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基督的身子

哥林多前書
12:12-31
哥林多前書12:27 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各自做肢體。

12 就如身子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子;基督也是這樣。 13 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臘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 14 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
15 設若腳說:「我不是手,所以不屬乎身子」,它不能因此就不屬乎身子。 16 設若耳說:「我不是眼,所以不屬乎身子」,它也不能因此就不屬乎身子。 17 若全身是眼,從哪裡聽聲呢?若全身是耳,從哪裡聞味呢? 18 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 19 若都是一個肢體,身子在哪裡呢? 20 但如今肢體是多的,身子卻是一個。 21 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
22 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 23 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 24 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 25 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 26 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 27 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各自做肢體。
28 神在教會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次是得恩賜醫病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方言的。 29 豈都是使徒嗎?豈都是先知嗎?豈都是教師嗎?豈都是行異能的嗎? 30 豈都是得恩賜醫病的嗎?豈都是說方言的嗎?豈都是翻方言的嗎? 31 你們要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

保羅‧班德醫生在他的書《神的傑作》裡,曾經用一個學走路的糼兒作為比喻。當你看到一個走路搖搖擺擺的幼兒時,你可能透過他的軀看見,那是一個何等奇妙的構造,一個複雜無比的機器。當他走向一張桌子時,每個眼睛裡有一憶個感覺細胞組成那張桌子的圖像;他的頸部伸張感受器在調整頭部與軀體的角度,以維持合宜的肌張力;他身上的關節感受器發出信息,報告四肢骨骼的角度;耳朵裡的感覺器官,將地心引力的方向和身體的平衡情形報告給大腦;每根腳趾頭感受到地板的壓力,很快會發出信息,向大腦報告他所踏的是怎樣的地面。

在學步的幼兒要站起來時,他的臀部、膝蓋和腳踝上互相對立的肌肉就必須發揮平衡、相對張力的作用,以穩定關節,避免關節重疊。肌肉協調說明了肌肉相互作用的複系統,使幼兒所有的肌肉保持在緩和收縮的狀態,使他走起路來很活潑有勁。

相信當你看到這樣的描述時,也會像我一樣發出讚嘆,神的作為何等精細奧妙。但這只是一點點的描述而已。除了肌肉,還有神經、骨骼等等的配搭作用,才能踏出一小步。這樣,下次當你看到有小孩在奔跑時,心裡也會發出讚美。當然,在你站起來坐下去,或邁步行走時,心裡也會發出感謝,因為我們受造奇妙可畏,分分秒秒都在享受神的恩典。

所以保羅用基督是身子,我們是祂身上的肢體來形容我們與基督的關係。事實上,說是肢可能嫌多或把自己看得太大了,說是基督身上的細胞或微細血管,可能還有一點接近事實。從幼兒的走路,我們就知道,在基督裡,我們是相互配搭的,我們離不開基督,也不能只顧自己的生存。唯有當我們不再堅持自己的意念,願意讓神的旨意在我們身上成全時,我們才有可能活出自己應有的功能。假如我們堅持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不肯順服聖靈的帶領,就好像腫瘤細胞,使軀體無法有效地運行,甚至危害到軀體的生存。

“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想想看,我們的身體若有軟弱的地方,我們都會更加注意並照顧。有的人覺得自己眼睛小,就要把它畫黑線,讓它看起來大大的;有的人覺得自己嘴唇血色不夠,就要把它得紅紅的。還有那些紅趾甲,花指甲,都是因為覺得不體面,不好看,所以要加上好多裝飾。假如你覺得好看,就不會加東西或顏色了。當然,腳痛時,你會貼腳,讓它休息;手受時,你會包紮,使它得到保護。所以在神的家裡,我們對於軟弱的肢體,也要特別照顧,使這個身子皂每個部份都有神的榮美。

使徒是指耶穌的十二門徒,和保羅。先知不是指像舊約裡說的先知,而是指能明白上帝旨意,用人聽得懂的話講述上帝的奧秘與救恩,勸勉人歸回上帝的人。 方言是以人聽不懂的語言來表達上帝的啟示,所以保羅說:說方言時要翻譯出來,否則就不應該說,因為聽不懂的方言是無法造就人的。“幫助人的”是指初代教會專門在負責救濟工作的人,用在任何時代都可以,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人。

初代教會醫病的神蹟是平常的事。猶太人生病往往不會到醫生那裏,而是向拉比求醫治。如新約中雅各教導的的抹油祈禱,到九世紀 之前抹油禮只是為醫病;之後才變為臨終抹油禮(The Sacrament of Extreme Unction),準備面臨死亡。保羅論到能行異能的事,可能是指趕鬼。早期許多疾病,尤其是精神疾病都歸諸於魔鬼的工作;而教會的功能之一是驅鬼。在這裏保羅只是舉例,不是說聖靈的恩賜只有這麼多;他的目的只在說明,教會有各種不同的恩賜和職分互相配搭,說方言的恩賜被排在最後,表示說方言不是最重要的恩賜,所以哥林多人一心追求說方言是錯誤的想法。

保羅要我們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賜,最妙的道,是指什麼?讓我們明天一起去追求。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