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猶太宣教的甜酸苦辣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羅 1:12

這個見證並不是關於我,而是關於神,你們今天不是單單聽一個宣教士的事,而是關心神所關心的,如果我向你說,有很多猶太人因著愛耶穌的緣故,而為中國人的得救祈禱,你會否覺得驚訝呢?在全世界很多中國人需要耶穌,但在這裡卻有很多中國人為我祈禱,這使我很感恩。

世界上有很多種不同的食物;有甜酸苦辣不同的味道,願我們對神也有一顆飢渴慕義的心,因神自己的話才真正成為我們的食物,神的心是想念著猶太人的得救,我認識一些信主的猶太朋友也向其他的民族傳福音,有在菲律賓、泰國、非洲,但神把祂自己的選民這負擔放在我的心中,雖然這事工實在很艱難,在此我希望跟大家分享我向自己同胞傳福音的一些經歷,我知道我的經驗並不是獨有的,但願能幫助大家懂得如何為猶太人祈禱。

我想先以「苦」來開始。當我向猶太人傳福音,而令他們很憤怒且拒絕我時,這令我感到很苦。他們以為我加入了反猶太人的行列中,因為很多猶太人認為基督徒憎恨他們,為何他們會這樣想呢?這是因為教會的歷史,所以當我選擇跟隨耶穌時,人就會以為我選擇和希特勒一黨,被拒絕也成為我一個很苦的經歷。昔日神呼召我入神學院受裝備時,父親跟我說:「如果你入神學院,那你就永遠不能再回家,也不能與媽媽、妹妹及外祖母聯絡。」我也不能參加媽媽的喪禮,這些都是苦的經歷;我的朋友也拒絕我參加他們會堂裡的小組;我的猶太人老闆,知道我信了耶穌後,也炒了我。這不單只發生在我身上,很多猶太歸主者也遭遇這些事情,他們因為信耶穌的緣故而找不到工作及租不到屋,在以色列的猶太基督徒遇到很多的逼迫。

有一個傳統的猶太節日──普珥節(記載在以斯帖記),不論有沒有信仰的猶太人都會慶祝。他們喜歡以匿名來彼此送食物或糖果,在剛過去的節日中,有一位住在以色列的牧者收到一個禮盒,當時有一位少年人在家中,他以為是一個糖果,便把它打開,但其實是炸彈,炸毀了整間屋,而他身上多處也有傷痕。神跡地他仍然生存,但卻嚴重受傷。

同一個鎮,在另一位宣教士的後園中,發現另一個炸彈。這些都是在以色列中,一些傳統猶太教徒向彌賽亞猶太宣教士作出的反抗行動。但當局沒有捉拿這些攪事的猶太人,在以色列的猶太歸主者很需要我們的祈禱,於我來說,受到逼迫,受到困難是一件痛苦的事。

「酸」就好比一些人「本來」信耶穌、跟隨耶穌,也看到他們生命改變,但隨後卻停下來,因為其他人說服他們放棄他們的信仰,有時是他們的家庭壓力,有時是因為一些反宣教士的組織(不 論在澳洲、美國或以色列)力勸這些猶太歸主者放棄他們的信仰。這於我來說就好像甜的變為酸 ,因他們「本來」離耶穌很近,現在又離得很遠。

幾年前,我認識一對夫婦,丈夫是猶太社群的領袖,在猶太社團中得高望眾,而太太是宣教士的子女,在紐西蘭的基督教家庭長大。她在大學時遇到現在的丈夫,歸入猶太教,然後他們結婚,她比起很多猶太人更猶太化,他們的小女兒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喪生,只有廿一歲,她在猶太人會堂中是青少年的領袖,很受歡迎。這母親致電給我,要我為她祈禱,要我讀一篇詩篇給她聽,在他們憂傷時,我幫助他們,但我不能提及「耶穌」這名字,也不能奉主的名祈禱,我的心很難受,在想:「如何向這群青少年傳福音?」我的女兒也出席了這個喪禮,她很愛主,也同樣難過,看見一位與她差不多年紀的人,未認識耶穌就死了,這使她很傷心、難過。後來這群青少年參加一些狂野派對,以為這可以醫治他們的傷心,拉比卻說:「死者現在正看著我們,希望我們有好行為。」這都是酸的事情。

有時一些猶太人的男子自稱信耶穌,為了要娶一些信主的猶太女子,有時我們都會質疑他們真的信耶穌還是別有動機,所以在門徒造就中,我們都很小心處理這些事,因有些猶太男子與信主的猶太女子結婚後,這些猶太男子就不再尋求信仰,這種事經常發生。

但辣也有好的一面,尤其是有些人喜歡辣椒,這好比一些信主的女子聚在一起,為她們未信主 的丈夫信耶穌祈禱一樣,也會幫助她們的子女認識耶穌,她們會藉著一些猶太的節期(如:普珥節、逾越節等)來傳福音,她們的丈夫會為了食物而出席,這時他們便有機會認識一些信主的猶太男子,神在當中可以作工,也可建立友誼,向他們傳福音。

在1982年於澳洲,我為一位女子信耶穌而祈禱。後來她信了主,我便用了幾年的時間來培訓她,看見她生命有奇妙的改變,結婚後她和她丈夫移民到美國,但我仍與她以書信保持聯絡,後來他們回澳洲定居,住在柏斯,也開始去教會。但教會的負責人向他們說,如果他們要去教會,那就不可做猶太人,也不需要再守猶太節期,因他們已信了耶穌。

這間教會的牧者不明白猶太人的文化對他們何等的重要,這可讓他們向同胞見證耶穌基督。我的小組那麼多年來為他們不住的禱告 ,幾年前我見過她,很悽慘、很焦慮、很不喜樂,我也安排柏斯的猶太姊妹與她會面,一起祈禱,而前幾個星期我也有機會與她見面,她整個人開心了很多,充滿平安,雖然尚未去教會,但她平時也常常抓住主耶穌。這對於我來說就是甜,因看見她的心對著主,為著她能認識救恩而喜樂,雖然她的家人對她有很多的逼迫,但她仍是一步一步靠著主面對,她對我說,她仍記得我在 82 至 83 年間向她所說的話,雖然我已忘記,神卻用得著我所說的話,來建立她,幫助她面對難處,當神使用我和我的祈禱時,實在有種很甜的感覺。

在猶太宣教中可能做了很多年仍然很少人信主,是因為猶太人很固執。這麼多年來,我向十五個人傳福音,去年神給我一些鼓勵,當中有三個猶太人信了主,實在很甜。

猶太人的心很硬,不易信耶穌,所以每逢聽見有猶太人信主時,我總會為他們感謝神。向他們宣教實在需要很大的耐性,求神早日開他們的心眼,叫他們認識祂是他們等候已久的彌賽亞。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