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因信稱義

加拉太書
2:1-21
加拉太書2:16b 使我們因信基督稱義,不因行律法稱義;因為凡有血氣的,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

1過了十四年,我同巴拿巴又上耶路撒冷去,並帶著提多同去。 2 我是奉啟示上去的,把我在外邦人中所傳的福音對弟兄們陳說,卻是背地裡對那有名望之人說的,唯恐我現在或是從前徒然奔跑。 3 但與我同去的提多雖是希臘人,也沒有勉強他受割禮, 4 因為有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私下窺探我們在基督耶穌裡的自由,要叫我們做奴僕。 5 我們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沒有容讓順服他們,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們中間。 6 至於那些有名望的,不論他是何等人,都與我無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並沒有加增我什麼, 7 反倒看見了主託我傳福音給那未受割禮的人,正如託彼得傳福音給那受割禮的人。 8 那感動彼得叫他為受割禮之人做使徒的,也感動我,叫我為外邦人做使徒。
9 又知道所賜給我的恩典,那稱為教會柱石的雅各、磯法、約翰,就向我和巴拿巴用右手行相交之禮,叫我們往外邦人那裡去,他們往受割禮的人那裡去; 10 只是願意我們記念窮人,這也是我本來熱心去行的。
11 後來磯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責之處,我就當面抵擋他。 12 從雅各那裡來的人未到以先,他和外邦人一同吃飯,及至他們來到,他因怕奉割禮的人,就退去與外邦人隔開了。 13 其餘的猶太人也都隨著他裝假,甚至連巴拿巴也隨夥裝假。 14 但我一看見他們行得不正,與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眾人面前對磯法說:「你既是猶太人,若隨外邦人行事,不隨猶太人行事,怎麼還勉強外邦人隨猶太人呢?」 15 我們這生來的猶太人,不是外邦的罪人, 16 既知道人稱義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穌基督,連我們也信了基督耶穌,使我們因信基督稱義,不因行律法稱義;因為凡有血氣的,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 17 我們若求在基督裡稱義,卻仍舊是罪人,難道基督是叫人犯罪的嗎?斷乎不是! 18 我素來所拆毀的若重新建造,這就證明自己是犯罪的人。 19 我因律法,就向律法死了,叫我可以向神活著。
20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 21 我不廢掉神的恩,義若是藉著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

在這一章裡,保羅提出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信耶穌的外邦人要不要行割禮?基督信仰的真義是什麼?割禮原是神和亞伯拉罕立約的記號,所有亞伯拉罕的後裔,男丁在出生後第八天就要行割禮。因此在加拉太教會裡的猶太人認為,外邦人信了耶穌也要行割禮,因為在猶太教裡,若要成為猶太人一定要行割禮。

保羅在這裡很大膽地提出了他的見解:“既知道人稱義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穌基督,連我們也信了基督耶穌,使我們因信基督稱義,不因行律法稱義;因為凡有血氣的,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保羅在這裡把信基督的要素提出來,我們是因信基督稱義,不是因為行律法稱義,因為行在律法裡本是應該,沒有可誇之處。對外邦人而言,律法跟他們沒關係,因為律法是神賜給以色列人的。

基督彌賽亞把世人帶進了一個新的世代,就是因信稱義的世代。人不再因為行律法而得以稱為神的子民,人得以稱為神的子民,是因為他們相信並接受了耶穌的救恩,得以與神和好,成為神的兒女。何等恩典!

保羅以身作則,帶著信徒希臘人提多到耶路撒冷,並沒有叫他要行割禮。所以提多就這樣成了一位外邦信徒,沒有受割禮的同工。對使徒們來講,理智上知道這是對的,感情上卻難以接受。這樣的矛盾反應在彼得(磯法)身上。雅各是指耶穌的弟弟雅各,他那時已經成了教會的領袖之一。雅各、彼得和約翰在當時被稱為教會的柱石,也就是三大領袖。他們三位承認,也接受了保羅和巴拿巴作為外邦人的使徒。

在當時的猶太人習慣上不與外邦人吃飯,起初是因猶太人在飲食上有許多禁戒,為了方便就分開,後來卻變成一種優越感,看不起外邦人。舊約聖經中稱外邦人為“沒有受割禮的外邦人”時,是含有輕視之意。大衛與歌利亞罵戰時,說他是“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罵人的話。猶太人不與外邦人一同吃飯這事,也漸漸演變為優越感,猶太人是屬神的,潔淨的,外邦人是污穢的,所以耶穌與稅吏和罪人吃飯時,法利賽人也批評他。

彼得明白所有信耶穌的人在基督裏都是一樣的,沒有猶太人外邦人之分,所以一同吃飯。但是等到耶路撒冷的信徒來了之後,因他們信主後仍保持不與外邦人同吃飯的習慣,所以彼得有點顧慮,就退去與外邦人隔開了。保羅看到彼得這事行得不正,就當面指責他。〈箴言〉27章5節說:“當面的責備,強如背地的愛情”,又說“朋友加的傷痕出於忠誠”。保羅在此對彼得的指責,正是希望他以領袖的身份做對的事情。因為假如彼得這樣做,別的猶太人信徒也會有樣學樣,那麼就失去福音的精髓,引人誤導福音的真諦。

所以保羅的意思是:“你這樣做,迫使他們離棄恩典與信心,落入律法與善行中;迫使他們否認基督,好似祂受苦、受死等作為都是白費工夫”。保羅並非反對割禮,他知道猶太人必須受割禮,但是行割禮不是外邦人得救的先決條件。保羅不容許福音的真諦被人弄得混淆不清,因此鄭重地宣告基督的信仰是因信基督稱義。

保羅幾乎是在跟猶太人的傳統和律法作戰,面對大使徒彼得,他毫無怯意。因為:“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保羅的勇氣和執著使我們今天能夠明白福音的精髓,不致跌入律法的陷阱裡。也讓我們能夠頭腦清楚地,跟隨耶穌基督。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