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約翰的洗

使徒行傳
19:1-7
使徒行傳19:4 保羅說:「約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訴百姓當信那在他以後要來的,就是耶穌。」

1亞波羅在哥林多的時候,保羅經過了上邊一帶地方,就來到以弗所。在那裡遇見幾個門徒, 2 問他們說:「你們信的時候受了聖靈沒有?」他們回答說:「沒有,也未曾聽見有聖靈賜下來。」
3 保羅說:「這樣,你們受的是什麼洗呢?」他們說:「是約翰的洗。」 4 保羅說:「約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訴百姓當信那在他以後要來的,就是耶穌。」 5 他們聽見這話,就奉主耶穌的名受洗。 6 保羅按手在他們頭上,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說方言,又說預言。 7 一共約有十二個人。

洗禮(Baptism)成為了基督徒悔改和委身的表示,但其來源卻有不同的意見。施洗約翰的洗禮(比起耶穌的和別人的洗禮)是福音書最早的記錄,也是眾多對來源的意見中可信性最高的。

祭司撒迦利亞與以利沙伯之兒子約翰,其名字本來沒有「施洗」這詞,除了可供《聖經》讀者分辨這位約翰並不是12門徒之一的約翰(西庇太的兒子)或其他名叫約翰的人之外,重點是這位約翰確實曾替不少人施洗。有關洗禮來源的看法,最合宜的可能就是:認為施洗約翰的洗禮套用了猶太人潔淨的禮儀,特別是在昆蘭社團(Qumran community)的影響之下有所修改。

昆蘭社團指昆蘭社區(Khirbet Qumran)裡的一個死海社團,成員都是隱士派猶太人。公元七十年,勢力強大的羅馬帝國佔領耶路撒冷後,放火燒毀猶太聖殿,而當時住在附近昆蘭社區的隱士派猶太人,可能由於攜帶不便,或為了避免珍貴書卷的毀壞或遺失,將他們一大部份珍貴藏書藏入洞穴,以便保留。這一群隱居之士由隱士派的猶太人,又稱愛色尼人組成,數目約有四千,守獨身,不蓄奴,親操農務,穿白衣,非常清潔。

施洗約翰既是耶穌的先鋒,他所施的洗禮也成為基督教洗禮的先驅。在耶穌起初呼召門徒中,有一些應該已接受了施洗約翰的洗禮(約1:35-42)。在耶穌傳道事工開始的階段,祂或是祂的某些門徒似乎都有替人施洗(約3:22-23, 3:26;參 約4 :1-2)。

施洗約翰的洗禮主要是悔改的洗禮(a baptism of repentance),也是預備和富象徵性的行動,預備受洗者的心去迎接那將要來的、能力更大的一位(太3:10),同時也象徵這「將臨者」會帶來的救贖和審判。施洗約翰形容那要來的審判就好像人砍下樹木或篩掉糠(太3:12;路3:9, 3:17),或像聖靈與火的洗禮(太3:11;路3:16)。他很可能引用了舊約的某些比喻,也有學者認為他亦可能受到昆蘭社團的影響(參 死海古卷的 IQS 4.21;IQH 3.29起)。

大概每人都會明白「用水施洗」的意思,但是「用聖靈和火施洗」卻需要作寓意的解說,乃是帶有潔淨和審判的意思(參 路3:17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亦是被聖靈充滿的經歷。因為希臘文「A和B」的結構是可解為「A的B」,所以這兒的「聖靈和火」可理解為「聖靈的火」。但是,可1:7-8和約1:33只提到聖靈,那麼我們可以理解為:「水」在「水禮」時充滿了受洗者的身體,同樣地,「聖靈」在「聖靈的洗」時也充滿了受洗者。

如果把「神的審判」比作從神口中迸發火焰似的氣息(希伯來文ruah和和希臘文pneuma都是同一個字,其意既是氣息〔breath〕也是靈〔Spirit〕)的話,那將要來者的審判事工就好像把人浸入這道氣息一樣。人若甘願藉著洗禮來表示認罪悔改迎接那審判,就會發現這審判使他們脫離罪污,得著潔淨。可是,那些拒絕施洗約翰、拒絕悔改的人便如不結果子的樹或糠那樣,被那將要來者(耶穌基督)猛烈的「洗禮」燒盡(太3:10-12)。(資料取自以斯拉百科網)

明天要看唐崇榮牧師對聖靈的洗之講解,請拭目以待。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