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41章39-41節   法老對約瑟說:「神既將這事都指示你,可見沒有人像你這樣有聰明有智慧。你可以掌管我的家,我的民都必聽從你的話,唯獨在寶座上我比你大。」法老又對約瑟說:「我派你治理埃及全地。」

約瑟從一個奴隸升到了管家的位置,又從管家跌到了囚犯的地位。問題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錯在哪裡?一個沒有犯錯的人也會被神責罰嗎?他不明白。被兄長們出賣的哀痛還在心裡,又被波提乏不問青紅皂白地下到監牢裡,兄長的絕情無義,波提乏妻子的誣告,主人的黑白不分,讓約瑟哭訴無門。一個沒有身份的奴隸,誰來為你開脫?

有不少藝人被網路覇凌就自殺了,也有人被婆家欺負就自殺了,也有學生在學校被欺負就跳樓了,約瑟比他們都更有自殺的理由,但是他沒有自殺。命運想把他壓榨到社會的最底層,他卻總是努力而爬到最高的地方。

護衛長府裡的監獄都是關王的囚犯,因為神與約瑟同在,他就在司獄的眼前蒙恩,司獄就把監裡所有的囚犯都交在約瑟手下,他們在那裡所辦的事都是經他的手。凡在約瑟手下的事,司獄一概不察,因為耶和華與約瑟同在,耶和華使他所做的盡都順利。(創39:21-23)

因為耶和華與他同在,這是回頭之後的體會。在苦難中,一點恩惠都會給人活下去的勇氣。神就藉著司獄,讓約瑟慢慢又站起來。當我們在逆境時,是否也能體會到神藉著人或環境向我們彰顯的美意?有位在中國被抓的傳道人曾做見證,當他沮喪到覺得無法再撐下去時,神藉著一朵小花讓他體會到神的同在,因而重新有了勇氣。因為耶和華與我們同在,這思想是我們在黑暗中的燈塔。

約瑟在王的監獄裡碰到的都是侍候王的人,因為犯錯所以被關進來。所以他有很多機會可以知道王宮裡的大小事情。接著又有兩個人被關進來,一個是王的酒政,一個是膳長,都是最親近王的人。司獄把這兩個人交給約瑟去伺候,當約瑟看見他們面有愁容時就問候他們。原來他們各做一夢,卻不知何解。

約瑟此時的回答讓我們發現,原來他一直很信靠神,所以他才能在被打倒時,一次又一次地站起來。他說:「解夢不是出於神嗎?請你們將夢告訴我。」何等有信心的一句話,像但以理一樣,相信神會讓他知道夢的意思。這也表示他和神的關係很親密,所以他才說得出這樣有把握的話;他若不是一個很親近神的人,豈能有如此的把握?神為什麼要讓他知道,不讓別人知道?

酒政夢到他面前有一棵葡萄樹,樹上有三根枝子,好像發了芽,開了花,上頭的葡萄都成熟了。法老的杯在他手中,他就拿葡萄擠在法老的杯裡,將杯遞在法老手中。約瑟回答:「你所做的夢是這樣解:三根枝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內,法老必提你出監,叫你官復原職,你仍要遞杯在法老的手中,和先前做他的酒政一樣。但你得好處的時候,求你記念我,施恩於我,在法老面前提說我,救我出這監牢。 我實在是從希伯來人之地被拐來的,我在這裡也沒有做過什麼,叫他們把我下在監裡。」約瑟把希望寄託在人身上,他後來深深地失望了,因為酒政復職後就把他忘了。因為神的時間還沒到。

膳長見夢解得好,就對約瑟說:「我在夢中見我頭上頂著三筐白餅, 極上的筐子裡有為法老烤的各樣食物,有飛鳥來吃我頭上筐子裡的食物。」約瑟說:「你的夢是這樣解:三個筐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內,法老必斬斷你的頭,把你掛在木頭上,必有飛鳥來吃你身上的肉。」到了第三天,是法老的生日,他為眾臣僕設擺筵席,把酒政和膳長提出監來,使酒政官復原職,他仍舊遞杯在法老手中,但把膳長掛起來,正如約瑟向他們所解的話。 (創40:9-23)

好漫長的兩年,約瑟一直期望酒政會向法老提起自己,每天他都失望了。沒有人來找他,提他出獄。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何,只能在獄裡度過等待,度過失望,讓傷心和沮喪慢慢地把他浸透,直到絕望。可是年幼時的夢還在他心中,他相信神有祂的旨意,否則不會給他那兩個禾捆和太陽月亮星星之夢,他相信有一天美夢會成真,可是,等待真的很辛苦。

在外面的世界裡,神有祂工作的進度。終於有一天神給了法老兩個夢,但是無人能解。這時酒政己經復職兩年了,他終於想起了約瑟,也向法老推薦約瑟。法老立刻召見約瑟,約瑟等待的那天終於到了。司獄長把約瑟打扮得整潔光亮去見法老。法老說,有人說你聽見夢就能解?約瑟卻立刻歸榮耀於神:「這不在乎我,神必將平安的話回答法老。」

法老對約瑟說:「我夢見我站在河邊,有七隻母牛從河裡上來,又肥壯又美好,在蘆荻中吃草。隨後又有七隻母牛上來,又軟弱又醜陋又乾瘦,在埃及遍地我沒有見過這樣不好的。這又乾瘦又醜陋的母牛吃盡了那以先的七隻肥母牛,吃了以後卻看不出是吃了,那醜陋的樣子仍舊和先前一樣。我就醒了。我又夢見一棵麥子,長了七個穗子,又飽滿又佳美。隨後又長了七個穗子,枯槁細弱,被東風吹焦了。這些細弱的穗子吞了那七個佳美的穗子。我將這夢告訴了術士,卻沒有人能給我解說。」(創41:17-24)

約瑟對法老說:「法老的夢乃是一個,神已將所要做的事指示法老了。七隻好母牛是七年,七個好穗子也是七年。這夢乃是一個。那隨後上來的七隻又乾瘦又醜陋的母牛是七年,那七個虛空、被東風吹焦的穗子也是七年,都是七個荒年。這就是我對法老所說,神已將所要做的事顯明給法老了。埃及遍地必來七個大豐年,隨後又要來七個荒年,甚至埃及地都忘了先前的豐收,全地必被饑荒所滅。因那以後的饑荒甚大,便不覺得先前的豐收了。至於法老兩回做夢,是因神命定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所以,法老當揀選一個有聰明有智慧的人,派他治理埃及地。法老當這樣行,又派官員管理這地,當七個豐年的時候,徵收埃及地的五分之一,叫他們把將來豐年一切的糧食聚斂起來,積蓄五穀,收存在各城裡做食物,歸於法老的手下。所積蓄的糧食可以防備埃及地將來的七個荒年,免得這地被饑荒所滅。」(創41:25-36)

神給約瑟的智慧何等奇妙,不但解夢,還把應對之道全想好了。法老立約瑟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掌管法老的家,治理埃及全地和埃及的民。那時約瑟卅歲。七年的奴隸生涯和七年的牢獄之災,造就出一個宰相,有誰比神更懂得造就人才?所以不要害怕帶孩子去教會會妨礙他們的學習,神造就人的方法比我們的高明多了。約瑟的美夢成真,此時全埃及的人,除了法老,都要向他下跪;那麼他的家人也會來向他下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