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第一次旅行佈道結束

使徒行傳
14:19-28
使徒行傳14:22b 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

19 但有些猶太人從安提阿和以哥念來,挑唆眾人,就用石頭打保羅,以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 20 門徒正圍著他,他就起來,走進城去。第二天,同巴拿巴往特庇去。 21 對那城裡的人傳了福音,使好些人做門徒,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去, 22 堅固門徒的心,勸他們恆守所信的道,又說:「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 23 二人在各教會中選立了長老,又禁食禱告,就把他們交託所信的主。
24 二人經過彼西底,來到旁非利亞。 25 在別加講了道,就下亞大利去。 26 從那裡坐船,往安提阿去。當初他們被眾人所託、蒙神之恩要辦現在所做之工,就是在這地方。 27 到了那裡,聚集了會眾,就述說神藉他們所行的一切事,並神怎樣為外邦人開了信道的門。 28 二人就在那裡同門徒住了多日。

當保羅在路司得醫好生來瘸腿的,人們以為他們是希臘的神化身為人來到世間,神廟的祭司牽著牛、拿著花圈,要來向他們獻祭。可是一轉眼,受到從安提阿和以哥念來的猶太人之挑唆,便一起用石頭打保羅。可見人的“愛”是等有限和不可靠。

那些人手下一點不留情,竟然把保羅打到讓人以為他是死了。還有一種可能性,保羅很聰明,在這種情況下裝死。人家看到他一動也不動,就以為他死了,不再丟石頭。把他拖到城外,丟在那裡不管了。門徒去看他時,他就起來,走進城裡。若是真的被打到快死,怎麼可能有體力立刻起來?所以筆者認為,他很有可能裝死。保羅敢再次進城,因為猶太人已經執行過刑罰,只要趕快離開,就不會再受折磨。因此,他第二天就跟著巴拿巴去另一個城,特庇。

特庇在孔亞東南六十哩(97公里)的科提胡玉克(Kerti Huyuk)。他們在特庇傳福音之後,又回到路司得、以哥念和彼西底的安提阿。這些都是曾經趕逐他們的地方,他們為何還要回去呢?因為雖然有反對的勢力存在,但在那些地方因為他們所傳的福音,信主的也不少,而且還建立了教會。雖然撒旦極為凶猛,神的能力卻未曾縮減。他們回去堅固門徒的心,又在各教會中選立了長老,長老一詞原是複數,表示是由幾個人一起帶領教會。那時還沒有牧師,長老也就是牧養教會,照顧信徒的人。

他們告訴信徒:“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這是一個事實,因為撒旦反撲得非常厲害,在耶路撒冷的信徒已經被迫四散;這些地方都是羅馬管轄的範圍,誰知道何時會遭遇逼迫?再加上猶太人不肯相信耶穌就是彌賽亞,極力攻擊基督徒,傳福音能全身而退已屬不易。

他們經過彼西底,過了旁非利亞,再到別加Perga,這是他們剛來時匆匆而過,沒有停留的地方。其實別加在當時也是一個大城,位於今日土耳其的南部,距海約13公里,距港埠亞大利約17公里,因有來自彼西底高原的水流灌溉,故土地肥沃,民豐物富,在新約時代,它曾是羅馬帝國旁非利亞省的省城。保羅和巴拿巴離開別加,就到亞大利搭船,回到安提阿,就是門徒被稱為基督徒的安提阿。

保羅和巴拿巴第一次旅行佈道所經過的彼西底的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特庇,這些都是加拉太省南部的城市。而他們第二次,第三次旅行所經過的弗呂家,加拉太則指加拉太省北方,亦即原加拉太人居住的地方。所以說到“加拉太”,有兩個意思,一個是指加拉太省,涵蓋以哥念、路司得、特庇等城市,另一個是指原加拉太人居住的北部。近代學者,像蘭姆賽(W.M.Ramsay)則主張〈加拉太書〉是寫給加拉太省南部眾教會的書信,是保羅在第一次旅行佈道之後,回到敘利亞的安提阿時,聽到有人去攪擾教會而寫的書信。這種主張稱為「南加拉太學說」。

明天我們就一起來看〈加拉太書〉,看看究竟在一些剛成立不久的教會裡會碰上哪些問題,使保羅如此憂心牽掛。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