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太福音15:28 耶穌說:「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給你成全了吧。」從那時候,她女兒就好了。

以前我不明白揀選的意思,因為主耶穌的救恩對我而言更像是普世救恩。祂的十字架不是為全人類而背的嗎?祂的血不是為眾罪人而流的嗎?不是單單為我啊!

但是當我再讀到耶穌為了撒瑪利亞婦人,頂著烈陽去敍加;為了格拉森被鬼附的人,飄湖過浪,幾乎滅頂;現在又為了一個外邦小女孩,帶著門徒長途跋涉到推羅西頓,我逐漸明白何謂耦選,明白每一個人的得救都不是偶然。當主耶穌來找我們時,祂都是一對一的,在呼喚。然後由點而面,藉著一個人的得救使更多人認識祂,從而決定自己要不要這份救恩。

推羅和西頓都是舊約和新約裡有名的城巿,尤其在舊約裡更記載了她們輝煌的歷史。現在這兩地都在黎巴嫩的國境內,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原來這兩地都曾經是神賜給以色列人的地方。

西頓,今天叫賽達(Saida,阿拉伯語意為“釣魚”)。從前西頓是以挪亞的曾孫,迦南的長子命名(創10:15),並可能是他的後代定居之處。古代迦南的北部邊界延伸到西頓(創10:19);後來雅各預言這是西布倫的邊界(創49:13);約書亞也認為那是神應許以色列的一部分(書13:6);西頓被包括在亞設地業的北部邊界(書19:28)。西布倫和亞設都是雅各的兒子。

在西頓南部約20英里,往地中海沿岸平原而行的一個岩石島,就是推羅(今天阿拉伯語“Sour”)。事實上,推羅的名字來自這座岩石島,推羅來自閃族語  sr(希伯來語Sor,或阿拉伯語Sur,巴比倫語 Surru,埃及文Dr),意思是岩石。她位於黎巴嫩一些山脈西南山脊的山腳下,靠近古老的萊昂特斯河(Leontes River)的峽谷,是個富饒且水源充足的平原,也是島上堡壘的食物、水、木材和其他生活必需品的主要來源。顯然堡壘先建築在島嶼上,叫做推羅,而對面的沿海城市後來才有人落戶。它最初在楔形文本中稱為Ushu,後來在希臘文本中稱為Palaetyrus(“舊推羅”)。推羅是是亞設境界的西邊的一部分,在這節經文中特別稱它為“堅固城推羅” (書19:29)。(取材自聖經考古)

所以推羅和西頓都是神劃給以色列後裔的地,雖然以色列人沒有能力去得到這兩個地方,但是神所命定的卻沒有改變。在神的眼裡,這兩個地方也都是“迦南地”的一部份。

在〈馬太福音〉15章21-28節,記錄了有一位迦南婦人帶著被鬼附的小女兒來向耶穌求救。迦南婦人稱呼耶穌:「主啊,大衛的子孫」,這句話裡表現了對耶穌的信心,因為大衛的子孫是單數,是指那將要來的那位,也就是彌賽亞。迦南婦人的話表明她己經對耶穌「有一點研究」,不是隨便求祂的。耶穌卻不理她,只是注意著她的言行。

然後對門徒說:「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裡去。」對婦人說:「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可能有些人會被這樣的回答激怒。雖然有很多解經為了這個「狗」字做了緩頰的解釋,但無論如何「狗」就是「狗」,就是動物,是不能與萬物之靈的人相比。我認為,耶穌是存心試探這位母親。從一開始的態度,祂就一反常態地冷漠和尖銳。

但是這個母親毫不氣餒,她反而前來拜耶穌,繼續求主幫助,並且說了一句很有智慧的話:「主啊,不錯,但是狗也吃牠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 在這裡,婦人把狗在家裡的地位很合宜地表達出來,就是狗也有得到主人照顧的權利。主人有義務照顧所養的狗。我就是你家的狗,你也當給我吃,不是嗎?這個母親據理力爭,使耶穌甚為欣賞她的信心。普天之下莫非神土,普天之下的生命莫不是神給的。所以在主裡我們是一家,在神的面前,只要你敢敲門,主就會接納你。

主耶穌是為她而來,為了醫治她的女兒而來,她的信心也沒有讓主失望。我們雖然都是外邦人,主不也都接納我們了嗎?主從一開始就看見她的信心了。她的信心衝破時空,讓耶穌聽到她的吶喊和呼求。只要我們有尋求神的心,主必讓我們尋見。

這是耶穌在巴勒斯坦及猶太區域以外,惟一的一次事蹟。推羅和西頓在舊約裡都是被咒詛的城巿,在歷史中也逐漸沒落,但這並不影響神的愛在這裡展開。哪裡有信心,耶穌都會在那裡與信心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