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馬其頓的呼聲

使徒行傳
16:1-10
使徒行傳16:7 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

1保羅來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裡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猶太婦人的兒子,他父親卻是希臘人。 2 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讚他。 3 保羅要帶他同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猶太人都知道他父親是希臘人,就給他行了割禮。 4 他們經過各城,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長老所定的條規交給門徒遵守。 5 於是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天天加增。
6 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細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 7 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 8 他們就越過每西亞,下到特羅亞去。 9 在夜間有異象現於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 10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裡的人聽。

此時距保羅和巴拿巴的第一次宣道之旅大約已有五年了。大約是主後47-48年的冬天,保羅第一次宣教,從以哥念逃到路司得,因為有人計劃要用石頭打死他們。在路司得,保羅醫好了一個生來瘸腿的人,以至當地的人把他和巴拿巴當作希臘的神化身為人,要獻祭給他們,被他們阻止了。沒想到有從以哥念過來的猶太人挑撥眾人用石頭打他們,以為把他打死了,就拖到城外。門徒圍聚在他身邊時,保羅卻站起來走進城。第二天跟巴拿巴去特庇。

保羅和巴拿巴在特庇傳福音,讓當地許多人成了信徒,其中很可能包括了“特庇的該猶” (徒20∶4),有考證說該猶乃是特庇教會中管理捐獻款項的人,後來陪著保羅到處傳道。保羅和巴拿巴在特庇宣揚好消息後,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這幾個城剛剛建立了一些教會,於是保羅和巴拿巴 鼓勵當地的信徒,並委任長老。(徒14:21-23)

這次的宣教之旅,保羅在路司得認識了一個青年,名叫提摩太。這個希臘語名字的意思是敬畏或榮耀上帝的人。他的母親是猶太人,父親“是”希臘人,這個“是”在原文中是過去不完成式,表示提摩太的父親已經過世。在保羅給提摩太的後書信裡,曾提及提摩太的母親友妮基和外祖母羅以都是猶太人,也都有美好的信心。當提摩太還年幼時,友妮基和羅以就教導他認識《希伯來語經卷》。

根據拉比著作的官方解釋,“猶太人跟異族通婚,孩子是否算是猶太人,要視乎孩子的母親而不是父親。”意思就是説,“猶太女子生下的孩子就是猶太人”。但是,外邦男子娶了以色列女子,“這家人要住在以色列人當中,他們的婚生子女才算是以色列人。這家人住在女方的原居地,子女的身份就跟母方。如果以色列女子跟外邦丈夫在異地定居,子女就算是外邦人了”。由此看來,提摩太算作外邦的希臘人。現在人們覺得混血兒很漂亮,但是以前的人把混血兒當雜種看待。猶太人不承認他是猶太人,希臘人也不認為他是希臘人。

按照保羅在耶路撒冷的辯論,有沒有行割禮與得救無關,猶太人行割禮是理所當然,因為那是猶太人與神的立約。既然提摩太不算是猶太人,那麼保羅何必要他行割禮?在這裡,我們看到保羅對提摩太的接納。既然他的父親已經不在了,母親和祖母都是猶太人,能回歸被承認是猶太人,相信對他們而言是一件很欣慰的事。因為嚴格的猶太人不會接納他們,把他們當猶太人。保羅卻願意接納由這種婚姻而來的兒子,表示出他十分確實地打破了種族的壁壘。

保羅對耶路撒冷教會的尊重,也從他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長老所定的條規交給門徒遵守一事上表現出來。那就是教會的合一。讓眾人不要再為割爭論,也讓外邦信徒有依據可行。

第六節說:“聖靈禁止他們在亞細亞講道”。可能有人覺得傳福音是一件美事,去哪裡傳不都一樣?聖靈怎麼會禁止呢?在這裡我們學到,即使是傳福音,神也是傳福音計劃的主。神有祂的計劃,而我們必須學習順服,才能讓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做事,若要討神喜悅,不是看我們做什麼事,而是看我們做事的心態,是否尊主為大,聽從聖靈的帶領。

在第七節,“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這是第二次的禁止。神也沒有解釋。門徒只需要順服。這是我們需要學習的,千萬不要說:“我知道這是神所喜悅的,神不會禁止的!”神是運籌帷幄的主,我們是神的僕人使女,最好讓神走在我們前面,不要趾氣高揚地越過主而做。神所喜悅的便是我們完全的順服。

經過了兩次的禁止,神便向保羅顯明道路,去馬其頓。有人說,“你若要到希臘北邊,別說你要去‘馬其頓’,就說要去‘Skopje’就好,不然希臘人會不開心。”因為希臘人認為‘馬其頓’是希臘歷史的一個概念。 羅馬帝國的馬其頓行省包括了現在希臘的北部和中部,此後馬其頓的疆域一直在變,有極大的爭議。明天我們繼續看保羅他們去馬其頓的哪些地方。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