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上 22:1    大衛就離開那裡,逃到亞杜蘭洞。他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他那裡。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上 22:1-23

這章的經文裡記述了一個小人物的堀起,和一個大人物的自堀墳墓。從表面上看來,大衛好像是落魄了,但是跟隨他的人從各地而來。大衛從一個逃犯變成了一個小頭目。掃羅命令人去殺祭司,卻沒有人肯做,只有以東人多益才敢做如此得罪神的事情。掃羅的作為使他失去人心,使他成為一個殘殺子民的王,一個走向末日的王。從來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大衛和掃羅的情形正反映了這句話的真實。

大衛欺騙亞希米勒大祭司以求餅,又裝瘋欺騙非利士王亞吉以求生,當他想得到人的幫助時,他發現除了欺騙沒有別的辦法。即使如此,欺騙不僅沒有為他解決問題,反而讓他要面對更大的問題。挪伯一城的血債都由他而起,何等沉重!大衛離開亞吉之後,就逃到亞杜蘭洞。他再也無法倚靠任何人。有時候,神會把我們逼到一個地步,讓我們只能倚靠祂。反而是當大衛開始倚靠神時,他就成了別人可以倚靠的人。這真是很奇妙的事,當我們什麼都沒有,只能倚靠神時,神就因而彰顯榮耀,讓我們可以成為他人的幫助。

亞杜蘭在希伯倫西北約16公里,以拉谷的南側, 介于迦特和伯利恆中間,在猶大高原上,該地區的山中有很多石灰岩洞穴,洞穴彼此互通,可容人居住。最出名的洞穴就是大衛住過的亞杜蘭洞。大衛逃到亞杜蘭洞時,他的弟兄和父親的全家都去投靠他,很可能因為掃羅也開始逼迫他們,要他們說出大衛的所在。大衛有三個哥哥都在掃羅的軍隊裡,一旦掃羅以大衛為敵,他的哥哥們在軍隊裡可能也受到莫須有的對待,以致他們寧可叛逃也不要在軍隊裡呆下去;他們一逃,其他的家人豈能不逃?在大衛想去和歌利亞爭戰時,大衛的哥哥們曾經看不起大衛,罵大衛;但是現在他們一家人真正地相聚在一起了。神提升大衛,使他從家中最小的,變成了全家跟隨的對象,成為他們的領袖。

但是大衛知道,他的父母年記大了,不能跟著他過東奔西跑,躲躲藏藏的生活,他就把父母送到摩押王那裡。大衛和摩押王有怎樣親密的交情,竟可以把父母寄放在那裡那麼久的時間?相信大家都記得,大衛的曾祖母是摩押人路得,所以大衛也算是以色列人和摩押人的混血孫,他們必然有一些摩押親戚。在大衛打敗歌利亞之前,掃羅曾經攻擊摩押人(撒上14:47),是摩押人的仇敵;而大衛那時主要的交戰對象是非利士人,能否說,掃羅的敵人就是摩押的朋友呢?總之,摩押王很樂意幫大衛這個忙,解決了大衛的後顧之憂。

還有四百個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人,都跑去跟隨大衛。換句話說,有四百個對掃羅的政權極為不滿的人來找大衛另起爐灶。想想看,大衛自己的問題已經解決不了,再來四百個都有問題的人,每天在一起,這真是訓練大衛成為一個傑出領袖的最佳環境。在《歷代志上》的十一章和十二章裡記載了有三批人投奔大衛,第一批就是這四百人,第二批是在《歷代志上》十二章記載的,加盟於大衛的迦得、便雅憫和猶大支派的人,第三批是在希伯倫立大衛作王以色列其餘支派的戰士。那四百個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人跟了大衛之後,有不少都成了幫助大衛立國的勇士。

此時先知迦得也跟著大衛,隨時給他建議和指引。後來從挪伯逃出來的亞比亞他祭司,也來投靠大衛。因為掃羅知道約拿單和大衛結盟,又聽到以東人多益的報告,火上加火,把滿心的嫉恨都發洩在亞希米勒身上。掃羅認定亞希米勒幫助大衛就是背叛他,不肯聽亞希米勒的辯解,不但把挪伯所有的祭司都殺掉,又將祭司城挪伯中的男女、孩童、吃奶的,和牛、羊、驢盡都殺滅。掃羅的侍衛是以色列人,都知道祭司是服侍神的人,因此他們不肯伸手殺祭司,掃羅只好叫以東人多益去殺,多益真是手下不留情啊!

再一次我們看到心中有神和心中無神的區別,掃羅不僅不敬畏神,他心裡根本沒有神。掃羅為何會從一個極為謙卑的人變成一個如此殘暴的人,原因在於他選擇離開神。他尊重人多於尊重神,他要討人的喜悅甚於神的喜悅;他把王位看得太重,把神看得太輕。

大衛送走父母後,聽從了先知迦得的建議,離開亞杜蘭洞,進入哈列樹林。生活雖然不容易,但是他相信神的恩膏必然不落空,因此他勇敢地面對每一個困難,每一項挑戰。他雖然有能力去打敗掃羅,但是他選擇逃亡,他相信神有祂的時間和安排。正像保羅說的:“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