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一個認真的生命

加拉太書
1:11-2:8
加拉太書2:8 那感動彼得叫他為受割禮之人做使徒的,也感動我,叫我為外邦人做使徒。

1:11 弟兄們,我告訴你們,我素來所傳的福音不是出於人的意思。 12 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 13 你們聽見我從前在猶太教中所行的事,怎樣極力逼迫、殘害神的教會, 14 我又在猶太教中,比我本國許多同歲的人更有長進,為我祖宗的遺傳更加熱心。 15 然而,那把我從母腹裡分別出來,又施恩召我的神, 16 既然樂意將他兒子啟示在我心裡,叫我把他傳在外邦人中,我就沒有與屬血氣的人商量, 17 也沒有上耶路撒冷去見那些比我先做使徒的,唯獨往阿拉伯去,後又回到大馬士革。
18 過了三年才上耶路撒冷去見磯法,和他同住了十五天。 19 至於別的使徒,除了主的兄弟雅各,我都沒有看見。 20 我寫給你們的不是謊話,這是我在神面前說的。 21 以後我到了敘利亞和基利家境內。 22 那時,猶太信基督的各教會都沒有見過我的面, 23 不過聽說「那從前逼迫我們的,現在傳揚他原先所殘害的真道」, 24 他們就為我的緣故,歸榮耀給神。
2:1過了十四年,我同巴拿巴又上耶路撒冷去,並帶著提多同去。 2 我是奉啟示上去的,把我在外邦人中所傳的福音對弟兄們陳說,卻是背地裡對那有名望之人說的,唯恐我現在或是從前徒然奔跑。 3 但與我同去的提多雖是希臘人,也沒有勉強他受割禮, 4 因為有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私下窺探我們在基督耶穌裡的自由,要叫我們做奴僕。 5 我們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沒有容讓順服他們,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們中間。 6 至於那些有名望的,不論他是何等人,都與我無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並沒有加增我什麼, 7 反倒看見了主託我傳福音給那未受割禮的人,正如託彼得傳福音給那受割禮的人。 8 那感動彼得叫他為受割禮之人做使徒的,也感動我,叫我為外邦人做使徒。

保羅字義是:「little」,「小」的意思。新約聖經的書信大多數由他寫成,因為他的作品,改變了許多人的一生,甚至是許多民族的命運。奧古斯丁,因為讀到羅馬書由一個放蕩不羈的浪子變成中古世紀偉大的教父。馬丁路德,因為羅馬書發起改教運動,撼動了教皇的權威。另外還有許許多多人終生研究此人的著作,為的當然不只是保羅此人,而是其書信中宣稱上帝直接啟示的奧秘。其實說奧秘也不怎麼奧秘,大部份都還是可以直接被讀懂,因為保羅提到的奧秘都是現在已經被上帝顯明出來的了。以下先介紹保羅這個人:

保羅另一名字是「掃羅」,是一個生長在大數的猶太人,在迦瑪列門下受教成一個法利賽人。單單由中文聖經中看來好像保羅是一個平凡的知識份子,其實如果我們細查保羅的背景,那可就要大吃一驚了!

「大數」,是當時羅馬的駐防城,凡在此類城市出生的嬰孩都有羅馬公民權。當時羅馬政權的體制下,一般猶太人都是以殖民地人民的身份被統治,沒有太多的人權,也可以被施以不人道的刑罰如:釘十字架。但是有羅馬公民權的人就受極高的尊重與法律保護,沒有經過審訊不能加以刑求,即使犯死罪也只能處以砍頭等較為不痛苦的刑罰。所以一般殖民地的百姓都想盡辦法要進入羅馬公民籍(相關的記載可以參考使徒行傳十六章37-38節二十二章25-29節)。而保羅一出生就理所當然的有了羅馬的公民特權。

「猶太人」,是一個自視甚高的民族,自認創造的上帝是他們民族的守護神,是他們的資產,所以常常歧視其他民族或不純種的猶太人。當然,他們認為猶太人或至少入籍猶太的人才能得救。而保羅不但是純種的猶太人,還是猶太便雅憫支派的人,更是按著舊約的標準第八天行割禮。便雅憫是以色列十二始祖中最小的一個,一般認為是最受寵愛的,而割禮更是猶太人與上帝立約的一個記號。不管血統、儀式,保羅在當時都是沒有缺點的。

「迦瑪列門下的法利賽人」,法利賽人是一群宗教狂熱份子,嚴守律法以及祖先的傳統,律己甚嚴,道德水準高超,極受當時的百姓敬重。這群人數目一向不多,大概只有幾千人,但對猶太人的影響力極為龐大。而這群人中間,最有名的就是「迦瑪列」,可以參考使徒行傳五章34節。保羅自己也承認他的教導是猶太人祖宗嚴謹的律法。而所謂的「公會」是指猶太人的殖民地最高自治機構,一共有十九個成員,而迦瑪列能夠在其中說話,可見他是極受敬仰的一位。

保羅自認自己在猶太教中比其他同歲數的人更加熱心,甚至當時最熱心的表現就是逼迫基督徒,而保羅不但在耶路撒冷逼迫基督徒,參與殺死司提反的行動(使徒行傳七章58-60節),還想到大馬士革(大馬色)去逼迫基督徒。我們由猶太人的角度來看,保羅這個人真的是在品格、行為、熱心、敬虔各方面都無懈可擊,連他自己都敢在腓立比書中說他自己在律法上的義是無可指責的。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變成基督徒?怎麼會投入他原本敵對的耶穌陣營中,反過來指出因信人要靠行為稱義的不可能呢?

答案的關鍵就是〈使徒行傳〉22章中,當他要去大馬士革逼迫基督徒時,看到耶穌跟他說話,以致他的眼睛失明三天。這段經歷的原始記載在使徒行傳九章,我們可以看見保羅自己陳明其經歷時沒有提到他在眼睛失明了的三天之內不吃不喝,但我們可以想想這段經歷對他有多重大的影響,讓他三天不吃不喝的思考,以致當他眼睛復原後,立刻到會堂(猶太人的聚會地點)陳明耶穌是神的兒子。

我們可以想像這一個打擊一定是年少得志的保羅沒想到的,而他面對這個打擊的反應是禁食,是禱告。我們一定認為沒有必要,但他的確是花了三天的光陰來禱告、思想,以致當他眼睛復明,立刻能起來反駁他原來的思想。這樣一個對生命認真的人,本於他豐富的學識,終於能寫出新約聖經中最深奧、最豐富的幾卷書。

我們可能以為保羅憑藉他的學識與能力,立刻出來傳福音,撼動整個歐洲。不!在這之前,保羅離開耶路撒冷,到阿拉伯沙漠去住了三年(加拉太書),後來又回到大數老家住了七年,一共十年。其間上帝直接啟示他(詳情不是很清楚,但是保羅多次強調自己有上帝直接的啟示),經過了十年的訓練,才由經人引薦到安提阿教會,然後組成佈道團外出傳福音,以致撼動整個歐洲。(蔡哲民)

這是一個完整的背景和對保羅此人的介紹,也讓反對他的人無可辯駁或漠視他的使徒身份。更重要的是在這一段經文裡反映出保羅對割禮的看法和作法,在猶太教和基督教之間,開創了一個明確的割捨。明天我們再繼續看保羅怎樣面對所遇到的問題。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