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細菌與聖誕

「細菌又進化了,本來沒有抵抗力,現在有了」。我們常聽說細菌進化了,有抗藥物的力量,因此藥物又沒有用了。到底細菌進化出抵抗力來嗎?或是某藥物不能殺死某細菌,不是細菌進化引起的?

上回我們提到單細胞的細菌,各有它們的「保護基因」,叫它們可以生存。而這些「保護基因」多是在小小圓形的「質粒」(Plasmid)上面,這些小小的遺傳基因能夠從一個單細胞「傳送」到另一個單細胞─不一定要同種的單細胞,不同種的照樣可以「傳送」。

在我們還沒有「發明或發現」抗生素之前,死去了的人身體上,已經存在著所謂有「抵抗」抗生素的細菌。比如,1988年Alberta大學研究了1845年在北極死去的探險者,他們的身體被冰凍了。在三位死人的身上,研究者發現有六種Clostridium的細菌,對clindamycin和cefoxitin有「抵抗力」,而這兩種抗生素是那些人死後一百年才有的。原來這種clostridium的細菌是人類腸子裡面的正常存在的細菌。

我們都知道盤尼西林(penicillin,即青黴素)是很早被發現的抗生素,盤尼西林的發現在醫學界是驚天動地的史實。在盤尼西林被發現之前,很多人因為感染病而死。我記得小時候,家父也認為盤尼西林是很有效的藥物,對某些病功效神奇,我想家父那一代的醫生都有盤尼西林備用。當時不是用「一次丟掉」的針筒針頭,而是要洗的,那是我有時要幫家父做的事情。清洗用過盤尼西林的針筒針頭需要特別多功夫,因為是油質,要清洗好多次才乾淨。

但是,後來就聽說盤尼西林失效了,然後就聽說是因為細菌進化了,現在對盤尼西林有了「抵抗力」。1950年代,幾乎所有的staphylococcus細菌對盤尼西林都沒有「抵抗力」,1980年代以後,幾乎90%的staphylococcus細菌對盤尼西林都有了「抵抗力」。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是因為環境改變,所以進化,像進化論所說的嗎?其實並非進化,不是因為環境中有了盤尼西林,所以細菌就「進」出一些「抵抗力」來。這是前面所說的,一些本來有「破壞盤尼西林」本能的細菌,與其他細菌「分享」了它們的本能。

後來發現這「破壞本能」是一種黴素,叫做beta-lactamase,這黴素導至盤尼西林的β-lactam部份被破壞,因此有這黴素的細菌就「不怕」盤尼西林了。不但「不怕」盤尼西林,連所有有β-lactam的抗生素都「不怕」了!製造這黴素的遺傳基因是在前面所提的小圓形基因上,這基因可以從單細胞傳送給其他單細胞。沒有這黴素基因的細菌被殺死了,當然有這基因的細菌就大大的繁殖了。

就比如,我們把正常的狗殺死,只留下短腿的狗,當然以後的狗多數是短腿的了。很明顯,那不是進化!

有些抗生素殺菌,是因為這抗生素攔阻了某些重要的原料的製造。比如,葉酸(Folicacid)是某些細菌生存的要素,如果攔阻了這葉酸的製造,細菌就不能生存了。Salfonamide磺胺就是可以攔阻細菌製造葉酸,因此殺菌。但是這細菌如果得到其他細菌「傳送」了製造葉酸的基因,它就能夠製造葉酸了,它也就「不怕」磺胺了!但是,這也不是進化!有的細菌「不怕」很多種抗生素,因為它得到不同的「傳送」,給了它不同的基因,叫多種的抗生素對它失去功效。

其實,把這情況稱為「抗生素對某細菌失去功效」比「細菌對某抗生素生出抵抗力」較為合理。

有一些癌細胞是多種抗生素對它都無效的,這是因為這些癌細胞有一些基因,能夠製造「抽藥機」,把藥物「抽出來」,叫藥物不能在細胞裡面,因此藥物就無效了。有些細菌也可以得到這類基因,把我們用於殺死它的藥物從細菌裡「抽」出來,因此那藥物對它也就失去功效了!但是,這也不是進化!

讓我們繼續討論,不但病菌的所謂「抵抗力」(把它稱為抗生素「失效」比較準確),也會討論殺蟲劑的「失效」等有趣的話題。進化論信仰者常常以這類事情做為「進化正在發生」的證據。我們要先了解「進化」一詞的定義,可能用的人的定義只是「變化」,不是「進」。有些進化論信仰者可能是真正分不清「變」與「進」的分別;但是,有些進化論信仰者可能是故意混亂其詞,以大家都同意的「變化」為例,然後把它改成「進化」。上帝給我們每人一個腦袋,只要我們思想清楚的話,我們不會被人家攪亂的,我們不需要怕,只要不怕問,真理自然顯明。(註:以上取材JerryBergman,"Doestheacquisitionofantibioticandpesticideresistanceprovideevidenceforevolution?"和其他文章)

我們慶祝聖誕節,雖然主耶穌基督不一定是陽曆十二月降生,但是,我們知道祂有降生,所以慶祝祂的降生是重要,那一天慶祝倒不是很重要。耶穌基督的降生,帶來了好消息,正如當時天使向伯利恆之野地裡牧羊人所說的:「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路加福音二章10-11節)

因為病菌不斷在變化,雖然這些變化不是「進」,常是「退」或「不進不退」,但是卻叫人類發明或發現的藥物,一直變為無效,我們還是有病疼死亡。聖經告訴我們,這是無可避免的,但是,因為耶穌基督,我們的創造主,「祂本有上帝的形象,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了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二章5-8節)

因耶穌降生,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埋葬了,但第三日復活,所以我們有盼望。「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受造之物,切望等候上帝的眾子顯出來,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上帝兒女自由的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裡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份,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羅馬書八章18-23節)

因為耶穌基督的降生,因為祂的虛己,因為祂謙卑,為我們這不理想(必死)的人而死;因為祂的復活,證明祂勝過死亡,所以我們在這必定敗壞的世上,我們身體必會有病疼死亡的情況下,我們可以「不介意」,因為我們有盼望。那一天,「我們的身體得贖」,就不再有病疼死亡了!「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啟示錄廿一章4節)

聖誕節,讓我們不但記念過去,也盼望將來。不要上當,無論醫藥如何昌明,人類如何環保,這不理想的天地,「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彼得後書三章)「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來到。

聖經告訴我們「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九章27節)如果我們口裡承認耶穌為主,為生命之主,信上帝叫祂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現在,當上帝審判的時候「誰能控告上帝所揀選的人呢?有上帝稱他們為義了。」(羅馬書八章33節)。感謝主耶穌基督-聖誕節的大好禮物!這永恆的無價之寶你得到了沒有?

 

本文曾刊在真理報.

站內搜索

蘇緋云專輯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