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我的疑問是關於“順服”這件事情

是這樣的,我的疑問是關於“順服”這件事情。我是非信徒,但是對此有興趣。我會看很多有關基督教的東西想了解它,看到這篇文章,還有坊間對此"以弗所書5:22-33"這幾句經文有些疑惑。我把文章句子複製給您看您比較好回答

1.以神聖秩序合理化倫理秩序

「頭─丈夫─基督」和「身體─妻子─教會」這兩組比喻,反映整段經文以神聖秩序合理化倫理秩序。丈夫比妻子高一等,妻子要順服丈夫等的教導,明顯與現在社會提倡男女平權的主張背道而馳。當然仍有教會領袖或信徒以此段經文高舉男尊女卑的價值,然而也有不少信徒覺得不妥當。

2.坊間對這段經文的拆解

2.1 女人由財產提昇至「被愛」
在舊約女人一直是男人的財產,妻子就如牛羊和房屋般是丈夫的財產之一。在這段經文中,雖然妻子仍然要順服丈夫,但至少經文指丈夫也要愛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一樣。女人由「男人的財產」變成可以被男人「愛」,是一大進步。

我們認為這個拆解並無效用,因為作為男人的財產,也可以被「愛」,正如我們也可以「愛」自己的財產/物品等。被「愛」不等如脫離財產觀念。

2.2頭身關係乃整體關係

有查經組員曾在婚禮上聽說過牧師拆解這段經文,指雖然丈夫是妻子的頭,但妻子是丈夫的「頸」、「心臟」,反映丈夫雖是領導位置,但也不能沒有妻子。組員形容牧師這樣說時「扮幽默」,其實正正反映對女權的恐懼。

這樣的拆解軟弱無力,反襯至神聖秩序,難道教會是基督的「頸」、「心臟」,基督無教會不行?雖然這樣說十分「冒犯」,可是詩歌中不是有「每一次我禱告,我搖動祢的手」,不正是人嘗試搖動、影響上帝的決定?

另一個問題是,丈夫是妻子的頭,但按經文5:28-30,妻子是丈夫的身子,若以「我的肉我的骨」的講法,身子豈不把頭也包括在內?即丈夫是妻子的頭,但妻子是丈夫的全身?

3.雙方均有責任說(尤其是這段)

另一坊間說法是,經文除了說明妻子的責任是順服丈夫,也說明丈夫的責任是愛妻子,倘若丈夫不再愛妻子,妻子也不需要順服丈夫。

我們同情地了解這個拆解,可以避免妻子需要無限量無條件地順服丈夫,也避免這段經文成為家庭暴力的藉口。然而雙方的責任並不對等,「愛」是主動的方式,丈夫就可以採取主動的方式愛妻子,妻子卻只能被動地順服,這個不對等的責任,正正反映作者視丈夫為主體(Subject)妻子是客體(Object)的想法。難道妻子就沒有能力和責任去愛丈夫嗎?反過來為什麼丈夫不需要順服妻子?

4.經文的社會背景

4.1 書信的受眾

到網上找資料,就會發現以弗所是一個繁榮城市和重要港口,其中經貿往來頻繁,而且當地還有稱為世界七大奇觀之一的亞底米廟,供奉亞底米女神。而在這樣繁榮的城市中,人們如何生活的呢?城市繁榮,人們學歷較高見識廣闊,而且更多人能成為有閒階級,無須太多勞動,可以天天「說說聽聽」(使徒行傳17:21)。城市中的女人亦較自由,富有的女人婚嫁後也可以有自己的財產和奴婢,亦不需要蒙頭。以弗所教會可能同時存在猶太人和外邦人,他們都住在城市中。

4.2 書信的作者

以弗所書被視為是pseudopauline,即不是出自保羅手筆。不論以弗所書的作者是誰,至少應是保羅宣教團隊中的一份子。保羅宣教團隊的面貌是怎樣的?我們可以推想,耶穌一直活躍於農村漁村(相對於城市為中心的想法,就是邊緣地區),所召門徒如彼得也是漁夫,由此推想保羅宣教團隊中,大部份人也來自農村地區。保羅算是這個團隊中較有學識的,然而在希臘與城市人辯論時,也只能勉力進行(使徒行傳17:16-31)。

掌握了對書信作者和受眾的社會背景,讓我們對經文有更多的理解和想象:

5.更多想像

5.1 宗教原因:耶穌勁過女神
有查經組員想象,作者寫「丈夫是妻子的頭」時,是要強調耶穌(男神)比起當地信奉的亞底米(女神)更厲害。

5.2 文化衝突:平權思想衝擊農村習俗
以弗所這大城市兩性可能較為平等,城市女人可以擁有財產和奴婢,不用蒙頭,可自由在街道上活動和辯論。農村背景的保羅宣教團隊中的男成員因此未能適應,甚至感到自身地位受威脅(女人也可以反駁我說的話?),因此寫下這些字句,期望以神聖秩序重申男尊女卑的農村倫理秩序。

5.3 文化衝突:農村男人看不慣城市自由女人
有查經組員指以弗所城市未必完全的男女平權,只不過在「農村男人」與「城市女人」兩個群組中,除性別這個社會因素外,還有城鄉差距。簡單來說,即使城市中是男尊女卑,但由於城市人在學歷識見和資產上的優勢,形成這樣的排序:城市男人>城市女人>農村男人>農村女人。這樣保羅團隊中的農村男人,自然看不慣城市中的自由女人,甚至可推想在以弗所教會中,也有類似的爭論,於是作者寫這些字句,重申男尊女卑的倫理秩序,希望擺平教會裏的城市女人。而我們也看到,作者以「頭」、「身體」等字眼作比喻,是希望以希臘哲學的語言,來與這些城市人溝通。

5.4 宣教團隊的自我安慰
有查經組員指書信的目標對象不只是教會中的城市女人,也是寫給自己團隊中人看的,有自我安慰的作用。或許團隊在以弗所宣教不大成功,這個不難想象,一個源自農村的猶太教內部改革力量的宗教分支,對比以弗所這個多元宗教兼崇拜亞底米女神的城市,吸引力實在有限。因此作者藉書寫抒發不滿和挫敗的情緒,藉以神聖秩序合理化倫理秩序,肯定自己比那些城市女人高一等。

5.5 宣教團隊的真正需要?
「丈夫是妻子的頭」,莫非是保羅宣教團隊的真正需要?會不會有保羅宣教團隊中人,娶了城市女人為妻,而這些女人在宣教的過程中越來越有主見,漸漸不受控制?我們知道與保羅同工的有女性,也有好些(即使很少)城市女人皈依(使徒行傳17:34)。保羅宣教團隊曾經分裂,就應否留在某個地方繼續宣教,還是到別的城鎮宣教而有分歧,莫非有人娶了城市女人後不願離開?所以有人寫信勸喻同工不要聽妻子的話?這個推想需要更多背景資料支持,然而不難想象的是,人們的爭執不一定出於崇高理想(哪地方有遠象應去宣教之類),而是想多陪妻子享受天倫之樂,而往往這些原因也被視為不能見光的,因此以這樣間接的方式出現。

6. 聖經都是壓逼女人的?
查經至此,有查經組員認為聖經裏充滿壓逼女人的訊息,今日支持性別平權的我們,要如何看待聖經?

6.1 深入剖析每段經文的社會背景
聖經的保羅書信裏,不只有性別不平等的經文,也有提倡平權的經文,如加拉太書3:27-28:「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因此未必需要以一卷書、一段經文「打沉」整本聖經。

我們只能透過仔細分析和發掘,同情地理解宣教團隊遇到不同問題時的回應。我們可以想象,宣教團隊來到以弗所城市時,可能遭遇不少錯折,一來是習慣在農村生活未能適應城市步伐;二是城市的多元開放與農村的簡單純樸成強烈對比;三是在與人爭辯討論哲學時不習慣使用高深學術語言,宣教團隊也可能因此遭歧視被嫌棄為「鄉巴佬」。這段經文,極可能是團隊感挫敗後的反彈。當然,這個不是處理文化差異的好例子,只是透過深入想象和具體化情境後,令我們明白這段經文背後的含意,反而較能公正地評價這段經文。如果男人壓抑女人是不該的;在很多地區,城市又憑什麼多年來既需要農村食物的供應,反過來又在文化領導權、糧食收購價格等方面欺壓他們?

6.2 耶穌處理文化差異的榜樣
如果說保羅宣教團隊中,有信徒在處理文化差異時感吃力,並「反彈」以神聖秩序合理化男女不平等的教導,耶穌則為我們示範了另一些做法。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在井旁相遇,婦人是撒瑪利亞人和有五個丈夫的背景,並沒有障礙他們的交流,他們反而討論到「活水」、「心靈與誠實敬拜」等神學觀念(約翰福音4:5-25),實在是我們處理文化差異時可參考的做法。

6.3 聖經的成書過程
我們今日看到的聖經,是經過很多工序而成的。其中包括作者的記錄,以及大公會議決定哪一卷書能被納入正典,還有翻譯等等。聖經成書在父權主義的社會中,經卷的作者、參與大公會議的宗教領袖、翻譯聖經者,不論是肉身男性還是女性(相信比較多的是男性),在記錄、寫作、選取或翻譯時也難免受父權社會影響其思考。於是我們不難發現女性的聲音多被埋沒(如被強姦的公主他瑪只能忍氣吞聲,撒母耳記下13:1-22);福音書又較少記載女門徒的事跡(既是女門徒最先發現墳墓空了,可推想女門徒在耶穌宣教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較多記敍女性聲音的書卷如抹大拉馬利亞福音,亦被排除在正典之外。因此我們查考聖經時,須敏感聖經成書過程中的社會背景。

6.4 聖經在現今社會如何被使用
正如我們在第一部份的討論,這段經文之所以被廣泛信徒認識,是由於經常在婚禮中被引用。到底這段經文被引用時,是用來合理化妻子應該順服丈夫,還是小心疏理當中反映的文化衝突和城鄉矛盾,將帶來很大的差別。試想想,若牧師在婚禮中引用這段經文,並疏理其中的城鄉矛盾,再勉勵今天的丈夫,即使妻子學歷收入比丈夫高,也不應該隨便以神聖秩序合理化對妻子的操控,反而應該與妻子互相交流溝通,深入了解彼此關係如何受社會期望所影響(丈夫應該做一家之主、妻子賺錢較多就是「食軟飯」等的壓力)……這不是更美麗的圖畫嗎?

7. 今昔對照

7.1 港男港女:Marry Up的問題
當日有可能出現宣教團隊中,有男人因娶了城市自由女人無法駕馭,因此書信中寫「丈夫是妻子的頭」,既希望藉神聖秩序把妻子納入可控制範圍之內,也是自我安慰其實丈夫應該高妻子一等。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今天的港男港女身上,港男港女的爭論,背後反映著:一、面對香港女性在學歷和收入上漸與男性相近甚至超越,但人們普遍仍存有「Marry
Up」的概念(即丈夫要在社經地位上比妻子優勝),男女未能配對的情況將越來越嚴重;二、當港男在網上留言大罵港女患有「公主病」時,反映香港有些男性已不想繼續擔當照顧者和強者的角色,罵港女「扮可愛」的潛台詞就是:「你(港女)收入比我還高有照顧自己的能力,我已不是王子(強者)了,你還扮什麼公主(弱者)?」;三、當港女仍然希望「扮可愛」時,其實香港女性還未適應社經地位提昇帶來男女關係的變化,仍然期望做「小女人」得到男人寵愛,卻發現越來越難找到白馬王子。

於是綜藝節目《美女廚房》中,女性如僕人般「餵」男性試吃自己煮的菜餚,反映的是一個虛假狀況。與其說節目貶低女性的地位,倒不如說是男性絕對優勢不再的自我安慰,期望回到「男主外女主內」、妻子順服丈夫的年代。於是看《美女廚房》,給我們一種時代錯置的感覺。今昔對照,以弗所書5:22-23反映的正是男性這種心情嗎?

7.2 高舉倫理議題:基督徒身份危機
綜觀這段經文的上文下理,都是有關倫理的教導的,包括夫妻、主僕、父母兒女的關係。為什麼如此著重倫理關係的教導?會否與宣教團隊的位置有關?有查經組員提出,有分析指宗教右派在現時價值多元的社會中,因基督徒身份失落,故高舉性或相關倫理議題,以確立基督徒在社會中還有一定的影響力。今昔對照,當時保羅宣教團隊,面對以弗所大城市中各種思潮的辯論撞擊和多元宗教,會否同樣地因難以與之對話(使徒行傳17:22-32),於是退守至倫理教導?

7.3 女人成為教會的問題?
回到這段經文流行的用法,現在教會領袖仍常常在婚禮或其他聚會中引用這節經文,合理化男人高女人一等的看法,難道現在香港教會跟當時以弗所教會一樣,同樣感受到女性對教會帶來的衝擊?

我把整篇文章複製了,不好意思要花費您的時間回答我,我其實也不太懂這篇是要說聖經歧視還是要說明聖經的清白,但是裡頭真的蠻多是我想問的。再次感謝您。

Tiffany

Dear Tiffany

對於一個非信徒而言,能為了一節聖經經文而如此用心研究,令我十分佩服。

可惜的是,從神來的智慧必有聖靈的啟發和引導,才能真正體會神的話何等奧妙。不然,充其量,只是一個在餐館外面徘徊,看著裡面的食客吃東西,自己只是在旁邊說那是什麼材料,怎麼做的,哪道菜的背景和正史,卻一點也享受不到美食的滋味啊!

所以神學院裡有些教授也是不信神的。因為他們把自己和他人的知識看得比神重要。

不管這節的經文背景如何,保羅所看到的人性,直到我們的世代,都還是一樣。因為神造男造女,男女原各有特性。

先談“順服”。何謂“順服”?就是在人不同意的情況下,也願意照著做,叫做“順服”。假如要人同意了才做,那就是同意,不是“順服”了。

所以你若要明白聖經的道理,你得先“順服”,承認自己的有限,在創造宇宙的神面前,我們就像個嬰兒。

有趣的是,你若觀察一般的家庭,多數都是母親說了算!父親大多數聽母親的,也就是大多數丈夫都聽妻子的。因為上帝要他們愛妻子,為了愛,他們就讓妻子開心,去掌權了。

你為何不為了“丈夫要愛妻子,像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命”這句話而不平呢?聖經裡那麼多教導夫妻相處之道,你就執著於這句話,有意思嗎?

你不肯順服,不願接受,你可以有這樣的選擇。但是,我選擇不跟你討論下去。因為以偏蓋全,怎麼談?而且我們的著眼點不同,就是解釋到天亮,你也還可以再去找更多人的說法。我豈不是自討苦吃?

你不想順服就別順服,有什麼好說的?何必找理由?當你需要找理由時,就表示你心裡明白那是對的,只是你不同意罷了。沒有信心,就無法順服。我不能強迫你認同,除非你心裡有聖靈,你才能明白神的話何等真實可靠。

在我的經驗裡,保羅這句教導幫助了很多婚姻瀕臨破碎的家庭。這些家庭在我眼前度過危機,成為相愛和睦的家庭,現在都很幸福。

人要認識神,有聖靈在心中的引導,才能看到自己的罪性和不足,以及那滿溢的驕傲,才能得到上帝為你預備好的救恩。

世界上的知識和智慧只會讓你在原地踏步,永遠也找不到出路。

上帝愛你

以馬內利

舟子敬上

 

站內搜索

FACEBOOK 分享

舟子熱線

讀者信箱

CAPTCHA
please answer the below ques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