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降罰的日子臨近了

何西阿書
9:1-17
何西阿書9:5 在大會的日子,到耶和華的節期,你們怎樣行呢?

1以色列啊,不要像外邦人歡喜快樂,因為你行邪淫離棄你的神,在各穀場上如妓女喜愛賞賜。 2 穀場和酒榨都不夠以色列人使用,新酒也必缺乏。 3 他們必不得住耶和華的地,以法蓮卻要歸回埃及,必在亞述吃不潔淨的食物。 4 他們必不得向耶和華奠酒,即便奠酒也不蒙悅納。他們的祭物必如居喪者的食物,凡吃的必被玷汙,因他們的食物只為自己的口腹,必不奉入耶和華的殿。 5 在大會的日子,到耶和華的節期,你們怎樣行呢? 6 看哪,他們逃避災難,埃及人必收殮他們的屍首,摩弗人必葬埋他們的骸骨。他們用銀子做的美物上必長蒺藜,他們的帳篷中必生荊棘。 7 以色列人必知道降罰的日子臨近,報應的時候來到。民說:「做先知的是愚昧,受靈感的是狂妄。」皆因他們多多作孽,大懷怨恨。 8 以法蓮曾做我神守望的,至於先知,在他一切的道上作為捕鳥人的網羅,在他神的家中懷怨恨。 9 以法蓮深深地敗壞,如在基比亞的日子一樣。耶和華必記念他們的罪孽,追討他們的罪惡。
10 主說:「我遇見以色列如葡萄在曠野,我看見你們的列祖如無花果樹上春季初熟的果子。他們卻來到巴力毗珥專拜那可羞恥的,就成為可憎惡的,與他們所愛的一樣。 11 至於以法蓮人,他們的榮耀必如鳥飛去,必不生產,不懷胎,不成孕。 12 縱然養大兒女,我卻必使他們喪子,甚至不留一個。我離棄他們,他們就有禍了。 13 我看以法蓮如推羅栽於美地,以法蓮卻要將自己的兒女帶出來,交於行殺戮的人。」 14 耶和華啊,求你加給他們——加什麼呢?要使他們胎墜乳乾! 15 耶和華說:「他們一切的惡事都在吉甲,我在那裡憎惡他們。因他們所行的惡,我必從我地上趕出他們去,不再憐愛他們。他們的首領都是悖逆的。 16 以法蓮受責罰,根本枯乾,必不能結果,即或生產,我必殺他們所生的愛子。」 17 我的神必棄絕他們,因為他們不聽從他,他們也必漂流在列國中。

有一個很巧的機遇,我在七月一日坐下來寫這段聖經注釋;七月一日是加拿大的國慶節,在這一天慶祝加拿大的誕生以及歷史的傳統。美國則在七月四日有同樣的節日的慶祝。在今天的世界各國,都指定了特別歡樂的日子。就是在這樣的日子,在歡樂的時刻,在舉國慶祝的日子裡;何西阿這樣對歡樂的眾人開始他的演講:“以色列阿,不要……歡喜快樂!”(1節)。

這個穀場是一個既作為打穀,又作為慶祝豐收的公開場所。他所講的卻是悲哀的信息: “他們必不得住耶和華的地。(3節)”間接上,他是宣布上帝與這個國家所立的約已經終止。以色列過去曾經從埃及為奴之地出來;被帶到自由和豐收之地。但是現在先知宣布:“以法蓮卻要歸回埃及”那些歡樂地吃 豐收的食物的人,不久將要“在亞述吃不潔淨的食物。(3節)”

按著以色列的慣例,那個被何西阿打斷的慶祝活動,不久將要結束;那個慣例的結束,也意味 自由的結束。在未來被擄的時候,以色列人將不能夠再向耶和華奠酒,或者慶祝國家誕辰(4節);不再有豐收,也不再有國家。從另外一個角度說,這些慶祝自由的百姓,將要再一次被擄分散,有些到亞述,有些到埃及。他們的被擄不是暫時的,而是要到那裡一直到死:“摩弗人必埋葬他們的骸鼻。(6節)”這句話可能是諷刺那些從古代埃及地的摩弗城生存下來的人,將要埋葬那裡。摩弗(Memphis)是古代華麗的金字塔所在地,它那裡的墳墓是珍貴的地方。1850年,一位年輕的法國人,名叫奧格斯特(Auguste Mariette),他帶錢從羅浮爆(Louvre)來到埃及,想買埃及基督徒的聖經手抄本(Coptic Manuscripts),結果他在摩弗花了許多錢,去發掘一些地下不尋常的墳墓。就在摩弗這個墳墓之城中,許多歡慶節日的以色列人在那裡喪命。就在這個百姓心中最重要的歡樂的日子,先知莊嚴地宣布說:“降罰的日子臨近了。(7節a)”

何西阿搗亂歡慶的集會引起注意,人們叫他停止,並說他是傻瓜。先知接受他們的批評和辱 ,把它們合併入他的講話中:“民說:作先知的是愚昧,受靈感的是狂妄。(7節b)”先知說:“皆因他們多作孽”。只有作孽背棄上帝的人,才會拒絕先知的信息,把他當作愚狂;只有放棄對神的信心之人,才會不留心聽守望者的話。正像在幾世紀以前,在基比亞一個利未人的妻子在這裡被施暴和侮辱(見士師記19至21章--本章九節),同樣以色列人也侮辱了先知。因此,上帝的話最後說:“耶和華必記念他們的罪孽,追討他們的罪惡。(9節b)”這句話就像一個墓誌銘,把歡樂的場面轉化為諷刺和嘲笑;使它變成好象喪禮一般,在場者不知不覺地在慶祝他們自己即將面臨的死亡。

從10-17這幾節經文,先知說話的腔調,與前面一段比較,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此時何西阿繼續說在歡樂的節日上所講的信息:“以色列國家的命運的結束就在眼前”。首先,耶和華說(10-13節),然後何西阿回應(14節);耶和華再說(15-16節),然後何西阿下結論(17節)。

(一)在這段上帝與 的先知親自對話的第二部分中,上帝回顧了愛以色列的過程:從開始清新的愛,到後來轉化為憎恨。起初上帝愛以色列如同曠野中難得找到的葡萄,絕無僅有;又好像是無花果春天初熟的果子,令人充滿了希望。但是很可惜,在以色列人還沒有進入應許之地以前,在外約但的一個叫做巴力毗珥的地方,他們己經被拜巴力的外邦人所引誘而犯罪。從那時到何西阿時代,以色列人一直堅持他們的頑固和悖逆的道路。最後,終因墮落得太深;作惡多端,以致這個國家在神眼中被看為惡。國家的榮耀好像鳥一樣,已經飛走了(11節);代表將來有希望的兒女,也將交與行殺戮的人而消滅掉(13-14節)。他們是神的選民,神賜予他們有特權,並與之建立關系;但是他們既然拒絕與神的關系,就轉變為神審判的對象。

對此先知以禱告來回應(14節),他開始時好象要祈求神再給一次最後的機會,但是他沒有把話說完全。因為當他禱告的時候,他想起自己不幸的婚姻;他的愛也因為對方犯奸淫而消失了。即使有許多最後的機會,看來也是於事無補。所以他終於放棄了。何西阿於是改變他的禱告,他贊同神的話,並且要求這些話成就。

在這裡有一種可怕的悲哀,何西阿能夠體會到神的失望和憤怒,因為他自己有過類似的經歷。審判是基於愛,它不是有情人所希望的,而是無情者自己招致的。玩弄愛情,輕率對待它,必然傷害別人的深情厚意,像歌蔑對待何西阿那樣,是對生活意義的價值的嘲弄。同樣,堅持辜負神的愛,也必引來可怕的審判。

(二)何西阿回應之後,神第二次向先知陳述(15-16節),這一次講話也從歷史講起,提及在吉甲發生的事。“在那裡,”神說,“我開始憎恨他們。”在吉甲這個地方,掃羅成為以色列人的第一個王;也是在吉甲,以色列王漫長的失敗史開始了。所以,可怕的審判再一次宣告:“我必……不再憐愛他們” 。因為自掃羅王以來,直到先知何西阿時代,以色列並無真實的改變。

“我必……不再憐愛他們”,這句話從人類歷史的觀點看,是十分恐怖的一句話;在以色列人的歷史上,暴力毀壞了社會,國家一再遭難,疾病瘟疫攻擊以色列,都是因為他們犯罪,上帝不再憐愛之故。雖然在科學、醫藥、技術、和其他各方面,人類文明似乎都取得進步;但是惟獨在暴力事件,罪惡和社會的癖病方面,每一個世代都一再重複過去,絲毫沒有改變!然而何西阿的信息至此並沒有講完,聖經也不是只記載到這裡為止。上帝的愛越過千山萬水而來,帶來了沒有人能配得的希望!(節錄自《每日研經叢書》)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