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空前的試探與挑戰

但以理書
11:28-45
但以理書11: 35 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為要熬煉其餘的人,使他們清淨潔白,直到末了,因為到了定期,事就了結。

28 「北方王必帶許多財寶回往本國,他的心反對聖約,任意而行,回到本地。 29 到了定期,他必返回,來到南方,後一次卻不如前一次。 30 因為基提戰船必來攻擊他,他就喪膽而回,又要惱恨聖約,任意而行。他必回來聯絡背棄聖約的人。 31 他必興兵,這兵必褻瀆聖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獻的燔祭,設立那行毀壞可憎的。 32 作惡違背聖約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唯獨認識神的子民,必剛強行事。 33 民間的智慧人必訓誨多人,然而他們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燒,或被擄掠搶奪。 34 他們仆倒的時候,稍得扶助,卻有許多人用諂媚的話親近他們。 35 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為要熬煉其餘的人,使他們清淨潔白,直到末了,因為到了定期,事就了結。
36 「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過所有的神,又用奇異的話攻擊萬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憤怒完畢,因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37 他必不顧他列祖的神,也不顧婦女所羨慕的神,無論何神他都不顧,因為他必自大,高過一切。 38 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銀、寶石和可愛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認識的神。 39 他必靠外邦神的幫助,攻破最堅固的保障。凡承認他的,他必將榮耀加給他們,使他們管轄許多人,又為賄賂分地於他們。
40 「到末了,南方王要與他交戰。北方王必用戰車、馬兵和許多戰船,勢如暴風來攻擊他,也必進入列國,如洪水氾濫。 41 又必進入那榮美之地,有許多國就被傾覆,但以東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亞捫人必脫離他的手。 42 他必伸手攻擊列國,埃及地也不得脫離。 43 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銀財寶和各樣的寶物,呂彼亞人和古實人都必跟從他。 44 但從東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擾亂他,他就大發烈怒出去,要將多人殺滅淨盡。 45 他必在海和榮美的聖山中間,設立他如宮殿的帳幕,然而到了他的結局,必無人能幫助他。

在兩約之間的四百年裡,猶太人與外邦統治者在政治及文化上的衝突,以及猶太人相互之間,因外來勢力的干擾所造成的摩擦,促成了原本團結內斂的猶太人,分裂為不同的宗教集團和黨派,醞釀了400年末期同族兄弟自相殘殺的血腥史。

亞歷山大是個英勇明智的帝王,深深明白武力的征服只是一時,唯有文化的改變才能長久,因此他立志要把希臘文化傳遍當時的世界。他沿著征服之地建築希臘化的城巿,鼓勵馬其頓人與當地的女子通婚,凡他的軍隊所到之處,都感受到希臘文化的震撼,巴勒斯坦也不例外。

原則上亞歷山大很尊重猶太人的文化和傳統及信仰。宗教方面,希臘人沿襲多神的信仰。每位神明皆高高在上,沒有絕對的道德標準,七情六欲比凡人甚有過之。因此,希臘的宗教沒有教條,也沒有嚴格的儀式。這些對信奉一神,且恪守耶和華律法為道德標準的猶太人來說,真是不可思議。為了達成普世希臘化,希臘人鼓勵異族通婚,而回歸後的猶太文化則嚴禁與不潔淨的外邦人來往。猶太人置身在世界觀兩極化的交鋒中,面臨了空前的試探與挑戰。

北方王安提阿哥四世,他的先祖曾是亞歷山大手下的一名將領(西流古一世),因此他的目標之一就是要耶路撒冷改變為一個希臘文化中心,讓猶太人變成希臘公民,接受希臘人的生活方式。安提阿哥四世未能把埃及變為自己的一省,心中失望至極。從埃及要回敘利亞必須經過巴勒斯坦,他因而把滿心的恨和憤怒都發洩在猶太人身上,決定要殲滅這“封閉的民族”。

他宣佈摩西律法裏的禮儀為不合法,並在聖殿擺立一宙斯像(希臘人拜的天神)。他不但肆意破壞聖殿,並且在聖壇上焚燒一頭豬為燔祭,又在各處澆奠豬血豬湯,極盡褻瀆之能。他給自己加了一個封號“伊皮法斯”(Epiphanes),表示他也是一位神明。以一字母之差,他的敵人卻稱他為“瘋子”(Epimanes),因為他的瘋癲程度到了妄想成為猶太人的宗教和政治領袖。

他首先違約,選擇在猶太人禁拿兵器的安息日,突擊耶路撒冷城。數千名猶太男丁束手被殺戮,無辜的婦女和孩子遭欺辱,城牆被燒毀。隨後頒發命令:從此禁研聖經、禁行割禮、禁守節期、禁獻祭給耶和華;並令猶太人為希臘神築壇,違者斬首。希臘文化的侵略由多利買時代的和平滲透,變為武力的逼迫。

接著,他去除在位的祭司,代之以他能夠控制,且一廂情願嚮往希臘文化的猶太人。在歐尼阿斯三世(Onias Ⅲ)大祭司任內,他的弟弟耶生(Jason,希臘名,原名約書亞)用了大批的金錢,賄賂安提阿哥四世任派他為大祭司。此舉正中安提阿哥下懷,從此以後,大祭司的任派權,即落入統治者手中,未必是亞倫的後代,而大祭司的職位就成了貪腐的代名詞。

新上任的大祭司耶生,為表示他對推行“希臘化”的熱忱,在聖殿旁建了一座健身房(Gym)。“Gym”這個字的希臘字Gumnos就是“赤身露體”(Naked)的意思。希臘人表揚體態美,可以裸身奔馳在競賽場上。但在猶太人的信仰裡,“赤身露體”所代表的是罪惡與羞恥。一些傾慕希臘文化的猶太子弟,為了在競技揚、健身房與希臘人取得認同,居然想辦法掩飾或是“修補”自己所受過的“割禮”。

在外族統治之下,敬虔的猶太人所尋求的,乃是讓他們在安靜的環境中,敬拜他們的耶和華神。但在這種分歧文化之下,這點要求都是奢望。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中,敬虔保守者,多數選擇靠近或集中耶路撒冷城而居,嚮往希臘生活方式和哲學思想的,則散居在猶大其它各地。前者稱為“敬虔派”或哈西典派(Hasidims),後者稱“親希派”(Hellenistic Jews)。這兩派人不時地發生衝突,像埋下了地雷,有一觸即發的可能。

正當安提阿哥到處迫害猶太人時,隱居在耶路撒冷城西莫頂(Modin)鎮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祭司馬提亞(Mattathias),也因被迫獻祭給外邦神,而殺了獻祭者,並且登高一呼∶“來吧!讓我們為恪守律法,為維護我們和耶和華神所立的約而戰!”馬提亞有五個兒子,長子約翰,次子西門,三子猶大(又名馬加比),四子以利亞撒,五子約拿單,個個熱血沸騰,驍勇善戰。他們帶領一大群熱血青年,進入曠野,開始了對抗安提阿哥的游擊戰。為了替在安息日被殺的同胞復仇,馬加比兄弟揚言∶“我們從此每周爭戰七天!”這就是猶太人著名的馬加比王朝的開始,馬提亞死後,由他的兒子西門繼位成為新的領袖。

在主前164秋天,猶大攻下了耶路撒冷。他們搗毀宙斯的祭壇,用新的“沒有鑿過的石頭”重建祭壇(申27∶6)。是年12月14日,他們點燃了九座燭台(Menorah),重新在聖殿獻祭給耶和華神。這時距聖殿被褻瀆,已整整三年。從此以後,猶太人每年在這個時候慶祝他們的“獻殿節”,又叫做“哈那卡”(Hanukkah)。在西門的領導之下,他們一步步向四鄰擴張他們的領土。公元前163年,他們正式向敘利亞宣告獨立。從公元前586年被擄到巴比倫開始,經過了423年亡國奴的日子,猶太人終於有了自己的國家,不需再向統治者繳稅納貢,直到公元前63年。在西門的任內,猶大地享有了前從未有的繁榮。

馬加比王朝後來因為內裡的權力爭鬥,以失敗告終,被羅馬打敗。安提阿哥四世於主前164年在波斯地病死。40-45節有人認為是末世的爭戰。會不會在我們的有生之年發生呢?誰也不知道。猶太人經歷了血的洗禮,有一些哈希典人為了過聖潔的生活,退居到死海昆蘭,被稱為愛辛尼人(Essenes),愛辛尼這名字的意思是聖潔。他們凡物公用,也不鼓勵通婚,很少到聖殿敬拜,而是真心誠意地研讀聖經,過著出世的生活,一直到公元68年為羅馬兵丁殘殺驅散為止。他們隱士般的生活,因著“死海古卷”的發現,被當代各大報以頭條新聞般地揭露出來。不管在什麼時候,情況如何惡劣,神總是會為自己留下一批勝過試探與挑戰,忠於祂的人。(本日靈修大部份節錄自陳慶真教授的《兩約之間》)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