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緣起觀與創造觀

妙真十問

妙蓮法師問: 關於論到諸法(萬物)從何而生,我們佛教相信緣起觀的道理,即「此有彼有,此生彼生,此無彼無,此滅彼滅」。無論世間,出世間的任何講法,都離不了這個諸 法因緣生的法則。但你們基督教卻主張萬物都由上帝所造而來,無論是人也好,是動植物也好,是什麼也好,都說是上帝所造而來,這點,我不甚明白。上帝用什麼 法子造了萬物?緣起觀豈非比創造論來得好嗎?

龔天民牧師答:關於基督教的創造論,是佛教界人士最難領會的一個問題。但上帝並不是像我們人用手用腳造物而創造了世界 萬物。上帝造人時是用了些物質(塵土),但造其它萬物時是只說了話要有什麼便有了什縻,這是從無生有,《聖經》說,「我們因看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上帝的 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希伯來書十一:三)。單藉看上帝的啟示,我們才明白這個純粹不混合的清楚教理。

你看!宇宙萬物豈非都實實在在地擺在我們眼前,且有系統,規則地順看一個永恆不變的法則而前進?無論是春夏秋冬的變遷,無論是動植物的生長…………,在在 都離不開這個法則。就在這一點上,便能知道在冥冥之中,有一個無比偉大的力量在支配統治著世界。我不想稱這個法則便是上帝,但卻以為上帝定下了一個法則, 萬物順它而行﹔絲毫不亂,而上帝便是萬物的主宰,宇宙間的最高權威!

基督教的創造論為愚拙的人類,解決了宇宙萬物(諸法)到底從何而來的大疑問,這個創造論乾脆地推翻了什麼緣起論,進化論………等等對諸法起源的見解和假 設。基督教好像一個太陽,撥開了雲霿、將陽光普照大地般地,除去了一切疑問而清清楚楚地告訴人類,上帝創造了萬物的真理。

但是:佛教對諸法從何而生的教義,如顯得複雜多端,有什麼「業感緣起論」,「賴耶緣起論」,「真如緣起論」,「法界緣起論」以及「六大緣起論」的五大緣起 思想,各有各的說法,大家分道揚鑣。但是,歸根結底,佛教看萬物的來源,既非上帝所造,亦非進化而成,是由因緣所生。這是佛教對世界存在的最根本解釋。

所謂「因緣」,梵文是 hetu-pratyaya,原文意即生果之直接原因為「因」,與因協力合作,令因而生果者曰「緣」,例如麥種為因,雨水、陽光、泥土等促成麥種生長老為 緣,結成的麥子當然是果了,另有一個梵文 Pattica-Sammuppadu,中文譯成「緣起觀」,英文譯成 Dependent Origination。

相信你也一定知道,釋迦牟尼當年說緣起的道理,主要是針對那時的婆羅門教,以及其它許多哲學派別所主張的「個我」,「諸法之自性實存」以及梵天神進入萬物 之中而造了萬物的道理。釋迦否認了這些,另創新說,他主張萬有諸法(諸物)全是相互依存,相對相恃,彼此相依而起,無獨立之自性的。例如一草一木,一桌一 椅,都走出無盡數的「因」,藉看不同的「緣」而才產生的,如要探究一張桌子的來源(從緣起出發)恐怕窮畢生之力亦無法得知吧!

但是,緣起觀的說法到底行得通嗎?譬如說,佛教主張一棵芒果樹是由一粒已有的芒果種(因),落入土中後藉看陽光雨水等的自然界之力(緣)而成的,乍聽之 下,似乎頭頭是道,但若進一步追問現有的這顆芒果樹的最初的第一粒芒果種子,又是從什麼「因」而來的呢?對此,佛教根本答不出來。再如若說一個人不過是所 謂五蘊假和合而成罷了,(色、受、想、行、識五蘊),但是這個人的「色蘊」指外表可見的身體,有體積而佔有空間)和「識蘊」(指人內部的一種精神存在,佛 教唯識宗用第八阿賴耶識 ALAYA 稱之)等的最初存在(由父母、祖父母…………推算上去可能回溯至幾千幾萬年以前),是從那裡來的呢?佛教對此卻毫無一點智識,只能推說不可知了。

其次,論到人的生命從何而來一事,佛教也只能想用緣起的說法來解決,但卻走不通!台灣的佛教法師心悟說:「………我對於自己的生命究竟是從何處而來到人 間,尚且一無所知,更何況是他人的生命。至於後者(指來去之因--龔)那是一種因果的理則,萬古不變,人人皆然的,所以我還可以依據佛經的理論來說一說 (見氏著「佛教人生觀」一○六頁。龔按:不單他如此主張,這是一般佛教徒的共同意見)。心悟法師在書中用了一個西瓜來做比方,他說他不知道西瓜從何處而 來,因可能來自近地遠地(龔按:這個問題一點不重要)但只能知道西瓜是由西瓜種而生(種為因)。他更避免答覆西瓜既由瓜種而來,那麼第一粒瓜種(第一因) 到底從何而來的難問題,(每位佛教徒,恐都不能答覆),難道是從天上掉下來抑或自己從地裡鑽出來的?在這點上,基督教的道理高過佛教,基督教能告訴人. 說,世上第一粒西瓜種是由上帝創造而來的。

對於人的生命如何而來一事,佛教只能攏統地說人亦和其它物一樣,從因緣和合而生,(如瓜種生瓜般地),但始終答不出人的生命從何而來的奧秘。但基督教卻能清楚地告訴人說:人的生命是由上帝而來的!無神論者,唯物論者和緣起論者在這點上,都弄得走頭無路!

妙蓮法師,相信你現在已多少明白緣起論的缺點了吧,我告訴你,緣起論的道理只能簡單地解釋現在已有之物從何而生罷了,但如再往深處追去,問到此物的第一因 是從何「因」而產生時,佛教只好啞口無言了,你能告訴我嗎?說也奇怪,佛教徒似乎從未敢去思想追問萬物的第一因來源問題,只停留在可見的現像上談來談去, 實在太沒有意思了!

佛教如果用因緣論僅僅來要說明諸物從何而生,那倒也可以,因為即使非佛教徒,也知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膚淺智識,但如想用因緣論來解決任何問題,那是沒 辦法的。例如有這樣可笑的事,佛教徒都歡喜用什麼「緣起無我,大悲利他」的說法,他們以為我身是依他(人類社會)緣起,他即我,我即他,自己的這個緣起之 身實無「我」可得,所以見他苦即如同己苦,見他樂即如同己樂,個人與社會成了一種不相離的關系,此即所謂與世無爭,救世精神。

與人共苦樂,原無可指摘之處,基督教的《聖經》亦要人實行「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馬書十二:十五)。但佛教如硬要用緣起觀來做基礎, 主張什麼他即我,我即他,緣起之身實無我可得等,掛在半空中,摸不到中心的思想,則難得令人相信了!因為這個「他」的說法實在太含糊了。他是指誰呢?按佛 教說,「他」應該是指一切眾生,這樣一來,問題更顯得復雜了。請問佛教徒,全世界的他(人)是否即是我?我是否即全球的一切眾生?(其實,在眾生中,至少 更應包括一切動物在內),如果以為我即他,他即我,那末他犯了罪與我行了善,是否在兩者之間也互有影響力?如再追問下去,恐怕問題會越來越多了。

妙蓮法師,我不得不說,也許你聽了不會高興、如想拿緣起論來解釋諸法(萬物)最初從何而來,以及什麼緣起無我,大悲利他,是永難令人信服的!因為緣起論只 能在表面上兜圈子而已!最後讓我引用佛教徒王白石氏的話,作為本信的結論吧!他說:「人家相信宇宙是神造的,卻不向神求六通,而自己去切實研究實相,而漸 漸得到六通,我們相信諸法因緣生,卻向佛陀乞求宇宙的實相,這是佛道教法的本意嗎?…………為何不自己研究五明。我看到佛教世家正如中國一樣老大,我不知 道如何做,是經典不健全嗎?是佛教不完善嗎?還是:請諸位大德指教」(一一合隨感」:「今日佛教」雜誌,一九六一年八月份號)。不知你聽了他的話作何感 想?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