷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長出四角,這四角就是四國,必從這國裡興起來,只是權勢都不及他。” “那折斷了的角”是亞歷山大,長出的四角就是刮分帝國的四位將領。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只有一個從西流古王朝來的王安提奧古四世和猶太人有關。安提奧古四世本非繼承王位者,但他謀殺了王兄西流古腓羅柏多( Seleucus Philopator ),又將腓羅柏多之子(即繼承王位者)綁架至羅馬作為人質,再威迫利誘各方擁他為王,隨即宣稱自己為“以彼芬尼”( Epiphanes  ,意“顯聖”)(猶太人因他後來瘋狂式的褻瀆神的殿及狂殺猶太人,遂呼他為  Epimanes  ,意即“狂人”,原文只一字母之別),以示他是神托世人間,吸引民眾信奉及擁護,是以加百列說“這四國末時,犯法的人罪惡滿盈,必有一王興起,面貌凶惡,能用雙關的詐語。他的權柄必大,卻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毀滅,事情順利,任意而行,又必毀滅有能力的和聖民。

但以理也說他由小角開始,向南、向東、向榮美之地,漸漸成為強大;高及天象,將些天象和星宿拋落在地,用腳踐踏;自高自大,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等等。安提奧古四世進入耶路撒冷,立即宣佈廢除猶太人的各種宗教節期,焚律法書,禁割禮,凡犯者被判死刑,又將剛受了割禮的嬰孩吊死,當時舉國上下被殺害者數以萬計。一次他在耶路撒冷,於三日內把所有不服他命令的四萬猶太人處死,又將一萬人帶回敘京作奴隸。在聖殿內他設立偶像,強迫猶太人向之敬拜,又在殿內將豬血遍灑各處,大大肆意褻瀆及糟蹋猶太人的宗教生活。安提奧古四世殘害神的選民,因為以為自己高及「天象之君」

二千三百日的“日”字原文作“傍晚與早晨”,各界學者對此段時間有二個不同的解釋:

(1) “傍晚與早晨”是指2300日的總和,即只有1150足日,與7:25的為期相若(但其實相差110日)。1150日即3年加70日(360日等於1年),按史事計算,1150日是從主前107年12月16日安提奧古四世褻瀆聖殿至瑪加比族(Maccabees)於主前165年12月15日潔淨聖殿止(此見解與實際  1150  足日仍有一段距離)。

(2)指2300日,如原文,日夜構成 1 日(如40晝夜就是40整日)。按上文指出,小角就是安提奧古四世,他自登位後便施毒手殘害猶太人,尤在主前167年12月16日在聖殿內設立宙斯(Zeus)神像,強迫猶太人向之膜拜,直至主前165年12月15日才由瑪加比家族帶兵起義,推翻西流古王朝成功的猶大瑪加比清潔聖殿止。在此年倒算  2300  日,那就是主前171年。

據西流古王朝志記,安提奧古四世於主前137年即位,149年駕崩,共6年3月18日,連閏年算在內共有2300日。此異象的內容太深遠了,但以理只是個人,竟因而病了數日,昏迷不醒。他可能與一些好友分享,卻無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異象就是異象,即使有天使解說,也不容易理解。我們這是往後看,才能理出一些蛛絲馬跡。所以沒有看過異象,不必傷腦筋,還真是平凡中的幸福。(今日靈修有部份摘錄自馬有藻牧師著的《但以理書註解》)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