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 6:22a  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輕賤。

閱讀經文:〈撒母耳記〉下 6:1-23

大衛做以色列王不久,就想到要把約櫃從俄別以東運到大衛的保障。大衛王攻下耶布斯之後,就將其改名為耶路撒冷,又稱為大衛之城 或錫安的保障,大衛的保障,是今日耶路撒冷城聖殿區古城牆以南的一個山頭。這件事表明了他對神的愛,和他心中是何等敬畏神,因為他把神的同在看得第一重要。

掃羅做王四十年,從來沒有想過約櫃。掃羅只要有祭司和以弗得,好像護身的神符跟著他就行了。掃羅把神看成是他的僕人,是聽他命令的;但是大衛不同,大衛經常尋求神的心意,全心全意愛神。大衛不是完人,他在很多事上有過失,在許多事上有軟弱,他有些事不合我們對完人的標準,但是他愛神。就像彼得說的:「愛能遮掩許多的罪」(彼前:8)。所以當我們在看人時,不要檢視過度,因為我們都不完美。但是我們心裡把神放在什麼位置上,那是神所重視的。正如你若結婚了,你把配偶放在什麼位置上,那也是你的配偶會計較,你也會計較的一件事。

大衛率領跟隨他的眾人前往亞比拿達的家。他不是隨隨便便地前往,而是帶著跟隨他的人一起前往,好像要去迎接至愛的親人回家。他們預備了一輛新車,那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已經開始用車運東西,像非利士人送回約櫃時一樣,讓牛拉著新車走。他們把約櫃放在新車上,覺得很自豪,大衛和以色列全家用松木製造的各樣樂器和琴、瑟、鼓、鈸、鑼作樂跳舞。亞比拿達和兩個兒子烏撒和亞希約都是祭司,烏撒趕車,亞希約在櫃前行走。一切都非常美好,但是到了拿艮的禾場,忽然牛失前蹄,烏撒很自然地用手去扶約櫃。不料,立即被神擊打,死在約櫃旁。原本歡樂的氣氛一下子變成悲傷痛哭,憂愁不已。為什麼耶和華神生氣了?

大衛嚇到了,不敢再把約櫃搬回大衛的保障,就送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裡。因為在神剛剛懲罰烏撒後,亞比拿達怎敢把約櫃放回自己家裡?從俄別以東的名字來看,俄別是指僕人,全名就是以東的僕人,一個卑微的名字。《聖經》上說他是迦特人,有三種可能:一,他本是非利士人,歸化為以色列人;二,原本是利未人,在士師記時代為了求生離失所,碾轉住到非利士人的迦特,所以被稱為迦特人。三,有可能在大衛逃到迦特時與之認識的。大衛可能怕神對以色列人生氣,所以把約櫃寄放在迦特人俄別以東那裡。

在〈歷代志上〉十五章記有三個俄別以東,18節的俄別以東是負責守門的,在21節是領首彈琴者之一,在24節是約櫃前守門的;〈歷代志下〉廿五章24節也有一個俄別以東,是看守神殿裡的一切金銀和器皿,與王宮裡的財寶。若不是利未人斷不能參與聖殿的事奉,因此這個俄別以東很可能是以前住過迦特的利未人。所以大衛王才把約櫃暫時放在他的家裡,因為要懂得怎樣照顧約櫃,也需要是利未人的祭司才能擔當此任。

大衛回去後痛定思過,在〈歷代志〉上十五章,大衛說:“除了利未人之外,無人可抬神的約櫃,因為耶和華揀選他們抬神的約櫃,且永遠侍奉祂。”這裡指出,神的規定是要利未人抬神的約櫃,像摩西所教導的。在13節說得更清楚:“因你們先前沒有抬這約櫃,按定例求問耶和華我們的神,所以祂刑罰我們。”所以在觀察三個月之後,大衛發現神祝福俄別以東和他全家,知道神已經不生氣了,就再一次去迎約櫃。並且要求利未人的族長要先自潔,利未子孫就用槓,肩抬神的約櫃,是照耶和華藉摩西所吩咐的,把約櫃迎到耶路撒冷。

神要的敬拜是按著祂的心意之敬拜,不管人有多少新發明,新主意,神只要我們按著祂的方法,不要改變祂的方法,去敬拜祂。以前教會的敬拜形式和現在教會的敬拜形式實在大大不同,那怎麼辦呢?所以主耶穌說,不是形式的問題,而是要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祂。大衛非常喜樂,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有的人就以大衛跳舞來解釋敬拜的方式也可以又跳又唱,但是我們要記得,大衛是在大街上跳舞,不是在會幕裡,因為那時還沒有聖殿。當大衛進入會幕院子時,他可能不被允許進入聖所或至聖所,因為那是祭司服侍神的地方,他必然是畢恭畢敬地看著約櫃被抬入會幕的至聖所。所以,要用唱歌跳舞敬拜神當然很好,選對地方和時間就更好。

為了迎約櫃到大衛之城,在獻祭之後,大衛還奉耶和華的名給民眾祝福,並無論男女,都發給每人一個餅、一塊肉、一個葡萄餅。這在當時算是很大的手筆了。大衛接著就想到要回家給眷屬祝福。沒想到,大衛歡樂忘情地迎約櫃,在米甲眼中卻很不得體。米甲出來迎接也,並且嘲笑他像一個輕賤人無恥露體。米甲曾經是個公主,大衛曾經只是一個牧羊人,但是現在大衛是以色列王了,米甲卻不尊重大衛。米甲到死沒有生養兒女,有兩種說法,一是神不給她兒女,二是大衛因而不再親近她。

大衛回答米甲,耶和華已揀選他,廢了掃羅和掃羅的全家。所以米甲不要再以為了不起。神立他大衛作以色列的君,所以他要在神面前跳舞。在神面前,他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輕賤。大衛的回答非常清楚,一個人的榮辱升降都在於神,所以人不要把神給自己的恩典看得高過於神,反而要更加謙卑在神面前,尊主為大。大衛說得對,那些婢女沒有因為大衛跳舞露體而看輕大衛,反而因為大衛敬畏神,而尊敬大衛。米甲被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所綑綁,反而看不見神。我們會不會有時也因為怕人家笑我們,而不敢在人前謝飯禱告或求問神?讓我們都學習大衛,讓世人都知道我們的神是值得尊重,配得讚美的神。