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誰是李奕奕跳樓身亡的真正凶手?

作者名: 
文/任運生/生命季刊微信專稿

2018年6月20日,甘肅慶陽六中十九歲高三女生李奕奕跳樓身亡。視頻顯示,李奕奕從高樓縱身跳下,一名消防員趴在高樓邊發出撕心裂肺的哭號,而樓下圍觀者卻發出一片哄鬧叫好之聲。

李奕奕縱身跳下的身影令人心慟;

消防員聲嘶力竭的哭聲令人心碎;

圍觀者殘忍冷血的叫好令人心寒!

一個花季少女鮮活的生命就這樣在眾人的哄鬧圍觀之下、尖叫歡呼聲中永遠地消失了。

嗚呼,欲哭無淚……

李奕奕,甘肅慶陽市六中高三學生,因為遭受班主任強制猥褻性侵、哭訴無門而患上抑郁症,冤枉、屈辱、排擠、冷眼、孤立、鄙夷,使這個孤苦無依的女孩心理崩潰、無力承受。

當李奕奕決意結束自己備受屈辱的生命、告別這個罪惡冷漠不值得留戀的世界時,她有沒有過一絲的猶豫?顯然是,否則無法解釋她四五個小時的僵持、掙扎和等待。

她在那四五個小時裡思想什麼?掙扎什麼?等待什麼?

她會想到為她費盡心血、身體已被拖垮的爸爸嗎?她會想到與父親離異的、已經多年在她生活中消失的媽媽嗎?(啊!媽媽,媽媽,要是有媽媽在女孩的身邊,尤其在女兒遭遇性侵后有媽媽在身邊,會是怎樣的結局呢?)她會想起十九年生命中那些美好的值得紀念的時光嗎?她會想起曾經有過的親密無間的朋友和玩伴嗎?她腦海中會有瞬間的閃念向往大學校園的陽光生活嗎?她會有瞬間的閃念憧憬未來美好的人生嗎?

在那四五個小時的掙扎中,李奕奕是否在等待一份愛的呼喚、一句鼓勵的話語,好使她重新拾起生活的勇氣、給她繼續活下去的理由?

然而,她等到的是什麼呢?(可憐的孩子啊,要是你手中沒有手機,要是你沒有看到直播中的那些留言和評論......)

“怎麼還不跳?”

“你倒是快跳啊!”

“在那裡猶豫什麼?丟不丟人?快跳啊!”

“尼瑪呀,樓下好熱的,快跳啊?”

“尼瑪,你到底跳不跳?……跳吧,騷年,一跳解千愁。”

“尼瑪,為了等你跳下來,我在樓頂晒了一個小時太陽了。”

“快跳麼,看完你跳樓,我還要去接娃娃了。”

“熱門你上定了,消防也救不了你,我說的。”

直播中一個尖叫刺耳的聲音,“一點都跳到六點了,還沒有跳下來。慫,慫,把驢都慫栽倒了。”
……

比起魯迅筆下那些等著吃人血饅頭的看客,國人進步了許多。從幾年前廣東佛山小悅悅事件的冷漠,進步到這次甘肅慶陽李奕奕事件的冷血,而我驚詫於這樣的進步是如此之快!

厲害了,我的同胞!

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對生命的冷血和漠視何以到如此令人發指的地步?

在美開車,我遇到過幾次非正常的交通堵塞。

有一次,有一隻野鴨帶著幾隻小鴨,大搖大擺地橫穿馬路,所有的車輛都自覺停下來,耐心等待野鴨從容不迫地過去。

還有一次,是我自己首先把車停下來,因為一隻受傷的小鳥落在一條車速很快的馬路中央,它顯然艱難地嘗試著離開馬路,但卻無能為力。當我停下車來,因為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兒,竟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隻好打開雙閃停在那裡。一會兒,後面車上下來一位女士,小心翼翼地走過去,挺費了一番功夫,把小鳥輕輕捉住抱在懷裡。她那神情就如同懷抱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她會把小鳥帶回家,包扎撫養,等它痊愈後放飛。當我回頭看,我的車后排起長串的車龍。

我的一位朋友一天傍晚帶他四歲的兒子出去散步,兒子看見螢火蟲很是興奮,朋友就小心地捉到一隻,他捂在手心裡讓兒子看,等兒子滿足了好奇心,他再小心地將螢火虫放回到綠草地。有天晚上他在我家甚至抓到一隻飛蛾,也拿到我家陽台上放生。

就是這些平凡的人們,對待生命,哪怕是一隻野鴨、小鳥、螢火蟲、飛蛾都表現出極端的珍重。

生命之所以寶貴和無價,是因為創造生命的那位創造主,甘願成為人的樣子,並在十字架上為罪人流血救贖他們。因此,耶和華神看每個人的生命都異常寶貴,如同祂眼中的瞳仁。

由此想起我的同胞,文革中可以互相殘殺,十幾歲不諳世事的中學生都可以殘酷地打死他們的校長;成千上萬最無辜、最無助、最沒有反抗能力的胎兒,被他們的親生母親借助醫生的手術刀片和手術鉗子殘忍殺害;許多惡性殺人犯罪案件都好像做得很輕鬆,河南21歲空姐乘坐網約車遭性侵後被殺害;廣東23歲女孩搭錯車被姦殺後藏屍於冰櫃……

難道殺一個人就像踩死一隻螞蟻?

人到底怎麼啦?一群人看著一個鮮活少女的生命在他們眼前消逝竟可以歇斯底里地狂呼亂叫?

六月二十一日,科技日報總編輯劉亞東在中國科技會堂做了一場演講:“除了那些核心技術,我們還缺什麼?”劉亞東演講中提到中美之間科技的差距,我慶幸還有這樣頭腦清醒的明白人,誠實坦率地認識到這樣的差距,並且指出“這本來是常識,不是問題。”劉亞東演講提出了這樣的疑問:“除了那些核心技術,我們還缺什麼?”劉亞東的演講的最後給出答案:我們缺乏科學武裝、缺乏工匠精神、缺乏持之以恆的情懷。

然而我想問,我們最缺乏的是什麼?

“缺乏信仰。”

這幾乎是一個眾所周知甚至很時髦的答案!但卻很少有人認真地將這個答案落實在自己身上。

多一個教堂,就少一座監獄;多一個基督徒,就少一個罪犯。”這不是誇誇其談,乃確鑿實在的事實。

試想一個對耶和華真神心存敬畏的人,一個竭力尋求神的心意的人,一個全心效法耶穌基督的人,一個努力踐行“愛人如己”聖經教訓的人,如何會去故意犯罪傷害人?如何會對生命有如此醜陋的輕賤?

我以一顆赤子之心給我的祖國和同胞獻上一句忠言:唯有基督信仰才能實現一個民族的真正復興!因為,“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祂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詩33:12)

當我看到李奕奕於1999年4月出生,禁不住再次悲憤交加,因為她與我女兒同年同月出生,如今人們卻再也看不見她了。

“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耶9:1)為李奕奕以及和她同樣命運的孩子們哭泣。

醒醒吧,我的同胞!

那位剛剛領完結婚証趕來最后拉住李奕奕一隻手的消防員,用盡全力但最終還是未能挽回李奕奕十九歲少女的生命。

強烈的自責使他崩潰,消防員發出驚天動地的哭號,那樣的無助、那樣的悲愴、那樣的撕心裂肺……

那消防員悲愴慟哭的影片,將定格於我的腦海,大概永遠無法消失。我盼望,那撕心裂肺的哭聲,能夠使我所眷念著的同胞,從冷漠和睡夢中驚醒。

===========

任運生牧師,現在北美牧會;生命季刊特約撰稿人。
===========

生命季刊微信公眾號:cclifefl

生命季刊網頁:https://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