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但以理的禱告和異象

但以理書
9:1-27
但以理書9:17 我們的神啊,現在求你垂聽僕人的祈禱懇求,為自己使臉光照你荒涼的聖所。

1 瑪代族亞哈隨魯的兒子大流士(新譯本:大利烏)立為迦勒底國的王元年, 2 就是他在位第一年,我但以理從書上得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論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七十年為滿。
3 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主神祈禱懇求。 4 我向耶和華我的神祈禱、認罪,說:「主啊,大而可畏的神,向愛主守主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 5 我們犯罪作孽,行惡叛逆,偏離你的誡命、典章, 6 沒有聽從你僕人眾先知奉你名向我們君王、首領、列祖和國中一切百姓所說的話。 7 主啊,你是公義的,我們是臉上蒙羞的,因我們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以色列眾人——或在近處或在遠處被你趕到各國的人,都得罪了你,正如今日一樣。 8 主啊,我們和我們的君王、首領、列祖因得罪了你,就都臉上蒙羞。 9 主我們的神是憐憫饒恕人的,我們卻違背了他, 10 也沒有聽從耶和華我們神的話,沒有遵行他藉僕人眾先知向我們所陳明的律法。 11 以色列眾人都犯了你的律法,偏行,不聽從你的話,因此在你僕人摩西律法上所寫的咒詛和誓言都傾在我們身上,因我們得罪了神。 12 他使大災禍臨到我們,成就了警戒我們和審判我們官長的話。原來在普天之下,未曾行過像在耶路撒冷所行的。 13 這一切災禍臨到我們身上,是照摩西律法上所寫的,我們卻沒有求耶和華我們神的恩典,使我們回頭離開罪孽,明白你的真理。 14 所以耶和華留意使這災禍臨到我們身上,因為耶和華我們的神在他所行的事上都是公義,我們並沒有聽從他的話。 15 主我們的神啊,你曾用大能的手領你的子民出埃及地,使自己得了名,正如今日一樣。我們犯了罪,作了惡。
16 「主啊,求你按你的大仁大義,使你的怒氣和憤怒轉離你的城耶路撒冷,就是你的聖山。耶路撒冷和你的子民,因我們的罪惡和我們列祖的罪孽被四圍的人羞辱。 17 我們的神啊,現在求你垂聽僕人的祈禱懇求,為自己使臉光照你荒涼的聖所。 18 我的神啊,求你側耳而聽,睜眼而看,眷顧我們荒涼之地和稱為你名下的城。我們在你面前懇求,原不是因自己的義,乃因你的大憐憫。 19 求主垂聽,求主赦免,求主應允而行,為你自己不要遲延,我的神啊,因這城和這民都是稱為你名下的。」
20 我說話,禱告,承認我的罪和本國之民以色列的罪,為我神的聖山在耶和華我神面前懇求。 21 我正禱告的時候,先前在異象中所見的那位加百列奉命迅速飛來,約在獻晚祭的時候,按手在我身上。 22 他指教我說:「但以理啊,現在我出來要使你有智慧,有聰明。 23 你初懇求的時候,就發出命令,我來告訴你,因你大蒙眷愛。所以你要思想明白這以下的事和異象。
24 「為你本國之民和你聖城,已經定了七十個七,要止住罪過,除淨罪惡,贖盡罪孽,引進永義,封住異象和預言,並膏至聖者。 25 你當知道,當明白,從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時候,必有七個七和六十二個七。正在艱難的時候,耶路撒冷城連街帶濠都必重新建造。 26 過了六十二個七,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無所有。必有一王的民來毀滅這城和聖所。至終必如洪水沖沒,必有爭戰,一直到底,荒涼的事已經定了。 27 一七之內,他必與許多人堅定盟約;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與供獻止息。那行毀壞可憎的如飛而來,並且有憤怒傾在那行毀壞的身上,直到所定的結局。」

“亞哈隨魯”是波斯皇帝的稱號,有如羅馬的“凱撒”或埃及的“法老”,不是人名。這裏指出大流士(新譯本譯:大利烏)是亞哈隨魯的兒子,表示他是當時的統治者之子。按華人說法,就是太子登基那年。迦勒底國實際上是不存在的,是沿著下來的稱呼,其實已經改朝換代,是瑪代和波斯統治了。可能尚未定名,所以但以理就暫時這麼稱之。就像在第五章31節:“瑪代人大流士(大利烏)年六十二歲,取了迦勒底國”。是指迦勒底人之國,就是尼布甲尼撒創建的新巴比倫。這位大流士和第六章第1節立但以理為總長的大流士是同一人,也就是本章第1節所說的大流士。

那時但以理已經82歲,被擄到巴比倫已有六十餘年。當他在典籍中看到耶利米寫的預言,猶太人在被擄七十年後必將歸回,他的心情何等激動。家國已毀,神恩浩蕩,竟有重建之日,我想他一定是老淚縱横。想當年國共之戰,有許多人從大陸逃到台灣或其他地方, 卅幾年後才得以回歸,也是個個激動不已。平時的思念都化為行動,用盡方法要回去再見故老鄉親一面。雖然從猶大被滅開始算起,還有大約廿年才滿七十年,但以理知道自己已年邁,不可能回去了,卻因而向神獻上一個充滿感恩和認罪求赦免的禱告,懇求神施憐憫,按著所應許的,眷顧耶路撒冷,讓被擄之人可以早日回去重建聖城。

但以理在禱告時,天使加百列又來了。加百列的信息,必定鼓舞了但以理,因為加百列告訴他,他是大蒙神眷愛的,因此神要使他有智慧和聰明去明白加百列所要說的事和異象。感謝主,在今天,我們都知道自己是大蒙神的眷愛之人,因為神已經把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又賜給信祂的人有聰明智慧,能夠進入真理,不再被世俗的學說所迷惑。即使如此,加百列給但以理的異象還是讓後人猜來猜去,還沒猜透。

雖然聖經學者對“七十個七”提出許多不同的見,但在這裡,我只提出一個,若有興趣研究的,可以再去查其他參考書籍。根據但以理的預言,“從頒布諭旨修復、重建耶路撒冷,直到受膏君的時候”,會有六十九個七年。聖經和世俗歷史都顯示,耶穌在公元29年初秋到約翰那裏受浸,成為受膏君,也就是 “彌賽亞”。從歷史的這個關鍵年份倒數,就可以肯定六十九個七年的確始於公元前455年了。正是在那年,波斯王頒下了“修復、重建耶路撒冷”這道意義重大的諭旨(尼2)。

“六十二個七”是七十個七的一部分,是緊隨“七個七”之後的,由“七個七”結束後開始計算。換言之,從“頒布諭旨”重建耶路撒冷到稱為“彌賽亞”的領袖出現,會有“七個七”加“六十二個七”,共長“六十九個七”的時期(483年)——從公元前455年開始,到公元29年結束。耶穌正是在公元29年秋季受浸和受聖靈膏立的,並隨即以“彌賽亞”的身份展開傳道工作。

加百列繼續告訴但以理,説:“那六十二個七的時期過後,彌賽亞要被剪除,一無所有。”在“七個七”加“六十二個七”的時期結束後大約三年半,基督在十字架上“被剪除”,好成為人類的贖價;祂獻出一切,自己就一無所有了。受膏者必被剪除後,如主耶穌的預言,後來聖殿和聖城都被羅馬主將提圖斯(或譯為:提多)攻破耶路撒冷並破壞聖殿。

一七之半是三年半,既然第七十個七年大約始於公元29年秋季,即耶穌受浸的時候,這個“七”年過了一半就是公元33年春季,即當年的逾越節(尼散月十四日)。按格雷果里曆來計算,當天應該是公元33年4月1日。“一七之內,他必與許多人堅定盟約”,是否就是訂立新約?“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與供獻止息”,是否可以意會為,在耶穌出來傳道的三年半裡,因著祂的犧牲,終止了祭祀與供獻之禮(希11/12)。

“那行毀壞可憎的如飛而來,並且有憤怒傾在那行毀壞的身上,直到所定的結局”,是否預言後來發生在以色列家的“歷史”?雖然有行毀壞的如飛而來,但是行毀壞者本身也要被神的憤怒審判,直到所定的結局。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