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安樂死是解決病人痛苦的最好方法嗎?

作者名: 
陳欣然/基督日報

卑詩最高法院通過醫生協助病人安樂死首例

現年63歲的泰勒。

近日,加拿大卑詩省最高法院做出一項裁決,同意患有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現年63歲的泰勒(Gloria Taylor)在醫生協助下安樂死。而基於安樂死已造成誤殺濫殺的先例,很多社會和宗教人士對此裁決表示反對,並稱其會帶來一系列悲劇性的結果。

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是一個漸進和致命的神經退行性疾病,目前醫學上無法治癒。著名英國理論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也是此病患者。霍金於1963年被診斷患有此運動神經病,當時醫生診斷他只能活兩年。但他活下來了,不過在往後數十年逐漸全身癱瘓並失去說話能力。

安樂死在荷蘭和比利時引發的問題

專欄作家Licia Corbella在其評論文章中指出,在泰勒獲得安樂死的「合法權利」的同時,其他人的生存權卻可能被剝奪——因為他們將會不情願地被他們的醫生殺死——這也是安樂死和醫生協助自殺(physician-assisted suicide)所沒有預想到的後果。Corbella尖銳地指出,非自願的安樂死不過是蓄意謀殺的一種變相說法而已。

非自願安樂死的悲劇在安樂死已經合法化的荷蘭和比利時等國家早有發生。荷蘭和比利時有報告清晰地顯示,數千人在未同意的前提下被醫生殺死。

據一項1990年的報告,1,031名醫院病人在未同意或未被告知的時候就被實施了安樂死。報告還發現,其中14%的人完全有生活自理能力;72%的人從來沒有表示過他們想要結束生命;並且在8%的病例中,醫生在認為還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對病人實施了安樂死。

安樂死防範組織(Euthanasia Prevention Coalition)執行主任指出,安樂死已在荷蘭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後果,「現在在荷蘭,精神病人、年輕人甚至嬰兒都可能會被他們的醫生殺害。」荷蘭格羅寧根協議(Groningen Protocol)規定,畸形、包括只是患有脊柱裂(spina bifida)的嬰兒也可以被實施安樂死。

大約30年前,醫生協助自殺在荷蘭變得流行,其指導原則是只有病入膏肓、飽受病痛、沒有抑鬱傾向並反覆申請安樂死的老年患者才能合法實施安樂死。

加拿大法律禁止醫生協助安樂死

加拿大此前已有禁止醫生協助安樂死的法律,其意在保障軟弱的患者,避免他們在病中受唆使而尋短見。而卑詩省的這一判決稱該刑法範圍太廣,且具有歧視性,與平等權、生命權、自由權相違背。

對此,卑詩省溫哥華大主教J. Michael Miller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強烈催促政府對這個存在極端缺陷和危險的裁決提出上訴」。

他說,這個決定扭曲了平等權,踐踏了人類自尊和生命價值。「真正的自由是活出生命、接受關懷的自由,而不是剝奪生命的自由。」

病人需要關愛 顯出善終服務的重要

另一專欄作家Paul Kokoski則指出,在當前的文化中,人們很容易用加速死亡的方式來解決痛苦。但是道德告訴我們,殺害一個無辜的生命是不可接受的。病人除了需要醫療以外,更加需要關愛。這項裁決無非更加強烈地提醒我們,安樂死是不明智的和不人道的,任何形式的安樂死都應該被禁止。

由於憲法與現行法律有抵觸,法官宣布裁決暫緩一年執行,以使國會有時間修例。因此,泰勒暫未能合法進行安樂死。若她希望在這一年內離世,則需提交證明其頻臨死亡的醫療記錄和書面要求,並向最高法院申請。

泰勒於2009年患上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最近病情急轉直下,須插喉餵食,並借助輪椅代步。由於泰勒無法自行完成安樂死的過程,因此申請由醫生代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