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二章22節  西坡拉生了一個兒子,摩西給他起名叫革舜,意思說:「因我在外邦做了寄居的。」

和所有以色列人不一樣,當以色列人在做苦工,在烈日下流汗挨打被罵時,摩西在埃及宮庭裡過著王子的生活。他是法老女兒收養的義子,名正言順地得到王子的待遇。根據〈埃及王子Prince of Egypt〉這部電影的形容,法老當時還準備把王位傳給他。可見他在埃及王宮裡也得到各方面的教導,可以說是文武雙全。

舊約聖經最前面五本書: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都是摩西寫的,所以稱為摩西五經。這也讓我們明白,為何神要讓他在王宮裡成長,因為他在王宮裡才有可能受到最完備的教育,才有能力寫下這五本十分重要的妥拉Torah (這是猶太人對摩西五經的稱謂)。

但是他的骨子裡流的還是希伯來人的血,以色列人也可稱為希伯來人。就好像很多華人移民到了海外,心裡總還覺得自己是家鄉的人。意氣飛揚的摩西王子有一天走出皇宮,走到被奴役的希伯來人中間,意外看到有一個埃及人在打一個希伯來人。那時奴隸是不敢還手的,即使有力氣也不敢還手,只能挨打。摩西王子非常生氣,但是他也很謹慎,先左右觀看,才出手打死埃及人。不打死不行,打得半死,他回去會告狀。摩西王子就慘了,他怎麼可以幫希伯來人呢?他是埃及王子啊! 打死了還不行,還得找個地方快快把死人埋在沙裡。埃及有很多沙漠地,要埋人很方便。摩西王子做完此事,心裡十分得意,覺得幫族人爭了一口氣。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這件事還是被人知道了。因為那個被欺負的希伯來人肯定回去跟大家說了,這可是一件很稀奇的事啊! 埃及王子竟然幫助一個希伯來人,除了摩西的原生家庭,可能也沒有人知道他是希伯來人。這事一傳十,十傳百,在第二天他想調節兩個希伯來人的糾紛時,那人就把這事抖出來,質問他是否又要殺人了。

摩西的警覺性很高,立刻明白這事必然己傳到宮裡,他不能回去了,因為他的身份必然己經敗露。摩西很簡單地記錄了這個過程, 只有一節經文:「法老聽見這事,就想殺摩西,但摩西躲避法老,逃往米甸地居住。」根據考古學家的考查,摩西逃到米甸地的路程是漫長而且艱鉅的。他必須獨自一個人越過沙漠,直到亞卡巴海灣的東部,一般上被認為是米甸人當時的聚居地。

當他離開埃及時,己經從一個高高在上的王子變成一個被追殺通輯的殺人逃犯,從一個什麼都有的高貴皇族變成一個兩手空空的窮光蛋,從一個本來前途十分光明預備做埃及法老的人,變成毫無前途可言的流浪漢,然後成為一個牧羊人。

他為什麼會變成一個牧羊人呢?因為他逃到米甸後,有一天在一個井旁坐著。正好有位米甸祭司的七個女兒來打水,要飲她們的羊。沒想到有別的牧羊人來把她們趕走了。向氣方剛的埃及王子雖然成了流浪漢,依然滿心義氣,渾身義膽,三兩下就把那些人趕走了。別忘了他可是受過埃及正式訓練出來的王子,誰打得過他?

不過那幾個女孩不長心眼,接受了人家的好意,飲完羊就回家了,把個帥哥落在井旁獨自飲水解饑。還好她們的父親比較懂人情事故,問:「那個人在哪裡?你們為什麼撇下他呢?你們去請他來吃飯。」這下子,餓了好幾天的埃及王子才有飯吃了。在沙漠裡能找到吃飯的地方純屬不易,既然有人願意留他,他也不挑剔,就留下來幫他們看羊,做起了牧羊人;並且就地娶妻生子,一點沒浪費時間。

摩西的人生一般分為三個階段,摩西前四十年的人生是埃及王子,再來四十年是個牧羊人,還沒有結束,還有個尾巴,留明天來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