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九章25節    有一件事我知道: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了!

在舊日的社會裡,甚至在今天的社會裡,人與生俱來的缺陷常被視為一種咒詛,令人討厭 ,避之不及。正如門徒問耶穌,瞎子是否因為某人的罪而瞎。但是耶穌說,他的缺陷是為了要顯出神的作為。這句話使人所認為可怕或可恥的缺陷變成榮耀神的,何等不可思議。原來在神的手裡,沒有所謂的不完美,只要我們把自己交在神的手裡,所有的缺陷和不完美都將因為神的恩典而能榮耀神。

在〈約翰福音〉第九章說到耶穌醫治了一個生來瞎眼的人。耶穌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再叫瞎子去西羅亞池子裡去洗,瞎子就看見了。西羅亞池子在耶路撒冷南邊的一個水池,四面有高牆,希西家當年引基訓泉水入耶路撒冷,就是進西羅亞池。整條水道的坡度很平緩,所以水流很慢。在〈以賽亞書〉8:6,耶和華曉喻以賽亞說:「這百姓既厭棄西羅亞緩流的水,喜悅利汛和利瑪利的兒子,因此主必使大河翻騰的水猛然沖來,就是亞述王和他所有的威勢。」西羅亞的水,雖流得緩,卻是活水,是全耶路撒冷百姓倚靠的水源,也是耶穌要用的水。

泥土是神在創世時拿來造人的原始用物,是極為奇妙的東西,種子落到地裡就會生長。唾沫的99%是水,卻有消化、殺菌、潤滑等種功用。這兩者在人的眼裡都是骯髒的,但是到西羅亞池裡用活水,流動的水一洗,功效就出來了,瞎子看見了。《聖經》已流傳了約兩千年,不知有沒有人按著耶穌的方法去醫瞎子。可能沒有,因為我們都知道那裡面有耶穌的權柄和能力,才是使瞎子看見的原因。只有神,才能使最簡單最普通的東西發揮出意想不到的功效。唾沫和泥成為奇妙的傳說,正如醜陋的十字架因為耶穌,而變成榮耀無比的象徵。

瞎子被醫治,他看見了兩件事:一他原是瞎的,現在能看見了;二耶穌是從神來的。法利賽人也看見瞎子得醫治,卻看不見瞎眼得醫治的奧妙,看不見耶穌與神的關係。旁觀的人,瞎子的父子都知道瞎子得醫治,但是都感受到法利賽人的惡意,害怕被趕出會堂,因此不敢直接回答。被趕出會堂形同被社會唾棄,現在的猶太人若信了耶穌,也都被趕出會堂,不再被族群接納。那樣的生活是很可憐很卑微的。找工作找不到,作買賣沒人跟你交易,有點像全世界的人都不要你了似的。

因此耶穌說:“我為審判到這世上來,叫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瞎子的眼瞎心不瞎,法利賽人的眼不瞎心瞎。他們不是不知道瞎子得醫治是神蹟,是非常奇妙的作為,但是他們拒絕相信那是神的作為。他們若接受那是神的作為,就勢必要接受耶穌是從神來的;若接受耶穌是從神來的,他們就得放棄自己建立起來的地位,跟從耶穌。人的瞎往往是被權力或私慾所遮蔽而變瞎,因為不肯捨棄,所以就變瞎了。

在〈奇異恩典〉這首聖詩裡,作者約翰.牛頓寫了一句很出名的歌詞:was blind , but now I  see. 也就是瞎子的話: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了!約翰牛頓的一生充滿悖逆,最後他承認自己是眼瞎的,在罪中浮游了大半輩子,終於降服在耶穌的愛裡。但願你今天也能看見真理,明白耶穌的愛,不要讓偏見或私慾影響了你對真理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