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誰為海陸定邊界?

張文亮

  約伯先生的為什麼(一)誰為海陸定邊界?

為他定界限,又安門定閂。說,你只可到這裡,不可越過,你狂傲的浪,要到此為止。」 (約伯記三十八:10-11)

地球的形成,是個奧秘。

先是地球的表面,完全被水覆蓋,

這是件頂困難的事,

形成水,要有氧原子與氫原子。

宇宙裡的氫原子很多,氧原子極少。因此

天體的星系與星塵,水非常、非常的少,

太陽系的星球,也幾乎沒有水。尤其是「水星」,根本沒有水。

迄今,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地球上的水這麼多?

水的聚處稱為「海」,所以沒有人知道海如何形成。

地球,先是有「海」,而後地球板塊激烈的運動,產生了「山」。當山高出了海面,就形成最早的「旱地」。初期的山仍不穩定,地殼內部的熔漿持續溢出,沿著山脊流下,流到與海的交界,熔漿逐漸冷卻,形成最早的平地。多少未知未知的風化,岩石受到雨水的溶蝕、海浪的擊打、河川的推移,變成小石、砂子,在陸地之外形成大陸棚架(continental shelf),形成陸地與深海之間,水深的漸變區。

海陸交界的特徵

海洋與陸地的交界,是世界上最多變與複雜的地形,其間有斷崖、岩灘、礫石灘、砂灘、泥灘等結構,有潟湖、海灣、河口感潮段、沖積扇等地型的變化。此外,潮汐的來去、風的推移,與河川的運動等影響,使交界處不斷受到衝擊。這麼多變的衝擊,是否使海陸交界,成為生命難以承受的所在?不!剛好相反,那裡是成為地球最具多樣性(biodiversity),最多生物數量的所在。

當我們到海濱散步,看浪花來去,不逾越交界,並有各樣潮間帶的魚類、螺類、蟹類、貝類、藻類、底棲無脊椎類等,也許可體會上帝的作為,令人驚訝;上帝的保守,令人讚嘆;上帝的掌權,令人敬畏;上帝的應許,永不落空。

迴避與對抗

約伯記提到,上帝以海陸交界,呈現祂命定的「界限」(decreed place),如同律法劃下一道,區分公義與罪惡界限。雖然有時罪惡得勢,祇是一時;多少打擊如同海浪逾越,逾越的海水絕不長久,終會退回深海。世上的苦難總有期限,祂的掌權仍是條理清楚。我們一時雖有眼淚,但祂的恩典卻是一生之久。

海浪不會越過海陸界線的原因非常多,如來自遙遠月球的引力、洋流的運動、海床地形的消耗、深層海水的恒定、河川流量的逆衝、海邊岩石的阻浪、海中漂砂的耗能、岸邊密生紅樹林的防浪,地下水流的滲出等。背後的機制如同上帝對約伯記所提,經由多重的「閂」(bars)與「門」(doors)來的護衛。前者改變海浪前來的方向,能與附近的浪互撞而消能;後者以本身重量與浪對撞,減少浪的動能。當我們遇到攻擊,是以智慧地選擇迴避,或是願在真理上勇敢不退讓,去承受直接的碰擊,都是上帝的命定。

與人同工的必要性

上帝總與人同工,這是上帝做事的原則,如同上帝設下多重的門閂來防浪,這些平凡的機制,也是祂無窮大能的彰顯。因此,我們若不能學習在別人合乎真理的教導上,聽到上帝的聲音;將很難只在隱藏處,得知上帝對我們說話的憑據。前者使我們學習謙卑,以免我們跟隨上帝只賴後者。人本性的驕傲,若不倒在十字架的救贖下,超能力易使人產生狂妄。學習與人同工是學習與上帝同工的一部份。

上帝也告訴人,我們與祂的關係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以弗所書二:20) 。我們何等盼望上帝是我們直接的根基,不必經由使徒與先知的間接性。何況世上不斷地有假使徒、假先知出現,這不是增加我們錯認上帝的風險嗎?被人帶錯怎麼辦?教會史上這種悲劇,不是層出不窮嗎?但是上帝仍然要祂的兒女,有分辨真偽使徒與先知的準則,是以「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以弗所書二:20)。房角石是在建築地基時的第一塊石頭,所有地基石頭,都要對準這一顆,否則就偏掉,所以我們在學習時,要不斷對準基督耶穌,祂是主。

海洋的成因

當約伯以親眼看見上帝,為他痛苦的答案,是何等令人澎然心動的話,「我自己要見祂,親眼要看祂」(約伯計十九:27),他不要世人不完全的看法。上帝是聽了約伯的禱告,卻與約伯談起海洋學,上帝說:「海水衝出如出胎胞,那時誰將他關閉呢?」(約伯記三十八:8)。上帝將海水比喻成婦人胎胞的「羊水」,嬰孩出生前,羊水沖出產道,那是保護嬰孩出生,先潤滑產道的液體。

上帝對於海水形成的說法,實在有趣。(一)呈現海水在地球形成的時間很快,如同「沖」出(brake forth);(二)海水存在的目的,如同羊水保護胎兒,是在保護生命,所以地球要有生命之前,要先有海水;(三)海水在地球上形成之前,上帝已先預備好了,如同羊水已在胎胞裡;(四)海水是那時儲存?那時在地球上出現?上帝沒有說明創作的時刻表。這也是普世的課本沒有寫,或是語焉不詳、含糊混過的地方,所以聯考絕對不會考「海水如何形成的?」,人類不知標準答案。

為何忘了創造者?

約伯如同近代的科學家,喜歡問原因,或「為什麼?」。上帝沒有回答他起初的機制,只說那是祂的創作。現今科學家的通病,也是只愛問前因後果,不愛問是誰創造的。前因後果的研究,可以發表研究報告,又可以申請研究計畫的經費;若有人研究是誰在創造這一切,世界上立刻沒人理你,你將為變成科學界為怪胎,比約伯還不如。

清代學者吳大澂(1835-1902)是十九世紀後期中國古金文的專家。他認為在公元前1100年,「海」字的字源,含有「母」字。母字與水字相伴,代表中國人早就認為海是眾水之源?還是源自類似母體的胎胞?金文體用在周朝之期,現在已經難以考究,以許讓後人再去做這有趣的探索吧!

當你聽到海陸之界,

那是生物最多樣的地方,

但請不要祇想到海陸拼盤,或海陸大餐,

到海邊走走時,還可以

默想上帝對約伯的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