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亡魂與超度

妙真十問

賢貞女士問

世界上有許多宗教,它們的目的都不外勸人在世為善,並相信這個宗教,以便死後去到那最好 的地方,佛教徒去西方淨土,基督教徒則去天國。信佛教的人,當家中有人去世時,一定要請法師們來替死者念經,以後還要繼續為他拜四十九天的懺,集合這些功 德,來超度亡魂脫離痛苦,往生極樂世界,或引他到達彼岸境界。不單如此,在必要時,佛教的大法師們還在寺院中舉行特別的隆重的佛事,專為那些無數的不知名 的死者祈禱超薦,拯救他們脫離地獄輪回之苦。再者,每逢陰歷七月間,佛教又為人民舉行盂蘭盆會,超度救拔我們的祖先及一切遊魂在地獄受倒懸之苦。

但是,你們基督教中並沒有替死去信徒超度的事,也不為那些孤魂遊魂餓鬼做做法事超度他們。這樣看來,佛教中的拜懺超度豈非很有意義嗎?那些生前沒有佛教好信仰的人,死了後豈非仍能獲得補救嗎?但請問在基督教中為什麼沒有為死者超度的事?難道基督教沒有力量為死人補救嗎?

龔天民牧師答

由於人原由上帝所造,並吹入有上帝的靈氣之故,所以人生來就有一顆追求真理的宗教心, 這也是人與犬貓等動物的最大不同點中的一點。因為人人想追求真理,人人想與宇宙的無限者發生交往,所以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有特別啟示的基督教外,另外先後 又產生了不少的宗教。雖然這些宗教所走的路各有不同,有些甚至離開基督教的道理很遠,但無疑地,這些宗教的人士是在追求?理,熱望看重回天家(能到達與否 系另一問題),對於他們的熱心宗教精神,是我所十分佩服的,這是我對各宗教徒的態度。但請勿誤會,我的意思並非是各宗教都好,條條大路通天堂,我隻是佩服 基督教以外宗教人士的熱心求道精神,如能將這精神片在基督教中,那便是找到正路了。

你說:世界上所有宗教的目的都不外勸人在世為善,這句話說得並不全對,因它只適合於基督教外的其它一般宗教。因為基督教的最大目的,不是要人棄惡行善,而 是要人急急地恢復人間本來面目,重與上帝發生靈的交通--相信上帝。在相信上帝的過程中,當然必須要先信耶穌基督,以他為中保,人纔得與上帝親近。當人信 了基督後,他的宇宙觀,世界觀,和人生觀都會起大變化,那時他自然地會從內心發出愛上帝和愛人的心來,在世行善,過著非以役入,乃役於人的基督徒生活了。 因此,基督教並非不要人行善,乃是先要人徹底悔改,然後再開始行善。這樣,不單行善一事有了基督教教義上與心理上的基礎,更能明白「行善」不能成為得救的 根據了。

你所提到佛教法師們廣為死者唸經超度的事,在基督教中確是沒有,也找不出有類似的.行為。因為基督教是一個講正義和誠實的宗教,基督教既然大聲疾呼罪人必 須悔改得救,不然便要自擔其罪,那裡還能再在旁邊想出一個辦法,說什麼為死人(或一個或多數或信徒或非信徒)唸經超度,以救拔其罪,減少其應受刑罰的痛苦 呢?如果能夠這樣做,那末人在生前也無需要再悔改信耶穌了,在生前來個花天酒地,任意所行,反正死了後可以大步踏入天堂!如果那些在生前犯了殺盜淫要的大 罪人,死了後居然能由家人延請牧師來超度一下,便能從地獄中釋放出來直進天國,這樣,天地間豈非太沒有正義了嗎?如能這樣做,便証明基督教是在騙人,因為 基督教一面勸人非信耶穌不可,一面卻又可「錢能通天」,化些錢,做點超度儀式,不信者便能高登天國了。但是,基督教絕對沒這樣做,她嚴厲地拒絕為已死的人 超度,因為一個不信者死去時,罪亦一齊跟了他去,這些罪乃是將來在上帝前接受審判的根據。至於信徒,當死去時,他生前所作的一切也跟了他去,連一個掛名基 督徒,牧師也不能伸手為他做什麼,也只好靜候上帝的審判。要言之,基督教是一個為活人的宗教,與死人不發生任何有關拯救上的關系。

但是,今日的佛教卻又與基督教大大的不同了。根據佛教教義,明明的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又說,人現在所有的榮辱禍福都不外是前生所種的業力(因)所致。 換言之,當人活看時所種的什麼因,死了後,這些因(業力)便也和他一同而去,而成為未來的果報。如人在世犯了十惡業,這些重業便會促使此人在來世變得極其 痛苦(至於應該變成什麼,投入那一道,以及如何受苦,佛教無確定之答復),此即眾所共知的因果律,佛教徒為此因果律常常自傲說:種什麼,收什麼,因果報 應,絲毫不爽。但是,說也奇怪,在佛教中這個最根本的教義--因果律,卻被一種外來的非佛教的思想推倒了,這就是所謂超度亡者,為亡者祈求冥福的行事,好 像在半路裡殺出了個程咬金。

原來,釋迦牟尼本人很少提到有關死人的事情,他不單自己不去參加當時的任何葬禮(婚禮亦然),並勸弟子們也勿參加,因為這與修道並無益處,釋迦一生主張自 力修行,當臨終時還苦勸弟子們「汝等當精進勤修,不可放逸」!釋迦直系的弟子們都是努力於自燈明,法燈明的自力修行者。但是,由於時空的變遷,以後的佛教 逐漸開始變質,外來思想不斷滲入佛教之中,(信徒們搬進來外來思想擬予以調和一致)最後也就失去了釋迦佛原有的精神了。

當佛陀死後三百餘年左右(西元前約兩千年?),部派佛教盛行於印度(當時尚無大小乘之別隻有二十餘派的部派佛教,各倡其說各行其道而已)其中一派的「說一 切有部」(以後成為小乘之祖)採取了印度原有的思想--細身說,而成為佛教的教義。按照古代雅利安人的思想,以為人死了後,亡靈便變成很細小的細身 (Suksmasirisn)而去天國雲雲。有部吸收了這,而稱之謂中有,主張人在死後至進入輪回投胎前的一段時期為中陰期。(見圖)

中有(Antrabhara)是由 Antra(內部的)和 Bhara(發生)兩字復合而成。也可譯成中陰、中蘊,意即死有(人死去)與生有(投胎)之中間的一種存在,稱為中間的有。換言之,這個在去轉輪回投胎前 的存在,便是人的靈魂。(佛教不用靈魂兩字,但到底是什縻主體轉輪回呢?佛教中各說各的,迄今尚無一定的教義。有的主張人的第八識去轉輪回,有的主張是業 力,有的主張是自我)靈魂便在這個地方靜候過關。有部到底有否再進一步為亡靈舉行超度儀式,由於年代久遠,缺乏正確記載,無法獲得確據。但在今日的中、日 佛教界中,大抵把這個中陰期定為七七四十九天(意即亡靈要在此地渡過四十九天,然後才去轉輪回),每逢七天,則延請僧侶為亡者舉行佛事,藉此為生存在中陰 中的亡靈實行追善以求超度,此即中陰法會(中陰佛事)。

在中日兩地,這個為死者超度的習慣,雖已牢不可破,但是大多數的真正虔修怫道的高僧們仍不把這事看為是佛法。他們大都解釋成,替死人念經不是為了死人,而 是為了安慰尚活著的活人,使他們也能領悟佛道云云。也有較離譜的看法是,替亡者念經,為的是使在中陰虛的第八識獲得轉迷開悟的力量。日本佛教大學教授塚本 善隆博士,某次應我的詢問答覆這問題說:「第一,為了安慰活人,而替死人唸經。死去了的人,業亦隨他而去,唸經拜懺對死人已不發生任何效力。第二,為了增 加寺院之經濟收入,故僧侶為死者唸經超度」,當時有一學生舉手反問說:我們替死人唸經難道都是為了錢嗎?「不為錢,是為什麼?」博士不客氣的再反問了。塚 本博士(他是和尚)的學者態度,實在值得欽佩!再如中國的佛教法師默如說:「唸經拜懺,這是佛教國家所通行的,現今有些人訾詬經懺,認為這不是佛法,呼唸 經懺者為唸經懺鬼子」。(「當代佛教講演集」第十二頁)我以為這些厲聲批評靠趕經懺混飯吃的人,才是真正的佛教徒呢!

在上文早經提及,根據佛教,人死後,生前由己所造的業便和他同去,這是再也不變的因果律,因此,從佛教教義來看,活人化錢請僧侶為死人唸經拜懺,是毫無一 點用處的。許多拜懺的法師們大都心中有數,只是不願說明而已。但如有僧侶們強調依靠唸經拜懺,能超度亡靈,那末因果律便應該打倒了,如再口口聲聲講因果報 應,那他便是在說謊騙人了。因為既然在死後還能獲得意想不到的超度救拔,那麼活人信佛教還有什麼意義呢?豈非都在自討苦吃?死人都能一律獲得超度,或往生 淨土,或入什麼涅盤,那末堂堂的因果之理,該從佛教教義中除去了!因果律由於人為的經懺之「功」,豈非已被推翻了嗎?我所尊敬的基督徙毛懋猷先生說得好: 「如拜懺唸經可以超度亡魂,佛教可以取消了,因為社會上只要養三五個和尚就夠解決死後問題,何必還要宏法幹嗎?」

人如確信因果律,便不能再信替死人超度有效的事了﹔人如信替死人超度有效,因果律便和他沒份了,兩者全然不能並行的。

不過,話得說回來,這個替死人唸經的佛事,能在中國民間流行的原因,乃是由於活人眼見自己所親愛的人死去,心中恐懼悲哀,害怕他去投胎成什麼牛馬之類,或 在什麼地獄中受痛苦,因此化些錢延請僧尼唸些佛經,渴望死者之靈魂得以超升,享受平安快樂,這也是人之常情,但這不過在自欺欺鬼罷了。今日有不少僧侶們, 一面高講因果報應,一面又在替死人唸經超度,我真不知道他們該怎樣對得起釋迦牟尼和亡者,以及花錢請他們去拜懺的人呢!什麼慈雲懺主的淨土懺,四明大師的 大悲懺,悟達國師的水懺,四十九天的梁皇懺等等,莫不都是配合國人需要,只在中國才受人使用的東西,和佛教原來的教義,不知已離了幾百個十萬八千里了。

賢貞女士,你所提到的七月十五日的盂蘭盆會,這個原來亦非印度佛教本家所有。據學者考証結果,盂蘭盆經是中國所寫的一部偽經。至於七月初一起開鬼門,七月 廿九關鬼門,原是中國固有的民間信仰。七月十三日在門前點火迎亡靈回來,七月十六日點火送亡靈回去,起源於「周禮」,道教以後也提倡了中元節,在七月十五 日祭鬼。由於各種思想的匯合,而產生了今日七月間祭拜祖宗的習慣。佛教在每年比時,由法師們唸經作法,超度那些所謂倒懸在地獄中的痛苦亡靈。這好象很好, 但在七月底又再送這些亡靈回老地方去受苦,實在太殘忍了!等到明年七月間,再請他們出來,供點東西給他們吃吃,唸點佛經替他們消災消災(?)以後到了月底 又再送他們回去。這樣,每年重覆迎送,成了二種習慣,活人都變得麻木不仁,從未想到到底自己是否真在紀念祖宗?只成了一種為了面子的敷衍之事罷了!關於祖 先崇拜的不少問題,不久後,我另有專文詳述,出版單行本,出書後當奉上一本。好吧,今天就談到這裡為止了,祝你快樂!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