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翻譯員的眼淚

翻譯員的眼淚

首五年工場事奉完結後,愛蓮(化名)帶著一顆破碎的心回國述職。文化調適、語言學習挑戰、跟工場和教會溝通時出現誤會,都叫她身心疲憊。雖然,並非所有經驗都是消極的,可是她實在需要在神裡面找一個隱密處療傷,讓疲累和受挫的心靈康復。她腦內盤旋著一個無人解答的問題:「這事奉真是太苛刻、太困難了。幾千位同工一起服侍,就是為了完成這個看似無法成真的夢,值得嗎?」

就在愛蓮找輔導員傾談,和向上司作工作彙報之前,教會傳來一位會友離世的消息。愛蓮出工場之前是這教會的傳道人。她出席這會友的安息禮拜 ── 也是回國後出席的第一個聚會。她的心情彷彿有千斤重,既是為這會友離世,更是為那無人解答的問題。

隨著歌聲響起,安息禮拜才開始,愛蓮便禁不住流淚抽泣了。她自我解釋:「一位會友離世了,我有這樣的反應也很自然嘛。」她只唱了第一節歌詞,就唱不下去了,反而不住的哭泣。她並不介意人家怎麼想,只想好好的哭一場。唱詩以後,她頓下來想:「我很快會平伏下來的。」然後,牧師頌讀了一段經文。奇怪,她又開始哭泣了,為甚麼呢?她內心仔細的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終於恍然大悟了。原來過去五年來,她在工場上一直沒有機會用自己心底的語言唱詩、讀經;然而,在這安息禮拜上,她藉著母語詩歌和經文,得著了無比的安慰!那深深觸動了她的心靈!她的問題終於解開了:「值得,這事奉絕對值得!」    (梁永強牧師;林佩鈴譯)


Daniel & Wei Lei Jesudason

製造寶石的技師

我們這次在巴海族的村中有一個令人鼓舞的經歷。山谷內其中一位主要的青年領袖經常被額頭的劇痛折騰,甚至使他出現間歇的暴力行為,四個月內最少七次擾亂團契聚會,或手持灌木刀追逐別人,或向人擲石頭,或毆打別人。我們一直禱告,希望可以幫助他。

有一天他又狂性大發,把眾人趕出教會。我很想幫他,便隨著他走。雖然天色漸黑,但他仍一直在叫囂,而我還是跟著他,不想讓他獨自一人。我們繞著田間走,就在他想要打我時,他忽然變得全身無力,用雙手抱著我的肩膀,流淚痛哭達十分鐘之久!我帶他到村裡我們的房子內。他坐下不停流汗,全身顫抖。當我們開始為他祈禱時,他的身體很不自然的抽搐,最後他感到全身「輕省」。他額頭的痛也消失了,覺得很平安。後來,他對我們說,原來他父親曾用石頭猛撞一個人的額頭,置那人於死地。

自我為他祈禱之後,他有戲劇性的轉變。以往怕他的人都可以見證,他變了另一個人。他努力重新建立團契。他傳道時有一種溫柔的權柄,是在許多人身上找不到的。在過去的四個月,他甚至不曾動怒。他真真正正的被耶穌 ── 這位製造寶石的技師 ── 雕琢更新了。

(Daniel & Wei Lei Jesudason)

信息和十架的能力

能夠在巴布亞新畿內亞這個大部分為巴海人(Dahai)聚居的地方分享基督,對我們來說實在機會難逢。我們訪問了其他三條村落,有機會和許多領袖談話。我們又帶了一套人家捐出來的錄影系統和小型發電機,在那裡放映錄影帶,我們常常放映有關耶穌的錄影帶,為當地人帶來很深的影響。許多人都感動得流下熱淚。許多有關基督復活的混淆思想也一一澄清了。我們甚至在課程中開設了一課比較宗教學,又幫助許多巴海人領袖明白一些正確釋經的基本原則。

在一天晚上一名巴海少年突然昏倒,看來像中了風。我們有些人立即為他祈禱,但由於一些人反對,只得停止。後來他醒過來,但耳朵閉塞,一點聲音也聽不到。這個少年叫慕丹尼,他因此非常沮喪,狂性大發,在課程最後一個晚宴上揮著灌木刀到處要斬人。然而,在第二天我們找到一個機會為他祈禱,當我們在禱告、奉耶穌的名對付附身的邪靈時,他的頭忽然抽搐了一下,然後他向我們微笑,說他再次聽到聲音了。他那時就開始明白耶穌的愛,感動得哭了起來。我們帶領他接受耶穌進入他心中。幾個星期後,他走過兩個大山來探望我們,要求得到一本聖經。自此以後,他雖面對迫害,但仍能在主裡堅定不移。(Daniel & Wei Lei Jesudason)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