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半塊墓碑的故事

台商黃先生平常喜歡蒐購古董,去年某日在揚州的古董店看見一塊殘缺的墓碑,上面刻有幾個小孩子的英文名字,經過上網搜尋查證,赫然發現這塊殘碑竟然是戴德生元配瑪莉亞的墓碑……

2012年11月底,我在馬來西亞檳城的一個青年宣教營會見到戴繼宗牧師,聽他談起一件關於戴家非常奇妙的事情,就是戴德生的元配瑪莉亞的墓碑最近被發現了。他已將來龍去脈寫在一封家書中,附加照片,寄給戴家親友。我相信這件事不但是戴家的大事,也是華人教會的大事,因此徵得戴牧師的同意,在《宇宙光雜誌》本專欄中公布此事,與華人教會分享。

話說有一位在江蘇省揚州的台商黃先生,平常就喜歡蒐購古董,去年某日他在揚州的古董店裡看見一塊殘缺的墓碑,上面刻有幾個小孩子的英文名字,經過上網搜尋查證,確定這塊殘碑是瑪莉亞墓碑的下半段,這四個名字都是在瑪莉亞之前就已離世的孩子,存活最長的活到八歲,最小的出生當天就夭折。

黃先生還不是基督徒,但是對於戴德生的故事卻不陌生,甚至還在部落格上寫過一篇介紹「揚州教案」的文章。原來黃先生不久前在揚州買了一棟建物,準備整修後當作工人的宿舍,而這裡正是 1868 年發生「揚州教案」的地點,在這場暴動中,戴德生的家人和同工都受到傷害,導致「內地會」初期宣教事工的重挫。對於在這麼短的期間,兩次與戴家的歷史相遇,黃先生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因此決心買下這塊殘碑,並且交還給戴家保存。

經過一番尋覓,黃先生終於和戴繼宗直接通信、通話,而戴牧師也在去年十月二十六日來到揚州,與黃先生見面,並初次見到這塊在瑪莉亞死後一百四十多年竟然出現的墓碑。黃先生堅持不收取任何費用,將這塊碑送給戴家;戴牧師也決定,先將這塊碑運到鎮江的福音堂存放,以便將來與已經設立在那裡的戴德生墓碑並列。下一步,就是要想辦法將缺少的上半部補起來,將原來的碑文完整呈現出來。原來的碑文如下:

「神聖追思瑪莉亞,中國內地會戴德生牧師的愛妻、已逝檳城台約爾牧師的愛女,1837 年一月十六日生於馬六甲,1853 年來中國,1870 年七月二十三日於鎮江安息主懷。她是一位熱心愛主的基督徒、全然擺上的宣教士、忠貞深情的妻子、溫柔慈藹的母親、真摯熱情的朋友。對她而言,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那些認識她、愛她的人將永遠懷念她。父啊,我在哪裡,願祢所賜給我的人也同我在那裡。」接著是四個小孩的名字,以及他們出生和死亡的日期,最後是一句經文:「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現在被發現的半塊墓碑,碑文只留下四個孩子的部分,前面的十字架記號及關於瑪莉亞的部分都沒有了。

戴繼宗牧師在家書中提到,當他站立並凝視瑪莉亞的墓碑時,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父親戴紹曾牧師,也就是戴德生的曾孫。「如果父親還在,他會作何感想?」事實上在 1988 年,戴紹曾、戴繼宗父子,也在鎮江經歷類似的神蹟,找到 1905 年所打造戴德生的墓碑,而且大致上是完整的。如今又得到瑪莉亞的墓碑,雖然少了半塊,但是在經歷中國近代不計其數的天災人禍,尤其是像文化大革命這樣瘋狂的動亂後,這樣的結果只能說是出於上帝的保守,充滿上帝的賜福。

戴紹曾牧師留給華人教會最後的禮物,就是他與張陳一萍姊妹一起完成的中文傳記《雖至於死──台約爾傳》。台約爾就是瑪莉亞的父親,為了來華宣教,不到四十歲就因病離世,葬在澳門基督教墓園馬禮遜牧師旁邊。當年台約爾在廣州病危時,伯駕醫生問他希望葬在哪裡,他回答:「讓我埋身在此,埋在中國;如此,藉著我們的埋身之地,贏得中國歸屬基督。」156年後,澳門回歸中國,神果然成全了台約爾的心願。今天,鎮江福音堂裡存放的兩塊墓碑,不但見證著戴德生夫婦對中國、對基督那種海不枯、石不爛的愛,但願藉著它們,也能早日贏得中國歸屬基督。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