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無明與原罪

妙真十問

妙蓮法師問

你們基督教的聖經主張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並說世人有罪是由於亞當和夏娃的犯罪結果,給人類遺留了原罪而來之故,所以人人都是罪人,必須要信靠耶穌,靠他的寶血洗淨己罪才能獲救。還聽說一個人在受洗進教前,必須要先澈底懺悔自己的既往罪孽不可。

但你知道在我們佛教中並沒有這種類似伊甸園中吃禁果的道理。我自己也想來想去,想不出我曾犯過什麼滔天大罪,需要信耶穌不可。我既沒殺過人,也沒犯過奸 淫,或偷過別人的一點東西,我是一個佛教的修行者,那裡能說是一個罪人呢?我雖然覺得我沒有什麼罪孽,但我仍想聽聽你對我的看法有何意見沒有?

龔天民牧師答

是的,在佛教中的確沒有類似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中吃了禁果,而被趕出樂圓為今日人類留 下了原罪的道理。但我要請問你,佛教中雖無原罪的教義,但為什麼又勸人要勤修佛道呢?人到底應從什麼地方獲得解脫?今日大多數的佛教徒,向著基督教雖口口 聲聲自己清白無罪,無需信耶穌,但卻又在日夜刻苦磨煉,以期脫離某種障礙而達到所謂解脫,涅盤的境界。

原來,明眼人都知道,在佛教中有一種類似基督教原罪的教義,叫做「無明」。人生為什麼會充滿了痛苦呢?據佛教說,這是由於「無明」所致。因為人有此「無 明」,遂生出了沓惑心靈的惡德三毒來,此即貪、瞋、痴。由於這個惡德,將人間原來清淨的心遮掩了,故又可叫做「蓋」或「障」,亦能稱為「煩惱」。就是這個 「煩惱」阻止了人上進,並令生出各種苦楚,大家都被它束縛著。佛教又舉出五蓋成五障如下,1.貪欲2.瞋恙,3.睡眠(印度氣候太熱,人懶而欲睡,故睡眠 亦被列為一種罪惡)4.調戲(虛浮,三心二意)5.疑惑。除此外又可加上「僈」(驕傲),「見」(固守己見),嫉,慳,………放逸等,至少又可分別到十六 種以上的惡德(或稱結)。欲修佛教者,最初必須先斷去五蓋,然後才能步步走去。基督教雖不用蓋或障的說法,但亦提到了許多罪惡。如「惡念、凶殺、奸淫、苟 合、偷盜、妄証、謗讟。(太十五:十九)再如保羅所說的「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凶殺、爭競、詭詐,毒恨……(羅一:廿九)。

據佛教說,凡夫由於有了「無明」(對?理黑暗無知之意),故緣「行」(活動之意,小乘說一切有部以此為過去的業),有了行,故緣「識」(凡夫的心靈和意 識),識又緣「名色」(凡夫的身體),名色又緣「六人」(眼、耳、鼻、舌、身.意等感覺器官),六人又緣「觸」(觸及外界的感覺印象),觸又緣「受」(接 納外界的印象),受又緣「愛」,(凡夫本能的欲望,我愛,我執等的渴愛,佛教說愛時是專指壞的方面,另有慈悲一語,可當作一般所用的愛的意義),愛又緣 「取」(凡夫的執看和生存的欲),取又緣「有」(諸種的生存),有又緣「生」(一定生命的開始),生則緣「老死」了(人老而死)。以上稱作十二因緣,是全 佛教中永也推不到的基本教義。

我不惜用較多時間說明十二因緣緣起的過程,是想要你知道,「無明」是領導其後十一因緣的首領,由此可知「無明」是一個何等重要的東西了。在佛教中,無明的 地位及性質和基督教的原罪極相類似,但請勿誤會,我毫無一點意思要把原罪和無明拉在一起討論,視為一物。但卻希望你和其他佛教朋友明白,千萬不要以為在佛 教中因為沒有「原罪」這個教義,便在基督教面前擺起架子,自以為是超凡入聖,潔白無瑕了,豈不見所有的佛教徒仍都伏在「無明」的捆綁束縛之下嗎?大家在無 明的毒鉤下呻吟痛苦,在修行上吃盡千辛萬苦,以期有一天能脫離這個重負,但有何效果呢?耶穌降世釘死十架,為人類清楚地解決了原罪的問題,人只要信他,便 能得到大解脫。但釋迦的佛教那有這個佳音呢?直到現在,豈不還都「無明」於耶穌的救恩嗎?所以我不得不說,即使我不引用聖經的話,而只用佛教自己的教義來 說,佛教徒豈非是一個心中充滿無明,過著煩惱生活的凡夫嗎?那敢再有驕傲之處?

說起無明,使我又想起這個教義的最大弱點來了。如有人問一句,「無明的本質倒底是什麼東西」?我相信沒有一個佛教徒能清楚爽快地回答你的,因為佛學中根木 不去追問這個無明之本質的難題。日本的佛教徒岡邦俊教授對此也只好搖頭,他辯說:「無明的事實雖已究明,但無明這個東西的形而上學的本質,卻仍沒有弄明 由。這是由於佛教以宗教為中心,從現實眼前的苦惱得自由,得解脫為佛教本來的使命之故,形而上學的議論便被放在次位的了」(見氏著「神觀與救濟觀」一九八 頁)。他的話聽來似乎有點道理,其實,他是在逃避解釋無明的本質啊!

在佛教中只有一本較龍樹,世親諸人更後才出世的「大乘起信論」中有 一句話論到無明從何而來說:「以不達一法界故,心不相應,忽然念起,名為無明」。若依此解釋,人之所以有無明,是忽然而生的。「忽然一,意即在意料之外, 突然而發生的。如忽然下雨,忽然生病,忽然有了來客。但無明這個思想在佛教中是佔第一把交椅,極其重要,對於它的來源如何,它的本質究竟是什麼,必須要予 以詳細解釋說明,制成正式的答案不可,那能隨隨便便地說人的心中忽然生起了無明呢?我們能說人的罪性是忽然而生的嗎?這樣一看,基督教的原罪教義,比起無 明忽然生起說來,實在不知要好得多少了,是十分具體的,是一個歷史性的事實!

其次,在佛教中雖然不少宗派是從來不用「罪惡」,「罪孽」等帶有罪意義的術語(Term),因此,一碰到基督徒和他們談論人類有罪問題時,他們會搖頭否認 罪的存在,以及自己是罪人的說法,但他卻沒法否認自己心中有無明遮掩。所以「無明」或能代替原罪,換言之,佛教徒縱然不承認有原罪,但總不能抹殺無明的道 理,無明,是佛教中惡的根源!

說也有趣,佛教中的淨土宗卻是高唱人人都是罪人的教義,用「罪惡」的說法的,本宗的主張凡夫罪孽深重,是起源於所謂韋提希夫人向釋迦佛訴苦認罪而來,以後 凡是要信阿彌陀佛的人,莫不個個都要承認自己是罪惡凡夫,自己不能救自己,惟依靠阿彌陀佛才行雲雲,(關於阿彌陀佛的真假問題,容他日有機會時再詳談)。

被譽為淨土五祖的中國和尚曇鸞(四七六-五四二年),導綽(五六二-六四五),善導(六一三-六八一),懷感,少康(-八○五年)等人, 都是澈頭澈尾的懺罪者,他們面對當時社會,像施洗約翰似地高呼罪人悔改,勸人相信淨土教,至於不信西方淨土的和尚們,曾大加斥責,罵他們看了魔。就是今 日,淨土宗還受看禪宗的責罵呢!例如禪僧震天說:「淨宗人雖多,成功的卻很少,禪宗人少而得益頗多呢!………虛雲老和尚曾對我說過:「印光文鈔不可久傳予 後世,若有明眼人出世,就禁止它流行。因書中贊淨土太高,謗他宗的極多」。若依我說,淨宗是不究竟,口念佛號為妄,宗斗心中參究,見性成佛」(佛教「覺生 雜志」,一九五七,六月一日文。文中之印光文鈔系淨土宗大家已故印光法師的書信等集-龑按)

根據中國佛教史,我們知道在隋唐時代的淨土宗,是尃靠宣講罪惡起家的,直到今日,還沒有一位淨土教徒敢說他不是罪惡凡夫。佛教徒既在佛教中承認自己是有無 明,是凡夫,或是生活在五濁惡世中的罪人,為什麼有些佛教徒在基督教面前又裝成清白無罪,毫無瑕玼呢?即使基佛兩教對罪惡的定義或解釋有所不同,但無論怎 樣,一個?正有良心的佛教徒決不敢說他是一個已十足完全,不要什麼救贖(或用解脫)的人了。

我曾見過不少熱心修道的佛教徒(包括僧尼在內),他(她)們在這個世界,洞知諸惡橫行可怕,人類必須斷絕無明不可,因而熱心於虔修佛道,以期達到無罪(去 了無明)的境界。對於這種努力認真的精神,實在值得羨佩!但既然佛教徒發覺了自己有缺點,需要修道,所以請勿再說什麼「我豈有罪,必須信耶穌」?

事實上,基督教所說的最根本的罪,絕非單是殺盜淫妄之類,基督教以為人不相信宇宙的真理-上帝,以及不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才是最大的罪 孽。如讓我借用佛教的術語來說,全世界的多少的人類對這些道理根本不明白,心中被遮掩了重重無明。耶穌來便是要撥開人心中的無明障礙,獲得罪惡的大解脫, 使他能恢復本來面目,重與上帝發生靈交關係,並在離世後去到最高的彼岸(天國)境界,享受永遠安息的清福!

親愛的佛教徒!你要想除去心中的無明,你要想去掉罪惡凡夫的重負嗎?你只要信耶穌,祂便能去你無明,洗你罪孽,化凡夫為聖徒了!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